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五二章 忠臣演到头了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孙承宗的目的很不纯洁,他是想迅速结束关外的战事,然后转头调动辽东军团南下。

  至于对付谁……

  这个恐怕就不用说了。

  辽东军团里面的确有一堆和杨都督关系密切的,比如曹文诏,满桂及陈于阶和赵率教,但也有不是杨信这个系统的比如祖大寿,吴襄,孙元化这些人。

  孙元化家可是松江的。

  到时候大不了留下前者然后调后者南下。

  辽东军团的确是皇帝的,但孙承宗通过这些年的做蛋糕,同样得到那些将领们支持,包括曹文诏这些人都对孙阁老充满敬意,毕竟他真得很会做蛋糕,支持大规模棱堡建设,支持换新式武器,就连辽东军奢侈地用汽油烧荒他都支持。每一笔巨额的军费支出后面,都是整个利益链狂欢,曹文诏这些的确不吃空饷,可孙阁老的慷慨让他们根本不用吃空饷。

  真要的孙承宗下令调辽东军入关,然后强行接管,江南士绅自立的结果,肯定就是减少向北方的输送,大明终究是以南方来养北方,都像大同军那么玩,京城那一堆人谁来养?

  北方一堆藩王的俸禄谁出?

  北直隶士绅还能悠然自得的原因是南直隶每年六百万石,而北直隶每年五十九万石。

  孙承宗不会忍受杨信打土豪分田地同样也不会忍受东南互保,甚至南方士绅玩自治,那样的话北方士绅就倒霉了,京城的一堆大爷们,就得在北直隶搜刮财富来养活。北直隶士绅再想一年交五十九万石是不可能了,以目前北直隶的人口和耕地数量,恐怕得交五倍以上的,可以说让南方,哪怕仅仅浙江和苏松士绅自治的危害,甚至不亚于杨信在北方也打土豪分田地。

  他当然不能接受。

  他这段时间无所作为,目的就是想玩卞庄刺虎。

  让杨信和南方士绅恶战。

  无论最后谁输谁赢,他以辽东军团一举荡平,然后大明恢复过去,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不过辽东军团镇压江南士绅没问题,镇压杨信这就很难说了。所以他才想拉拢蒙古人,炒花的确不可能了,但卜石兔,硕垒甚至林丹汗,都在他拉拢的范围,不过首先他得解决野猪皮,毕竟他很清楚后者的危害。

  好在这已经快要成功了。

  从现在辽东战局看野猪皮已经根本不足为虑了。

  他已经现了原形。

  在苏醒的巨人,甚至还没完全苏醒仅仅是伸了伸懒腰的巨人面前,他终究只不过是个小角色,在巨人沉睡中时候他猛然咬了一口,但现在他只能算一只徒劳的小泰迪。

  想想也挺让人唏嘘的。

  咱大金抚育列国英明汗当初也是叱咤风云,攻陷开铁之时整个辽东都在他的阴影下,甚至连辽阳都已经开始出现逃往的,但现在却饿得连死尸都吃。曾经搅得大明上下胆战心惊的建州勇士们,此刻只能在饥寒中为了活下去徒劳地撞击着棱堡和大炮,真是一把辛酸泪啊!原本还想着必要时候亲自出手的杨都督,现在已经对他提不起兴趣了,毕竟打这样一群用大明官员的形容,穷饿之虏,完全有失杨都督身份。

  就让孙传庭玩去吧!

  有他坐镇辽阳,有卢象升在外控制局势,野猪皮的惨败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王公公,你回去告诉我大爷,我还是以前那句话,这江南的事情就容我这个做侄子的任性一回吧!”

  杨信说道。

  “公爷,再这样就乱了。”

  王体乾哀求道。

  “王公公,乱则斩!

  你可以出去看看城內那些军民的斗志,看看他们为国杀敌的热情,有此十万雄兵,外面不过一些幺么小丑何足为惧?

  退让?

  此时已无退让余地。

  逆流而上,不进则退,咱们退让就是失去江南,此刻纵然杨某解甲归田,难道大同军就解散,浙江士绅重新解散乡贤会,让朝廷重新任命地方官员了?他们会这么傻?放着自由自在的日子不过,重新套上笼头,重新养活那些贪官污吏?

  那些地方官是怎样,王公公不会不清楚吧?

  士绅喜欢他们吗?

  王公公,咱们都是自己人,你要是还不信,那就自己去浙江看看,看看那里如今是怎样,看看咱们退让后他们会不会也老老实实交出权力。

  这里还有本书你带给我大爷。

  让我大爷交给陛下。

  这本书才是他们的真正目标,看看吧,看看他们都写的是什么,这才是乱臣贼子,他们要从根子上毁了太祖留下的江山,他们要让这大明彻底变我造反。”

  杨信慷慨激昂地说道。

  “公爷别听这些谣言,万岁爷从来不信这个。”

  王体乾赶紧说道。

  “这个我知道。”

  杨信摆了摆手说道。

  但这个只是说说,任何皇帝都不会容忍他这样的大臣,双方亲如兄弟也不行,别说亲如兄弟,就是亲兄弟这样也不行,杨信都抗旨六回了,加上这回七回了,还把南京勋贵几乎一锅端了……

  这放到哪朝,都已经可以派兵讨逆了。

  道。

  王体乾忧伤地叹息着。

  但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改变什么了。

  杨信也很忧伤地叹息着。

  他知道自己的忠臣快要扮演到头了。

  不过,当然也不可能接受他们继续自治,这不是昭义,昭义的确某种意义上自治,刘时敏和那些太监只是监督,但昭义自治的前提是让同样是心腹大患,不把这些人解决,他同样回不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