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一声叹息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面对朱由检,穿越的吴宗睿,内心还是有着一丝惭愧的心理,毕竟他不是来辅佐朱由检的,而是要谋取大明的江山,重新打造这个世界,让两百年之后的悲剧不再出现。

  吴宗睿记得很清楚,穿越之前,他曾经为民族歧视的问题,与好朋友刘宁发生了争执,吴宗睿真的不是歧视大清王朝,想想数百年之后,有关大清王朝的电视剧铺话,而是朱由检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之中。

  吴宗睿静静的看着朱由检,内心逐渐变得平静。

  力所能及的情况之下,还是帮一帮朱由检,帮一帮即将倾覆的大明王朝,至少自己的良心上面过得去。

  吴宗睿走的不是寻常路,他要开创一个走向鼎盛的王朝,很多陈旧的规矩必须要彻底打破,这必定会触动很多人的利益,招致反扑,今后的日子里,不知道有多少的惊涛骇浪等着。

  终于,朱由检停止了沉思,看着吴宗睿,再次的开口了。

  “朕一直都在思索那些流寇,这些年来,北方遭遇到太多的饥荒,很多农户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万般无奈的情况之下造反,说起来,流寇也是朕的子民,他们被逼无奈造反,朕也是有责任的,朕想着平定流寇造反即可,不必大开杀戒,放他们一条生路,让他们安心种田生活,可是流寇偏偏不明白朕的苦心。。。”

  朱由检的话语,让吴宗睿哭笑不得。

  被视作流寇的农民起义军,从刚开始的想着吃饱饭,不饿死,到如今已经有了建立政权的思想,朝廷如果想要招抚,要么给那些首领封官许愿,如同水浒传之中的作法一样,要么就是彻底的剿灭他们,没有其他的道路可以选择。

  可笑流寇造反了七年多时间了,朱由检的想法还是和小孩子的差不多。

  就说招抚,给农民起义军首领封官许愿,肯定不现实,因为流寇大大小小的首领太多,朝廷根本封不过来,而且这样的态势不能够蔓延下去,否则会有更多的人效仿,你方唱罢我登台,北方的局势将要变得更加的混乱。

  说到底,就说一个办法,彻底剿灭,不要心存任何的幻想,不要想着用什么手法来感化。

  朱由检的话语,让吴宗睿忽然想到了一句话,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

  还没有等到吴宗睿反应过来,朱由检的话语又转移了方向。

  “朕虽然担心流寇,可是与后金鞑子比较起来,流寇就不算什么了,不管怎么说,流寇都是朕的子民,后金鞑子就不一样了,不管是曾经的努尔哈赤,还是现如今的皇太极,他们以前也是朕的子民,可是他们造反了,想着我大明的江山,朕看的出来,努尔哈赤当初不过是建州卫的指挥使,朝廷敕封其为龙虎将军,想不到其不知道满足,居然在建州造反了。。。”

  吴宗睿的脑子从飞速的旋转,到慢慢的平静下来,他已经看出来了,朱由检并不是想说什么具体的事情,可能就是想要发泄内心的不满和郁闷,吴宗睿一直都是在外为官,与朝中的派系没有多大的关系,自然成为了朱由检皆以发泄的对象。

  果然,朱由检的话语,再一次的转移对象。

  “朕对朝中的文武大臣,也是信任有加,袁崇焕,朕完全信任他,让他统辖辽东的事宜,他斩杀了毛文龙,朕都没有降罪,可是辽东的局势如何,皇太极率领的后金鞑子,已经打到京城来了,驻守在山海关的袁崇焕,居然什么都不知道。。。”

  “还有朝中的某些人,平日里嘴上仁义道德,表现的忠心耿耿,朝廷遇见难事了,朕遇见麻烦了,他们根本不是为朝廷和朕分忧,想到的就是自身利益,就是自身的家族,他们真以为朕不明白吗。。。”

