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千零八章 突破的开始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广东广州府城外,临时军营。

  将整个的军营巡查一番之后,张东涛看着李岩开口了。

  “李兄,这广东的气候,与北方真的不一样,都是腊月三十了,感觉不到寒冷,要是在北方,我们早就裹上厚厚的棉衣了。。。”

  李岩点点头,跟着开口了。

  “大哥,我们占领了整个的广东行省,也不知道唐王朱聿键是不是会想方设法的派遣官吏前来,如果是那样,我还真的不甘心。。。”

  张东涛脸上的神色微微的变化,当初他和李岩商议,决意不进攻广州府,而是北上进入湖广,惊动盘踞在四川和湖广的张献忠,以彻底搅动南方的局势,迫使张献忠动起来,谁知两人还没有完全决定,道朝廷的旨意很快下达,要求他们占领整个的广东行省,想尽一切办法稳定广东行省的局势,而后朝着广西和云南大规模的进军。

  张东涛和李岩按照要求占领了整个的广东行省,不过在稳定地方这件事情上面,两人有些力不从心,广东行省府州县的官吏,留下来的不多,那些留下来的官吏,俸禄暂时没有来源,只能依靠强行征收地方的赋税来维持,张东涛和李岩拿不出来银子,也没有办法给地方上派遣官吏,所以他们只好给皇上和朝廷写去奏折,说明当下的实际困难。

  皇上的圣旨倒是及时来了,里面没有提及派遣官吏和发放俸禄的事宜,依旧要求张东涛和李岩稳定地方的局势,同时告诉两人,如果隆武朝廷一定要往广东派遣官吏,那就不要惊动这些官吏,让他们在省府州县衙门好好的做事情。

  朝廷的会试和殿试,还要三月份才能够结束,而且殿试进士,还要进行为期三个月到半年时间不等的培训,短时间之内,朝廷的确无法派遣大量的官吏前往广东行省,等到朝廷往广东、广西和云南等地派遣官吏的时候,南方的局势应该基本明朗。

  对于皇上的这个圣旨,张东涛和李岩仔细的分析和商议之后,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朝廷的重心,暂时没有波及到广东、广西和福建等地。

  地方上的事宜,李岩还是知道一些,大军抵达广州府之后,李岩与张东涛商议之后,以广东巡抚衙门的名义,给府州县发下去了文书和公告,要求地方官府不可盘剥百姓,那些暂时无法给官吏足够俸禄的府州县,可以告诉诸多的官吏,俸禄要拖欠一定的时间,最终巡抚衙门会想办法补上,同时,府州县衙门马上禀报各地官吏的实际情况,以便巡抚衙门实际掌握,文书特别强调了春耕的事宜,要求各级官府务必落实好春耕的所有事宜。

  巡抚衙门的这一则公告,很快稳定了地方的局势,至少稳定了各级官府的局势。

  公告下达之后,张东涛和李岩迅速派遣了部分的斥候,前往广东各地去查看,得到的情报让他们欣慰,一些地方已经开始了春耕,这说明地方官府还是在做事情,只是因为俸禄短缺的问题,不少的地方官已经弃官回家去了,官府的人手明显不足有些地方官府甚至就是本地的士大夫家族在直接支撑。

  咬牙挺过最多半年左右的时间,南方的局势就可以明朗。

  张东涛和李岩两人明确了目标,也不是特别的着急了。

  谁知道,这个时候,隆武朝廷居然准备往广东行省派遣官吏。

  “李兄,圣旨上面不是说了吗,隆武朝廷如果往广东派遣官吏,我们不必在意,让他们好好做事情就是了,现如今朝廷大规模稳定广东、广西和云南等地的机会还不成熟,我们只要不搅乱这些地方的局势,就算是完成了皇上的嘱托。。。”

  李岩再一次的点头。

  “大哥说的是,隆武朝廷如果往广东派遣官吏,这是在帮忙给朝廷做事情,何为而不乐,我们只要不惊扰那些地方官吏就可以了,不过有一件事情,我们不能够疏忽了,那就是收取的赋税可不能让隆武朝廷拿走,还是要留下来,让地方官府使用。。。”

  赋税是肯定不能够让隆武朝廷拿走的,那样广东各地就真的没有办法维持了。

  此外,广州府东面,有一座规模不小的码头,平日里也是从事海上运输的,以往为大明朝廷直接控制,缴纳了一些商贸赋税,不过郑芝龙在福建崛起,为了垄断海上贸易的生意,直接打压广州府码头,导致其一蹶不振,在这里做生意的很多商贾,都转移到福建泉州去了。

