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百六十三章 苦力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四海客栈。

  漕运兵丁将整个客栈包围起来,守的严严实实,率领兵丁守卫的,正是上次代表赵世奇前往南京去拜访吴宗睿的那名千户。

  客栈一楼,大堂。

  中年人以及十多个在大街上挡住吴宗睿去路的人,全部都跪在中间,低着头身体颤抖。

  吴宗睿端坐在中间,四海帮的帮助乔明俊站在右边,脸上带着勉强挤出来的笑容。

  四海帮仅仅属于漕运码头上一个不大不小的帮派,没有太过于强硬的背景和支撑,如果得罪了淮安府的知府大人,那就是死路一条。

  这一次四海帮看走眼了,以为吴宗睿不过是外地漕船的居家少爷,涉世不深,偶尔出来闲逛一趟,能够敲诈一笔银子也算是不错的。

  “大人,都是下面的人瞎了眼,得罪了您,小的在这里给您赔罪了,这些人小的交给您处置,听凭您的一句话,是要他们的胳膊还是大腿。。。”

  乔明俊说话的时候,非常小心,他也知道,漕运码头由漕运总督府直接管辖,淮安府衙一般都不会插手,如果是得罪了淮安府衙的那些吏员,四海帮可以想办法摆平,可要是得罪了知府大人,那就是大祸临头了。

  吴宗睿没有开口说话,乔明俊使了一个颜色,身边的人立刻将中年汉子以及先前搭讪的汉子两人拖出来。

  两人都不敢吭声,不过身体已经瘫软了,跪都跪不好了,眼看着身体就要匍匐在地上。

  一名劲装汉子已经举起了手中的砍刀。

  吴宗睿看着乔明俊冷冷一笑。

  “乔帮主,你这是向本官示威吗。”

  乔明俊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脸色发白,连忙开口了。

  “不、不是,小的哪里敢在大人的面前示威,只是这些人得罪了大人,小的是一定要处置的,国有国法,帮有帮规,小的今日一定要给大人一个交待。。。”

  吴宗睿挥挥手。

  “四海帮的那一套,不用拿来在本官的面前展示,乔帮主,本官现在想要一份漕运文书,不知道四海帮什么时候可以拿来啊。”

  乔明俊身体一软,险些跪下了,这是他最为担心的事情。

  漕运文书是暗地里运作的事情,四海帮也需要动用方方面面的关系,才勉强能够拿到,所谓的保证拿到漕运文书的说法,那是吹牛逼,偌大的漕运码头,也只有少数几个人能够拍着胸脯保证拿到漕运文书。

  更加关键的是,如果吴宗睿追问,四海帮一旦说出了帮忙运作的官吏,保不准这些官吏要牵连进去,那四海帮就成为了众矢之的,压根不要想着在漕运码头立足了。

  “大、大人,那都是下面的人瞎说的,四海帮拿不到漕运文书,您、您也知道,四海帮人手不少,都是漕运码头的一些苦力,想要在漕运码头立足,没有银子是不行的。。。”

  “哦,你说四海帮都是漕运码头的苦力组成的吗。”

  “是、是的,漕运码头的苦力,如果不能聚到一起,也是没有办法在这里做事情的,小、小的也就是将这些苦力聚集到了一起,保证大家伙能够讨到一碗饭吃。。。”

  吴宗睿的神色略微变化,他本不打算深究四海帮的事宜,毕竟漕运码头大大小小的帮派多如牛毛,四海帮压根不算什么,可听说四海帮主要是由码头的苦力组成,他就要深究了。

  四海帮绝不可能替码头上的苦力说话,恐怕平日里就是控制码头的苦力,获得收入。

  “那你说说,四海帮平日里是怎么管理帮派诸多的人啊。”

  “这个,四海帮也就是帮着码头苦力联系诸多的搬运粮食的事宜,让他们有事情做。。。”

  “这么看,四海帮还不错嘛,团结了漕运码头的苦力,让他们能够抱成团,找到事情做。”

  “不敢,不敢,四海帮也就是尽了一些微薄之力。”

  吴宗睿看着乔明俊微微一笑。

  “好啊,四海帮帮助码头的苦力,让苦力有事情做,这等的义举,值得表扬,府衙居然不知道这等的事宜,这是本官的过失,本官看这样吧,乔帮主随本官到府衙去,详细说说四海帮如何的帮助码头的苦力,待到府衙弄清楚情况之后,自然应该禀报总督衙门,对四海帮予以照顾和支持。。。”

