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九十三章 接二连三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施世骠慌忙后退,宁波城的朱怡成才带着人上了城头,当看见城下触目惊心的残骸时,所有人全是一副惊愕不止的样子。

  “居然有如此威力,这……这就胜了?”廖焕之口中喃喃不已,在他身边的蒋瑾也傻了眼,作为读书人,他们原本是一向瞧不起这些奇技淫巧的,在他们看来守城无非就是你攻我守,双方拿着大刀片子在城头来回厮杀。但怎么都想不到,居然还有这样的守城法。

  四海商行的王樊好些,毕竟作为海商对于火药还是比较熟悉的,何况朱怡成手中的这批火药除了加急赶制和原本宁波官府的存货外,其余都是由王樊所提供。可他也没想到,火药居然可以这样运用,这简直是闻所未闻。瞧着城下那一幕可怕的场面,王樊脸色苍白,同时心中又激动不已。

  投靠朱怡成,王樊是做出了一个平生最大的选择,等于是把王家的未来押在了朱怡成身上。一旦宁波被攻破,不仅是朱怡成的灭亡,更是王家的末日。而守住宁波城,那宁波义军就真正占住了此地,而他王家也将迎来新的未来。

  “洪爷,是否要开城追击?”因为考虑安全问题,朱怡成是等爆炸后才上的城墙,此时的施世骠已带队伍退了出去,从城墙朝远看,虽然福建水师被炸的晕头转向,就连施世骠本人也灰头土脸,可是福建水师的主力还在,尤其是后队完备,再加上施世骠带军有方,在这种情况下边撤边整顿手下兵员,并未有溃乱之像,此时开城追击并讨不了什么好处。

  “不必,暂时静观即可,让兄弟做好准备,等我命令!”心情大好的朱怡成笑着说,城头的风吹的他的衣袍烈烈着响,如果这时候他手上再拿个鹅毛扇的话,简直犹如羽扇纶巾的江东周郎,谈笑间强敌灰飞烟灭。

  得意之下,朱怡成也觉得可惜,他可惜的是这些火药太少,而且火药的威力不够。但这不能怪他,这时代使用的还是黑火药,何况黑火药的配方也未达到最优状态,渣滓较多,威力不足。另外时间太紧,朱怡成好不容易才搞到这么些火药,除了摆在炮台那边的需求和其他所用外,剩余的全在这了。

  为了最大限度利用这批火药给福建水师送上一份大礼,朱怡成费尽心机设了个圈套,派出部下引诱施世骠上勾,而且还冒着风险在城门口演了场戏。

  自觉得胜券在握的施世骠就这样一步步走了进去,最终在城门口遭受损失,狼狈回退。如果火药能再多些,或者手里握有更大威力的火器,朱怡成甚至有把握一口气把施世骠打的叫爸爸,血肉之躯如何呢和威力强大的爆炸抗衡呢?要知道就算是蒋校长的学生在没良心炮的轰击下都溃不成军,况且这个时代的清军?

  但可惜归可惜,面对如此结果朱怡成已经很满意了,从城墙望去,福建水师的伤亡已近千人,其中直接被炸死的就不下于四五百人。这几乎是施世骠所带将兵的一成,那些受伤者暂时也失去了战斗力,还有幸运未伤的清兵,在这突如其来的爆炸中同样失魂落魄。

  撤回2里的施世骠整顿手下兵马,瞧着部下士气大跌,他知道暂时是无法再组织进攻了,再说谁又能保证宁波城的反贼手中还有没有那些炸药。为安全起见,施世骠下令继续后撤,和宁波城拉开距离,暂时等全部休整,并等后队的陆战炮抵达再卷土重来。

  手中握有炮,施世骠就不信自己的炮拉出来还打不过宁波城的反贼手上的火药?作为一员善使火器的将军,此时施世骠已经搞明白了宁波城的反贼用的是什么东西,无非就是提前在城外预设点埋了大量火药,至于从城头抛下的玩意也是捆扎好的炸药包,这些东西威力虽强,但耗费火药量极大,而且也只能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施世骠战功显赫,又官居福建水师提督,是整个大清王朝赫赫有名的战将。他自认自己战术经验丰富,为人又谨慎,谁想到会在宁波城下吃了如此大亏,简直气得他要吐血。

  又气又怒的施世骠恨不能把朱怡成给抽筋扒皮,可现在首要关键还是要先拿下宁波城。忍住怒火的施世骠指挥后撤的部队安营休整,同时等待后面的炮队抵达,可谁想刚刚扎营安顿下来,连脸上的黑灰都没来得及清洗,东面方向隐隐约约传来一阵阵响声,这响声又沉又闷,犹如春雷一般。

  闻声施世骠顿时一愣,瞬间脸色大变。

  “来人!来人!”

  “军门……。”

  “快!速速查探发生了什么事,快!”施世骠手指着东方道,那部下连忙应了一声,带着数十人朝着响声方向而去。

  施世骠忧心忡忡站在原地,眺望着东方,一个非常不好的感觉在他心中涌起,可此时的他却又有侥幸,希望能够得到好的消息。

  好的不灵坏的灵,越担心越是出问题,半个多时辰后,派去查探的部下给施世骠带来了一个坏消息,那就是他落在后面的炮队被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反贼给偷袭了。由于反贼出现的太多突然,人数又多,防备力量薄弱的炮队在一瞬间就被反贼冲散了队伍,随后如切瓜一般给杀得七零八落。

  随后,这些反贼也不把炮拉走,径直把炮堆在一起,用炮队中携带的火药放了一把火,把这些炮给炸了。刚才那沉闷的打雷声就是火药爆炸的声音,等到施世骠的人赶过去的时候,反贼早就走了,留下的除了已经炸得不成样子的炮外,那还有几个受了重伤奄奄一息的炮手。

  “炮全没了?”听闻此讯,施世骠眼珠子瞪的大的吓人,面孔扭曲地厉声喝问。

  “回军门,炮全给毁了,炮队的兄弟们……只剩最后三个喘气的,不过瞧他们的伤估计也活不过来了……。”带队的军官一脸死灰回答道,自福建水师登陆以来,他们几乎没碰到对手,可谁想仅仅这么短的时间内先是在宁波城中了圈套死伤惨重,紧接着后队的炮队被偷袭全军覆没,一连串的打击让福建水师元气大伤,接下来的战事将如何?

  “我的炮队……我的炮队……。”施世骠双目无神,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难道自己的战术出了问题?或者说根本就不应该答应来宁波?福建水师赫赫战功,而今却接连不断受到打击,远看着高大的宁波城墙,接下来应该何去何从?是继续整兵攻宁波?还是撤回海上?越想施世骠心中越是如团乱麻,胸口堵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