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一一章 杨信,你这个反贼!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曾知府还是有些太城里的百姓同样也没心情保卫这些老爷们,他跑出府衙时候那些士绅就一哄而散,各自回家带着老婆孩子逃命去了,而城内贫民则狂欢一样打开城门……

  曾知府还能怎样?

  都这样了他也很无奈啊!

  总之曾知府同样回去换了身衣服,加入了逃跑的队伍,而在他们后面那些贫民打开了城门,打着两面我不是杨信牌子的杨信,恍如李自成进北京的那幅画一样骑着马进了武进城。剩下就没什么可说的了,这座城市的百姓完全陷入了一场狂欢,他们涌进一座座士绅的奢华园林,把这些世世代代压榨他们的家伙拖出来。

  然后戴上那种装饰品。

  胸前挂上牌子。

  架到高台上控诉他们的罪行。

  同时把他们家中的地契卖身契高利贷借据,统统搜出来当街焚烧,不但是他们家中的,就连衙门的契尾之类同样搜出来……

  “烧了,统统都烧了!”

  杨都督高喊着。

  “烧掉旧时代,烧出一个新时代!

  熊熊烈火,烧掉世世代代禁锢你们的枷锁,奴隶们,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这世界的主人,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我们的美好生活,全靠我们自己。”

  他恍如什么东西附体般吼叫着。

  “打土豪,分田地!”

  “打土豪,分田地!”

  ……

  下面的贫民们给他简化成六个字。

  接下来这样的吼声恍如瘟疫般以武进城为中心向外蔓延,当仓皇逃亡的曾知府跑到丹阳时候,连江阴一带也紧接着沦陷了,传说中妖魔降世的杨丰,带着他的所谓红巾军,这这片标准的江南水乡迅速扩大着他荼毒的面积。

  好在这时候那些士绅也终于反应过来。

  尤其是无锡的士绅,他们用一口人五两银子的高价,换取了无锡民兵在没有得到命令的情况下集结。

  但不是收复武进。

  无锡士绅也没兴趣收复武进。

  但这些民兵武装起来后,以锡澄运河和惠山为界,建立起一道防线,阻挡西边的混乱向东蔓延。

  这样就保住了无锡。

  同样宜兴士绅也迅速组织起以卢象升的三个叔叔为首的团练军,前出到漕桥并传说击败小股红巾军,但紧接着因为宜兴也出现少量响应红巾军的,不得不在固守和桥的同时回头清剿。

  总之他们还是守住了和桥,确保了宜兴的安全,至于吴家在所有士绅的一致痛斥下,不得不拿出了十万两,以此作为卢家这支团练的军费,毕竟在这些士绅们看来,就是他们吴家脑残惹出来的,吴家不掏银子谁掏银子?

  而镇江士绅则以重金请来正好在他们那里帮助救灾的三千土兵。

  后者在孟渎同样建立起稳固的防线,只不过同样拒绝进攻,因为他们只听杨都督的命令,他们又不是朝廷军队,他们是杨家的雇工,他们没有为朝廷打仗的义务,最多就是帮镇江士绅阻挡红巾军进入镇江,

  当然,主要是红巾军并没有向外进攻。

  事实上红巾军也没拿下江阴,他们只是进至锡澄运河……

  杨都督又不是真造反,他只是为了这片民兵区,而这个范围就可以,东起锡澄运河南到太湖,西到孟渎北到长江,这个以武进为核心,面积差不多一万平方公里全是最好的水田,几乎囊括整个芙蓉圩围垦区,接下来需要的只是如何合理合法的吞下而已。

  但这个就需要好好操作一下了。

  首先。

  要把这片土地打造成铜墙铁壁。

  简单的说就是分地。

  男丁五亩,女人三亩,小孩两亩,一个三口之家十亩地。

  所有人都可以分,这时候正好冬编故事至少编的真实一点。

  杨丰就是杨信?

  鬼才信呢!

  但这一刻他只想抽自己一耳光,说一句……

  “我真傻,真的。”

  顾巡抚说道。

  “顾巡抚,您又在说笑了,这哪是杨都督,这哪里像杨都督?咱家又不是没见过杨都督,您要是也跟那些恶意中伤杨都督的卑鄙小人一样,那咱家可真不答应,小的们,你们说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杨都督?”

  他身旁监军的织造太监李实说道。

  他是九千岁的人。

  甚至杨信此前已经暗中找过他了,而且整个计划的目的,也通过他以加急的奏折方式送往京城,不出意外这时候说,这到底是不是杨都督,想好了再说,饭吃错了最多生病,话要说错可就容易掉脑袋了。”

  李实又阴森森地对着那些将领说道。

  “不是,绝对不是,末将见过杨都督的,这根本不是杨都督。”

  一个将领义正言辞地说道。

  顾起元又没尚方宝剑,这个巡抚不是战区指挥,最多也就是能让他们丢官而已,但得罪杨都督是真要冒生命危险的,至于眼前是不是杨都督,李实都说不是了难道他们还说是,难道他们还能比李实更熟悉杨都督?眼前这是杨丰,这不是杨信,是不是的就这样了,说不是最多丢官,说是那可是要掉脑袋,这个原则一定要分清。

  其他几个将领纷纷附和。

  顾起元茫然地环顾这些睁着眼说瞎话的家伙,此刻他感觉自己脚下的地面仿佛变成了一个泥潭,他正在不由自主地陷进去,而且越陷越深,越陷越深,终于他忍不住一阵天旋地转,在这些家伙那越来越扭曲的声音中,他突然间喷出了一口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