  乔明俊的脸色巨变,身体软下来了。

  行走江湖的他,岂能听不懂吴宗睿话里的意思,这个时候,他跳楼的心思都有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居然冲撞了知府大人。

  事情到了这一步,只能咬牙拿出来银子了,去财免灾,让四海帮度过劫难。

  “大、大人,小的看没有这个必要了,四海帮也就是在漕运码头混口饭吃,这个,小的已经备下了酒宴,还请大人先去吃饭,大人以为如何。”

  “不急,乔帮主做了那么多的好事情,应该是本官请你吃饭才是。”

  罗典勇带着一名护卫,早就赶到了码头。

  苦力居住在码头的附近,他们居住的地方,属于码头最为嘈杂和破烂的地方。

  想要找到这些苦力很简单,只要看看他们的打扮就清楚了。

  话。

  “你、你们快起来,没有谁催着你们上缴份子钱。”

  看见吴宗睿没有开口说话,乔明俊脸上闪现一丝的厉色,连忙走上前去,扶起了几个跪在地上的苦力。

  “好了,乔帮主,你处理四海帮的事情,本官也不好掺和,不过本官可要警告你,四海帮在漕运码头老老实实做事情赚钱,本官不会干涉,若是胡作非为,休怪本官不客气。”

  吴宗睿起身走出了四海客栈。

  跟随在身后的罗典勇,脸色有些变化了。

  亲自率领漕运兵丁守在四海客栈外面的千户,看见吴宗睿出来,连忙迎上来了。

  “大人,这些人怎么处置。”

  “算了,他们不认识本官,做出一些非份之举,本官若是因为这个原因就怪罪,岂不是惹得他人笑话,警告他们之后,全部都放了。”

  千户倒也爽快,抱拳行礼之后,转身挥挥手。

  拳打脚踢的声音瞬间传来,居然没有听见叫声。

  吴宗睿禁不住扭头看了看,十来个挨打的人,没有一个敢于开口叫喊。

  上马的时候,罗典勇终于忍不住了。

  “大人,码头的那些苦力,听到四海帮的名字都害怕,大人难道不管他们了。”

  吴宗睿扭头看看罗典勇。

  “哦,那你说说,我应该怎么管码头上的苦力。”

  “这、这个,属下不知道。”

  “想到什么就说出来,是不是觉得我让你带着几个苦力到四海客栈,转眼又扔下他们了,这些苦力恐怕要遭受皮肉之苦了。”

  “属下没有这个意思。”

  上马之后,吴宗睿看了看四海客栈的招牌,以及正在有序撤离的漕运兵丁。

  “罗典勇,带领一百名军士,今夜到码头来,看看那几个苦力的情形如何,接着等候我的命令,你记住,我们做有些事情都要先礼后兵,要堵住他人的嘴,如果是因为我们遭遇到四海帮的敲诈,且四海帮不知晓我们的身份,就大张旗鼓的动手对付四海帮,未免有人在背后嚼舌根子,可如果四海帮盘剥码头的苦力,且打击报复,情况就不一样了。”

  “漕运码头有数不清的帮派,我们整治四海帮,是给其他的帮派看的,让他们记住,在淮安府城内不可胡作非为,虽然漕运码头是漕运总督府直接负责管辖,但淮安府衙也有责任维持好这里的治安。”

  “酉时三刻,我们再来这里,到时候演出一场好戏。”

  “如果可能,我们要让漕运三千营名正言顺的进入到漕运码头,维持这里的治安。”

  “不要小看这里,若是我们不能狠狠的整顿这里的秩序,可以说,漕运码头的帮派,比起那些沿途的匪帮,有过之无不及。”

  罗典勇楞了一下,马上明白其中意思了。

  “大人英明,属下明白了。”

  “明白了就好,回去做好准备。”

  一行人骑马离开了漕运码头。

  来到大街上的时候,吴宗睿再次扭头,看向了漕运码头的方向。

  其实刚刚的一切计划,都是他临时起意,没有经过详细的筹谋,在他的脑海里面,想到的不仅仅是漕运码头、四海帮,以及漕运三千营驻守码头的问题,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