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五章 死循环(8)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封剑寒感觉身体被一个有力的大手一把拽了起来,然后像麻袋一样被人抗在肩上,随着脚步声响起,封剑寒被两个高大的人扛了出去。

一路上封剑寒的武器都被拿走,期间偷眼观察着四周,发现这里似乎是人工开凿出来的,风格看起来很像那个天军永备工事,墙壁似乎也是混凝土浇筑,看起来十分结实。

狐疑间,封剑寒感觉自己一下就被人扔在了地上,紧接着兜头就被泼了一大通凉水。这下倒好,如果再装晕,那真得挨枪子了。

封剑寒装作意识模糊的样子,缓缓从地上坐起来,眼神迷离的快速将四周扫视一遍。

此时他被带到了一个四方形的房间里,房间四周被刷成了刺眼的白色,房顶一盏灯正散发着幽暗的光线。三个德军士兵正端着冲锋枪,呈品字形站在自己身边,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而在他们身后,一个穿着白色实验袍,带着圆形眼镜的枯瘦男人,正一脸兴奋的看着自己。

“东方面孔,不多见。”那人扶了扶自己的眼镜,饶有兴趣的说道。

“博士,你打算怎么办?”其中一个德军中尉警觉的问。

“你是谁?”那人走进两步,蹲下身看着封剑寒,眼中闪过一丝兴奋的光芒。

“日本爱国会的。”封剑寒没好气的胡诌道。

“哈哈哈。”枯瘦男人干涩的笑了几声,随后眼神一凛,举起右手冲封剑寒指了指。

随后一阵暴风骤雨般的拳脚直扑封剑寒而来,三个德军士兵泄愤一般,拼命的对地上的封剑寒又踢又打,仿佛要把封剑寒活活打死一般。

封剑寒迅速的将身体缩成一团,双手握拳护住头耳,两臂夹紧护住肋骨,双腿夹紧膝盖贴在胸口,将自己的脆弱部位保护了起来。

虽然说拳脚如雨点般落下,但是封剑寒也只是感到皮肉有些疼痛。此时封剑寒觉得应该趁机会从那个枯瘦男人嘴里套出点什么。

“好啦,别打了!”封剑寒用生硬的德语叫道。

“停下。”枯瘦男人又是一声干笑,制止了三名德军的围殴。

“看来你的德语不怎么样,用英语吧。”

“好……”封剑寒装作浑身吃痛一般,哆嗦着缓慢坐骑身体,不是紧皱眉头吸着凉气。

封剑寒的表现,让周围的三名德军十分满意,纷纷露出了解气一般的微笑。

“你是谁?”

“中国人。”封剑寒呲牙咧嘴的捂着自己的腰说道。

“当然,我能看出来,你在考验我的耐心吗?”枯瘦男人微微皱起眉。

“我相信第三帝国的军人,不仅具备彪悍的战斗力,而且也同样具备绅士一样的礼仪。”封剑寒忽然对着枯瘦男人一笑。“而且,对一个将死之人,也不用隐瞒什么吧?”

“你很聪明,而且还弄坏了我最心爱的玩具,我没有理由不杀你。”枯瘦男人冷笑一声,慢慢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封剑寒。

“哦,那我很遗憾。”封剑寒刻意装作挣扎着要起来的样子,又仿佛身体的哪个部位发出了剧痛,一副呲牙咧嘴的样子。

“哼哼……”枯瘦男人看着封剑寒的样子,似乎在思考什么。

此时周围的三名德军似乎厌倦了这种对话,不时看向那个枯瘦男人,似乎想要那个人尽快下达命令,该如何处置这个东方人。

“很遗憾,你们的所作所为,包括现在村庄里的那些蚂蚁们,丝毫不会影响元首的计划,杀戮之日终将到来。”枯瘦男人对其中一个德军做了个处决的手势,用手指在自己的脖子上轻轻一划。

那个德军嘴角上扬,似乎很期待亲手解决封剑寒,不过当他看向封剑寒方向时,封剑寒突然敏捷的就地一个翻滚,已经来到了自己身前。

在他惊讶的目光中,封剑寒一把抓住了他的右手,他感到自己的右手食指,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强扣下了扳机,冲锋枪的枪口瞬间就冒出了死亡的火焰。

随着封剑寒将那德军手中的冲锋枪,对另外两人所在位置划出一个半圆形的弧度,呼啸的子弹在那两人的身上,和他们身后的墙上留下了数个弹孔。

那名德军刚想阻止封剑寒的动作,就感到喉咙一阵剧痛。封剑寒起手一个手刀,直接砸在了那名德军的喉管之上,一击之下,直接将他的喉骨打碎。

没等那个德军呻吟出声,封剑寒已经冷笑着,双手握住了他的头,随着封剑寒双手发力,一声轻轻“咔吧”声传来,那德军的头已经被封剑寒一下扭断。

封剑寒收手顺势从德军的腰间拔出手枪,一个箭步就冲到了枯瘦男人身边,冷笑着举枪顶在了那人的头上。

枯瘦男人冷冷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心中懊悔已晚,没想到几个呼吸的功夫,封剑寒已经伸手利索的扭转了局势,一时间他眼中充满的愤怒与不甘。

