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九百二十六章 整合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迪连的担心没有错,袁术早已将北匈奴视作掌中之物,将其吞掉不过是早晚的事罢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但是,现在袁术还真没有精力去理会他们。汉土一统可不只是将拿下的北方几州建设一下就那么轻松。

  大国之所以国力深厚,不仅在于其底蕴,更在于其资源整合。南方产粮、北方养马,将各地的优势整合,所形成的力量比之单独一处要强上数倍。

  “南方的十几处产马之地,可以撤去大半了。”田丰将手中的几摞案卷摊开后,一边仔细查阅着,一边喃喃道。

  郭嘉瞟了眼那数摞厚厚的纸张,眼角微抽。得亏现在纸张普及了,否则若是换成竹简,这么多的档案怕是这个屋子都放不下。

  “元皓,马场相关的一些情况都是你一手操持的。大概的情况你都清楚,还有必要查阅的这么仔细吗?”郭嘉忍不住道。

  “一国之事,百年之计,岂能儿戏?”田丰一脸正色道。

  “奉孝,你手里应该也有个马场吧?”一旁辅助田丰办公的沮授忽的道。

  “确实。当初陛下暗中让我和文和、公达各自在暗中寻地打造了马场,以作备用。这三个马场至今依然秘而不宣。按照陛下所言,独属皇室所有,不归于国政。”

  对于这种事,郭嘉从来没想过要向眼前二人隐瞒。当然,田丰和沮授也没有细问的意思,毕竟此事他们只需知晓即可,多问无益。

  “那这样的话,在原来的基础之上,又可再多划去两个马场的名额。”沮授道。

  “嗯。”田丰赞同的点了点头。

  本身南方养马就是事倍功半的一件事,南方的水土很难养出出好马。

  之所以在南方设立马场,是因为此前北方不在袁术手中。虽有辽东半岛在手,但却并不保险。为求稳妥,故而在南方设立了不少马场以解决战马问题。

  但是现在,天下一统。南方再如此多的马场却是无益,不如裁撤。只留少许备用即可,北方才是真正合适的养马之地。

  “扬州、益州两地如果开发得当,足可养天下之粮。若将道路完善,北方就基本没什么压力了。”沮授道。

  “话虽如此,但绝不可为。农业重心不好偏安南方。虽说河套一带水土不负以往,但辽东以北还有陛下标注的大片良田。若开发得当,也不逊于扬益。”田丰沉声道。

  “各地发展虽需因地制宜,但却也不可有明显短板。”

  “但关中之地如今已是疲惫,不宜再加耕种,须得修养数年方好恢复。而且即使如此,将来其产粮怕是也不足以支撑。”沮授道。

  “最近的益州虽说产粮颇多,但是如今我大楚边境重心皆在西侧,近年内又将有大动作,益州之粮不好轻动。唯有继续从荆扬二州调粮。”

  “荆扬二州距离过远,路上靡费难以数计,并非长久之计。”郭嘉皱眉道。

  田丰轻叹了口气,转头将目光看向身后天下州郡图上自金陵至北方黄河下游的一条弯曲绵长红线。

  “陛下有意开凿一条运河连同长江黄河,以便粮运。虽然工程量过大,但是如今看来,也是不得不为了。”田丰叹了口气。

  “可我大楚如今人手缺乏,如何开凿这般浩大的工程。总不能将益州的人手拉过来吧?”沮授皱眉道。

  “绝不可如此。益州的建设决定了之后西伐贵霜身毒的成败,不可轻动。”郭嘉直接出声否定道。

  “虽说有伤天和,但以如今的情况,看来有些事也不得不为了。”田丰眼中闪过一丝果决,沉声道。

  “元皓你打算?”郭嘉其实心中早已有所猜测。

  “西南诸国多的是人手和奴隶,死上一些也不碍事。”一向刚直的田丰此时语气却略显阴沉。

  在场众人都是人精,如何听不出这其中的话外之音。这轻描淡写的一些,怕是要以万计数。

  “如此是否太过于不人道?而且若是被发现,恐有损我上国之形象。”沮授忍不住道。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西南诸国的人口,太多了。”郭嘉淡淡的一句话,道出了本质。

  文化侵略、思想侵略,人口的多寡都是至关重要的。如今大楚虽说人不少,也有数千万,但奈何地盘太大,而且北方百废待兴。对于西南诸国根本分不出足够的人手和精力。虽说西南诸国势力分散,文化落后,但是若人口比例相差太大,是当地之人被教化还是汉人被融入都很难说。

  当然,郭嘉言语中隐含的另一层意思也很明显。

  对于世家的不信任。

  人心是最难把握的东西。当利益大到一定程度,就会有所他想。现在的西南诸国,是被世家渗透掌控着。虽说袁术一边施以威势,一边用更大的诱饵在前面吊着,但也难保万无一失。

  “能让他们融入我们,就是最好的上国之风。为我汉人的万年基业,牺牲这些人,很划算。”田丰的刚正只对于汉人,对付外族之人可不是那种妇人之仁的腐儒。

  “运河开凿,黄河修缮,辽东平原开垦,北方和河套水利的兴修。既然要做,不如就一次做到位。争取在两年之内,将这一切尽数完成。如此我们也好能将全部精力投入到西征之中。”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批阅卷宗的贾诩,忽的抬头道。

  “文和,有些太狠了吧。”郭嘉眼角微微抽动:“你这是要将西南诸国的人尽数弄死吗?”

  “不是还有扶桑的倭人吗?他们这些年人口多了不少也。还有北方的乌桓、南匈奴,凉州的羌人也不少吧。”贾诩淡淡道。

  “其实,我大楚四方夷狄还有很多的潜力可挖。我汉人战乱这些年,他们可是发展的不错。”

  田丰闻言,似有意动,但还是略显犹豫。

  贾诩头也不抬的继续道:“有些事,不必要我们汉人自己做。内斗可不只是我们汉人的弊病,这些异族自己本身的龌龊可也不少。稍微引导一下,矛盾就会从我汉人身上被转移。如今是我大楚的天下,只要稍微遮掩一下,又有谁能够说什么?而且,活下来的那些,贡献如此之大,也不是不能将之纳入汉人。”

  “嘶!”

  在场众人闻言,禁不住皆倒吸了一口凉气。果然眼前这人才是真正的狠人啊,吃人都不吐骨头。

  “可。”田丰稍加权衡之后便采纳了贾诩的建议。

  沮授微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几人轻描淡写之间,数百万人的命运就这么定下来了。沮授已经可以遇见到不远之后的尸山累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