字体

第92章 哪来的邪火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不作死就不会死。

牛得草常自诩重情义,为朋友两肋插刀,像《三国演义》里的关云长。可自己连几斤几两也不清楚,是谁给了你照顾人情的胆子,虽然你不重钱财重人情,可你有违征兵规定知道不?全国的征兵命令可是国务院、中央军委下达的,这一点政治头脑都没有,竟然因为A同学B朋友C亲戚的,想送几个歪瓜裂枣的家伙进部队,这大大的不合适啊。

太可惜了,眨眼间,你就从我王铁锤的“好队友”变成了“猪对手”,直接拉低了你“白衣胜雪”的光辉形象,何必啊,在为国征兵大情大义面前,把你一己之私的小情小义收起来好不好。

王铁锤在心里愈发的瞧不起牛得草,为了人情你如此执迷不悟,好言好语的你不听,怪不得老衲痛下杀手了。

王铁锤嘴衔烟斗,心说,过去你这样,大家不好意思给你拉下脸,现在有我王铁锤在此把关,你那一套行不通了,老衲要坚决坚定的阻击。

就在王铁锤思考应对牛得草的办法时,突然赵贵贵推门过来,笑呵呵地对王铁锤说,“部长,顾嫣然请你出来一下,说有重要事情给你汇报,她一个女同志不方便进来。”

顾嫣然找我干什么?王铁锤从嘴上拿下烟斗,疑惑着起身出了门。顾嫣然正神色焦急在门外踱步,外面列队等待体检的应征青年,好奇地瞅着这个身材凹凸有致的漂亮美女。

顾嫣然听到门响,抬头一看,见王铁锤从外科体检室出来了,赶紧迎上前去。

“什么事?”王铁锤显然从顾嫣然眉眼里看到了她忧虑的神色。

“部长,有人在网上四处造谣,说你借征兵之机大肆敛财,你看这网上的帖子。”顾嫣然轻声说着,打开手机翻出信息给王铁锤看。

“是吗?”王铁锤将信将疑地接过套着粉红兔子壳的手机,只扫描仪一样溜了一眼标题,心里就倏忽一沉:这不是胡乱扯吗,我想干点正经的事儿,怎么如此的难啊。还特么的说什么,南湾区武装部长借征兵之机大肆敛财,额呸,我是这样龌龊小人吗?

王铁锤神情凝重,像挂了一层厚厚的铅,急切地问顾嫣然,“网上还有多少这样的信息?”

“几乎每个主要的门户网站都有,这个帖子是中午发出来的,目前正在发酵,估计会有人肉搜索你,部长你要有心理准备啊。”顾嫣然担心地说。

“部长,我们也正在发我们廉洁征兵的正面新闻,希望网友能从中明辨是非。”顾嫣然劝慰神情冷峻的王铁锤。

王铁锤眼含铁色地摇摇头,“人家已经先入为主了,罢了,大不了纪委地再派工作组调查,我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顾嫣然侠肝义胆地提醒,“那不行的,我先在网上打一场舆论反击战,不能任他们颠倒黑白,胡说八道,我担心别人抓住你什么把柄了。”

王铁锤笑一笑,“我行得正,走得端,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会有什么把柄?!”

顾嫣然抹着淡色唇膏的嘴唇嚅动一下,好像想说什么又给忍住了。

“没什么事,放心吧。我枪林弹雨都闯过来了,还能会在这小阴沟里翻了船,绝不会的。”王铁锤眼神坚毅,让顾嫣然放心了一些。

顾嫣然笑着点点头,浅粉的衣裙翩翩,扭着窈窕的腰身下楼了。王铁锤心里却在琢磨,是谁在鼓捣这事儿?牛得草吗,是他在故意混淆视听,让自己背这个锅,既无可能,也完全不应该,自己没跟他打个几回交道,就今天上午拦阻了几次,刚才呛呛了几句,就把梁子给结下了。倘若是这样的话,这个牛得草还真不容小觑。

王铁锤前后左右的思忖,秦长江匆匆忙忙地过来了,看了一眼列队等候体检的应征青年,对王铁锤低声汇报着,王铁锤嘴巴张得老大,小眼睛好像大了一点,啊,真有这么严重?

秦长江说,“更为可怕是,据区网警大队队长说,好像有一帮人在背后不停地跟帖,像是有组织的行为,而且这帮人反侦察能力特强,以至于他们刚要展开行动,甚至遭到了对手的攻击,网站险些瘫痪,对手的网络技术十分强悍。网警大队长打电话,提醒咱们有个心理准备,事态可能会朝着严重的方向发展。”

王铁锤眼睛微眯着,大口大口地抽着烟斗,烟丝嘶嘶地燃着,眉宇间好像笼上了一层淡淡的忧虑。要说不紧张是假的,毕竟现在是互联网络时代,小事能炒大,大事能炒炸。

这时王铁锤的手机响了,是军分区左小军司令员的。王铁锤接上说了几句,左司令员果然是为此事来的,他关切地询问情况,实际上想从王铁锤这里得个准信儿,上面首长打电话来询问情况,他可以有个明确的态度。当然,王铁锤是晓得其中道理的,立即斩钉截铁地说,“请首长放心,在征兵上我绝对会守好底线。”

左小军说,“发生这样的事情,很可能是你的做法触犯了某些人的既得利益,人家在造谣中伤你,你也要注意些方式方法。”

“我记住了,司令员。”王铁锤刚听司令员挂了电话,门房老孟就急慌慌地跑过来,对王铁锤说,“部长,部长,下面有你电话。”

哪里来的?王铁锤眉峰一耸,眼神紧着老孟。

“总机说是一位首长。”老孟眨巴着眼睛。

王铁锤一听,立即猜想到是老首长可能知晓了情况,为他担心着呢。自己从来到南湾区武装部,线上线下告状不断,既使你行得正、走得端,也仍然有人在背后戳脊梁骨,人心不古啊。

他小心地拎起桌上的电话,恭敬地叫了一首,“首长,我是王铁锤。”

“王部长,我是谭秘书。”对方是老首长的秘书,“首长让我转告你,他相信你的正直,碰上这样的事情,不能自认为光明磊落,就任由网上发酵,必须要采取些措施,把这股邪火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