  广州码头的位置,远远强于福建的泉州码头,不过郑芝龙控制的海上力量,主力全部都在泉州,在泉州做生意的商贾,虽然要被迫给郑氏家族交钱,但总算还能够进行交易,那些偷偷将货物运送到广州或者强行运送到广东去的商船,如果被郑氏家族的战船发现,不仅货物要完全丢失,命都难以保住。

  经过这样的折腾,广州府的海运码头,生意自然是萧条的。

  皇上在圣旨中,专门提到了广州府的海运码头。

  “李兄,海运码头你我都去看过了,过于的萧条,几乎没有什么船只停靠,按说这样的码头,没有谁会注意啊,皇上为什么会提及呢。。。”

  李岩略微的思索了一下,看着张东涛开口了。

  “大哥,您看,这福建至广州沿海的运输和海上贸易,几乎都被郑氏家族独自掌控,由此郑氏家族富得流油,独力支撑隆武朝廷的开销,都没有多大的压力,皇上让我们注意广州府的海运码头,是不是想着挑动郑氏家族和郑芝龙呢。。。”

  张东涛略有所思的点点头。

  “李兄,你说的不错,我看皇上就是这个意思,之所以没有在圣旨里面点名,是想着让我们做出决断,看看我们的力量是不是可以抗衡郑氏家族,如果我们有信心,皇上和朝廷一定会有动作的。。。”

  李岩用力的点点头。

  “大哥说的是,看样子我们也要有所行动了,不过一方面我们需要朝着广西进军,一方面又要关注海运码头的事宜,我们的力量明显不够啊。”

  张东涛笑了笑。

  “李兄,这管控海运码头的事宜,你我肯定吃不消,这需要出动水师,如果不能够掌控海运商船,我们仅仅控制码头有什么用,郑氏家族明明知道广州府的海运码头,地理位置强于泉州的海运码头,却不管不顾这广州府的海运码头,就是因为他郑芝龙掌控了海运通道,我听闻,郑氏家族在福建一带拥有大小的船只三千多艘,这样的力量足够庞大了。。。”

  李岩不知道登莱新军水师的力量如何,想了想有些谨慎的开口了。

  “大哥,我们可以派遣斥候,进入福建去侦察,看看郑氏家族水师的力量究竟如何,知己知彼我们才能够向皇上和朝廷提出好的建议,如果郑氏家族水师的力量过于的强大,我建议从长计议,一步一步来。。。”

  张东涛笑了。

  “李兄,我知道你想的什么,你尽管放心,我登莱新军水师的力量异常的强大,只要水师往南方开拔,郑氏家族的水师绝不是对手,打败他们压根不算什么,皇上和朝廷之所以没有马上动作,还是因为北方遭遇到多年的灾荒和战乱,民不聊生,朝廷首先要稳定地方,待到北方基本稳定下来,皇上一定会命令登莱新军全面出击。。。”

  李岩再一次的点头。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就有建议了。”

  张东涛看着李岩,眯了眯眼睛。

  “李兄,你是不是想着向皇上和朝廷建议,让登莱新军发起对南方的大规模进攻,不必担心北方的局势,你是不是觉得,皇上不必有那么多的担心。。。”

  李岩脸上露出苦笑的神情,无奈的点点头。

  “都被大哥说中了,我是觉得朝廷可以直接发起对南方的进攻,尽早的统一南方,这样也能够全盘规划。。。”

  张东涛用力的拍了拍李岩的肩膀。

  “好,李兄,我也是这样想的,那我们首先就从广州海运码头入手。”

  “广州海运码头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如果我们能够摸清楚泉州的情况,找到突破点,触动郑氏家族在海上的力量,那么我们就能够向皇上和朝廷提出建议,让登莱新军水师大规模朝着福建和泉州的方向开进。”

  “海上的争斗,对于陆地上的影响不会太大,就算是我登莱新军水师彻底剿灭了郑氏家族的水师,真正受到影响的也就是郑氏家族,老百姓不在乎。”

  “郑氏家族的族长郑芝龙,曾经是海盗,海上的霸主,我想他遭遇到太多的风波,如果足够的聪明,就应该知道如何选择,他如果一定要负隅顽抗,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一旦郑氏家族无法支撑,隆武朝廷必定无法维持,隆武朝廷垮了,南方的局势就可能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明朗,地方官府要么归顺朝廷,要么投奔张献忠,没有其他的选择。。。”

  没有谁想到,张东涛和李岩对于天下局势的分析,居然带动了整个南方的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