“你是谁?”封剑寒冷笑一声“别怪我没提醒你,我很没有耐心。”

伊芙琳突然从沉睡中惊醒,有些惊慌的抓紧了手中的冲锋枪。时间似乎停顿了一样,伊芙琳看向窗外依旧漆黑的夜色,和绵绵不断的雨滴,心中的绝望之情开始蔓延。

“少校,再休息会吧。”路易斯坐在窗口旁的一张椅子上,看着伊芙琳苍白的脸孔,关心的说道。

“多久了……”伊芙琳低头叹了口气,侧眼看向身旁的卢克。

“6个小时,按理说天应该亮了。”卢克看着手腕上早已停摆的手表,无奈的说。

“我们在这里耽搁了这么长时间,按理说苏军早已经展开了进攻,增援的德军应该早就通过这里了。”图拉季耶夫恢复了不少精神,此时正坐在一旁,若有所思的靠在墙上,盯着天花板出神。

“时间也停止了吗?”伊芙琳有些懊恼,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如何做。

莫非……要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被困死?

“莫非……我们被困在了一个固定的空间里?在这里时间是停止流动的,每次我们离开这里,都会回到时间的起始点,也就是与哨站德军的遭遇战开始。”卢克想的有些头疼,这里的一切,太超出他的理解范围了。

“彩虹计划……里面消失的那些船员,是不是也经历了我们现在的遭遇,被困在一个他们无法摆脱的空间里?”伊芙琳接过路易斯递过来的一根烟,缓缓的点着。

卢克沉默着,再次低头看向手腕上的手表,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我们正在衔尾蛇的身体内,无法脱离。”图拉季耶夫喃喃的说道。

“……”伊芙琳闭上眼睛,感受着烟草灼烧食道的感觉。

“不行我们再冲出去一次,在这里等着也不会有什么改变,一直等下去,迟早我们会被饿死。”路易斯目光炯炯的盯着窗外的雨夜,言辞中充满不甘。

“万一再次重复之前的战斗,我们有把握,再次全身而退吗?”伊芙琳也想过再冲出哨站试试,不过被那种可能会有人牺牲的想法,所纠缠着。

“封少校……会在干嘛?他会不会发现我们失踪了呢?”卢克突然抬头问道。

“……我们失踪的方式,也太超出常人意料了吧?”路易斯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心想那个“不专业”的家伙,现在在干吗?

“……休息一个小时,我们再次出发,军人不应该坐以待毙,要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伊芙琳下了决心,抬头用眼神征求大家的意见。

无一例外,所有人都冲她微微点点头,图拉季耶夫拿起了手中的冲锋枪,向路易斯要备用弹夹。

“封……你在干嘛?”伊芙琳低头间,不觉微微一笑。

“砰!”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再次响起,随着封剑寒的枪口冒出袅袅青烟,枯瘦男人右脚的第四个脚趾,也被打烂。

“你是谁?”封剑寒侧耳听着房间门外的动静,发现似乎没有人向这里狂奔而来的动静,一时间也有点诧异。

莫非这里的守备军人,只有刚才的三个人而已?

“你……你这该死的……”

“砰!”

“啊!!!!”

“你是谁?”封剑寒盯着脚下,因为疼痛而哆嗦成一团的枯瘦男人,冷冷的继续问道。

“……”枯瘦男人被封剑寒踩在脚下,痛苦的全身颤抖。

“咔。”封剑寒再次扣动扳机,发现枪里已经没有子弹了。

封剑寒随手扔掉手中的枪,走到那几名德军的尸体旁,将他们身上的武器弹药搜刮一空,然后端着一把手枪继续走到枯瘦男人身旁。

这次,他把枪口顶在了枯瘦男人的右手拇指上。

“你是谁?”

“……千年帝国……党卫军第一师,赫尔坦因上校。”枯瘦男人哆嗦着嘴唇,咬牙切齿的说道。

“哦?”封剑寒一愣,他一直相信,人都是有痛苦的极限,一旦到达了那个极限,所有人都会对自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这是哪?”封剑寒示威似得将枪口用力的顶了顶赫尔坦因的手指。

“千年帝国,绞肉机计划行动总部。”赫尔坦因边说边恐惧的看着封剑寒紧扣扳机的手指。

“现存人员?”

“9人……”

“战斗人员?”

“没了……”

“没了?”封剑寒再次用枪口顶了顶赫尔坦因的手指。

“没了。”赫尔坦因用力点点头。

“这里有什么?”封剑寒满意的轻抬枪口。

“绞肉机计划的……武器和控制中心。”

“用最简短的语言,告诉我这个绞肉机计划,和那个什么武器。”

赫尔坦因一时没了声音,明显是在犹豫着。

随着一声枪响,赫尔坦因再次嚎叫起来,他看着不远处地面上,自己的半截拇指,彻底陷入了恐惧。

“边走边说。”封剑寒一把拉起赫尔坦因,随后一脚踹开房间的门,拎着他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