  。。。

  朱由检越说越犀利,说到了流寇、后金鞑子,朝中的文武大臣。

  吴宗睿的内心,只剩下了一声叹息。

  历史上英明勇武的皇帝并不多,且绝大部分都是开国皇帝,这大概是因为,开国皇帝志存高远,经历了拼搏,经历了苦楚,明白江山得来不易,所以倍加珍惜,他们知道百姓的疾苦,知道如何才能够稳住,朱由检除非真的有雄才大略,而且用对和用好了一帮人,才能够真正的扭转乾坤,而且他还要有不破不立、大破大立的思想,敢于触动权贵阶层甚至是自身的利益。

  朱由检没有这样的能力,而且最为可悲的是,不管朝中出现了什么事情,都会牵动朱由检那颗敏感而多疑的心,紧接着一大批的朝臣会跟着倒霉。

  到了这个时候,吴宗睿不会再提什么建议了,多说无益,如果朱由检自身不能够发生颠覆性的改变,崇祯十七年的那一幕就无法避免,也许到时候的主角不是李自成,也不是皇太极,而是他吴宗睿了。

  。。。

  终于,朱由检说完了。

  时间也过于了近半个时辰。

  王承恩终于出现在偏殿。

  看见王承恩,吴宗睿明白,自己脱身的时刻到了,他站起身,对着朱由检稽首行礼。

  “皇上的嘱托,臣全部都记下了,臣这就告退了。”

  朱由检倒也没有挽留,看了看吴宗睿。

  “吴爱卿,好好带着登莱新军,朕看好你。”

  “臣遵旨。”

  吴宗睿离开了便殿。

  朱由检看着王承恩,脸色恢复了平静。

  “承恩,刚刚吴宗睿的一切,你都注意了吗。”

  “皇上,臣注意到了,吴宗睿的表现一直都颇为平静。”

  “哦,说说你的想法和看法。”

  “皇上,臣以为,吴宗睿有大将风度,处变不惊,有着与其年龄不相符的成熟,臣相信吴宗睿能够带好登莱新军,不过臣觉得,吴宗睿表现的太冷静了,与朝中其他的大人完全不一样,臣觉得,吴宗睿一年之内必须要离开登州。。。”

  “说的不错,朕也是这么想的,承恩,你接着说,离开了登州,让吴宗睿到哪里去合适。”

  “臣以为,到辽东去最为合适。”

  朱由检微微点头,站起身来,慢慢走动了几步。

  “让吴宗睿带着登莱新军到辽东去,固守辽东,倒是不错的选择,这样可以让洪承畴回到关内,着手解决流寇的事宜,一旦流寇的事情完全解决,朕看就可以解决辽东的问题了。”

  “皇上英明。”

  “承恩,你说说,朕可以信任吴宗睿吗。”

  朱由检突然抛出了最为关键性的问题。

  这源于朱由检也不是特别了解吴宗睿,毕竟吴宗睿的年纪不大,仅仅是崇祯二年两榜进士,为官的时间不长不说,还一直都是在外地为官,朱由检平日里关注的,基本都是内阁大臣、六部尚书和督查院左右都御史等高官,其次就是能力已经得到公认的官员,譬如说洪承畴和陈奇瑜等人。

  王承恩也没有感觉到奇怪,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很直接。

  “皇上,臣以为,十年之内,皇上可以信任吴宗睿,十年之后,情况就不一样了。”

  朱由检看着王承恩,用力的点点头。

  。。。

  走出紫禁城,吴宗睿突然打了一个冷颤,接连好几个喷嚏之后,才感觉到舒服一些。

  “怎么回事,难道有人在背后说我吗。。。”

  喃喃自语的时候,吴宗睿已经想到了偏殿里面的点点滴滴。

  表面看,朱由检说到的都是一些颇具牢骚性的话语,可是认真思索,吴宗睿才发现,自己想的过于简单了,总以为自己熟悉了历史的进程,就能够掌控一切。

  这种想法必须要有所改变了。

  朱由检看似什么都没有说,什么要求都没有提,可是在他的话语里面,已经对他吴宗睿提出了非常明确的要求,有些要求细想起来,令人不寒而栗。

  譬如说忠诚和听话,这是朱由检最为看重的,也是说的最为直白的。

  吴宗睿缺乏的,偏偏是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