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十九章 献马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武媚娘今日的表现与长孙无忌所想浑然不同,武士彟商户出身,而后资助李渊起兵才有今日,论才干,论家世,武士彟都不过尔尔,可怎的就能教养出武媚娘这等女子?

  年不过十二,可当着满园权贵的面非但举止贤淑雅度,落落大方,甚至在不经意间便能连带着李恪,讨得李世民和李渊的欢心。这一点是李恪都不曾做到的,可武媚娘却轻而易举地做到了。

  长孙无忌自幼看着长孙皇后长大,甚至连同样年岁的长孙皇后都没有武媚娘这样的手段,一个李恪已经足够难缠,叫长孙无忌为之头疼了,若是再加上一个武媚娘,又该是何等局面?

  长孙无忌还有几分恍惚,另外一边武媚娘已经依命在李恪身旁坐下。

  “好聪慧的小娘,今日之后,恐怕媚娘机敏之誉当满冠长安了。”武媚娘在李恪身旁盈盈坐下,李恪看了眼身旁的武媚娘,笑了笑,轻声道。

  武媚娘看着身旁面带笑意的李恪,也轻声回道:“殿下谬赞,媚娘愚钝,没给殿下添麻烦就是了。”

  李恪笑道:“媚娘谦虚了,若是你再愚钝,这,媚娘可就当殿下是在夸我了。”

  李恪端起酒杯一口饮尽,道:“今日之事你助我甚多,我自是在夸你。”

  方才武媚娘君前所言,让李恪同时邀好了李世民和李渊两人,自然是助了李恪,李恪此言倒也在理。

  武媚娘闻言,放下了酒壶,一双眼睛水汪汪地看着李恪,问道:“既如此,媚娘可否求殿下一事?”

  武媚娘之言方落,李恪的神情虽未见丝毫变化,但心里却闪过了一丝警惕。

  武媚娘是何人,她是那个本该在二十余年后日月凌空,女主为王的则来听听。”李恪并未直接应允了武媚娘,先是不动声色地问道。

  武媚娘的脸上露出了如初春早阳般暖人的笑容,对李恪道:“今日入夜后长安的竟是此事,此事也正和小女子贪玩的性子,倒是他自己多心了。

  说来也是,武媚娘说破了,薛延陀继承了原突厥大部分的势力,也正是因此,薛延陀从一个缩居一隅的小部,在短短数年间一跃而成北地之主,国势大涨。

  若论国力,薛延陀虽不及大唐,但也不在吐蕃之下,更是远非西突厥、高句丽之流可比,可就在今日大宴之上,薛延陀得位次却排的极低,甚至还在南陲小邦国南诏之下,位居末席。

  大度设位居末席的缘故他自己也很清楚,无非就是因为去岁岁末,他率军南下诺真水,惹恼了李世民,故而李世民特意借此机会给他的下马威。

  大度设是最纯粹的薛延陀人,他的性子和流淌在他体内的铁勒血液一样争强好胜,他向以北邦大国、草原雄鹰自居,如今却位居末流,他的面上自然挂不住。

  待酒过三巡之后,大度设依旧被遗忘在大宴的角落,生性高傲的大度设终于坐不住了。

  大度设看准时机,一曲奏罢,缓缓地自末席走上了正中。

  “薛延陀大度设拜见陛下、拜见上皇。”大度设走到席中,对上首坐着的李世民和李渊拜道。

  此番大度设被排在末席,本就是李世民刻意为之,也是借此敲打大度设,敲打薛延陀。李世民看着大度设席间出列,点了点头,他想看看大度设出来究竟何意。

  就眼下而言,大唐与薛延陀仍是盟友,若是大度设服软认罪,李世民仍旧可以容得薛延陀,让他在北地称王,可若是大度设仍旧傲慢,不知悔改的话,李世民便不得不重新考虑这漠北究竟该交给谁了。

  李世民看着拜在身前的大度设,面沉如水,不见喜怒地问道:“王子出列何事?”

  大度设行了一礼,貌似恭敬道:“此前外臣无知,擅自南下牧马,不曾想竟无意中误入漠南之地,犯了唐土,外臣此来是奉父汗之命向陛下赔罪,还望陛下恕罪。”

  大度设之言自是敷衍,诺真水与他镇守的浚稽山相隔三百余里,怎的会是误入。

  李世民闻言,对大度设道:“如此说来,王子此番出列乃是封夷男可汗之命赔罪了?”

  夷男行事一向稳重,甚少逾矩,每每借牧马之名南下叩边的便多是大度设麾下,方才大度设所言只提夷男之命,不论自己,李世民觉出大度设的心中恐怕还是抱着几分怨气。

  果然,李世民话音刚落,大度设便道:“外臣正是专为陛下赔罪而来,近来外臣新自漠北得了匹万中无一的好马,愿敬献陛下,现已带至此处,还望陛下笑纳。”

  漠北多良马,李世民也是好马之人,听得大度设之言,倒也来了兴致,于是道:“既是好马,且先牵来看看。”

  “外臣领命。”大度设说着,对随自己而来家奴吩咐了一声,命他牵马入园。

  片刻后,一匹通体雪白,嘶吼如雷,肩高逾五尺的神骏被五个大汉扯着马缰拽进了园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