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三八章 扩大(四)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时间进入八月份,随着老蒋的介入,不断向富金山、信阳方向追加投入,致使长江沿线我军守备空虚。为了武汉会战国府集结了陆海空三军,总计14个集团军,50多个军,作战飞机300多架,舰艇30余艘,总兵力超过110万人。各兵团部队自6月开始分别利用鄱阳湖、大别山脉等天然屏障,组织防御,保卫武汉。先前参谋部认为日军的主攻方向当为长江沿线,所以这一方向防御力量最为强大。可是,出人意料的是,七月初一〇一军发动了芒砀山战役,虽给予日军第十师团以痛击,却也暴露其整体实力。为了分散日军注意力,时任五战区最高长官李宗仁令张自忠五十九军出潢川,意图威胁日军占领下的固始-六安,却阴差阳错的牵出一个日军巨大阴谋。

不知不觉中,日军已经于大别山北麓集结数个师团,打算突袭潢川、富金山峡口,由北向南威胁武汉,由此也就有了潢川、富金山阻击战。

北线战役全面爆发,可长江沿线却连一点儿动静都没有,甚至连从旁策应的举动都不曾有过。随着日军不断加大投入,北线战役已经汇聚超过六个师团,给人以一种错觉,北线才是此番攻略武汉的主攻方向。然而,大家都明白,长江沿线波澜不惊,不过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愈是这样,我军就愈是不能放松警惕。

然而,因为老蒋的一计昏招,使得富金山方向防线危及,信阳方向又因守军玩忽职守及胡宗南怠慢行事,情况也不容乐观。为了稳固阵线,老蒋只能从沿江防线抽调兵力。而老蒋之所以敢如此行事,实乃马当要塞给了他底气。

全面抗战爆发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为阻敌西进,力保九江、武汉安全,在江西马当附近的江心,由德国军事顾问设计,建成一条拦河坝式的阻塞线,并在两岸山峰险要处设有炮台、碉堡等,水面布置3道水雷防线,共设人工暗礁35处,沉船49艘,布水雷1765枚,同时配置重兵防守,耗资无数,坚固异常。

马当矶就成为整个要塞体系的核心。马当矶山形状如奔马,横枕长江,矶头呈九十度壁立江中,与江心的一块沙洲——棉船洲对峙,江面在此被挤压得狭窄不堪。在矶头及周边的峭壁上,国民政府早在抗战之前,就在这里依次修有三级锁江炮台,构筑有号称“牢不可破”的马当要塞区。

一级炮台建在马头的一个凹陷处,天然,隐蔽。这里的重炮曾击沉进犯的日军船艇多艘。

二级炮台处,有一条长约50米、呈“〈”形的坑道,雄姿勃发!坑道的地面和洞壁由大块青石铺砌,洞的穹顶则由青砖砌成拱券式,中间配有设计精巧、开口隐蔽的通气孔,青砖之间由米浆、石灰、桐油的拌合物粘填。平时可将大炮置于坑道内,一旦江中敌舰来犯,即可推出开炮轰击;敌人还击稍猛时,还能将炮拖回洞中隐蔽。

三级炮台则置于临近江面的一个石矶后,设置的是重机枪阵地,主要是侧卫主阵地,防敌沿江边强行登陆攻击炮台。

今年六月,通过陆维国府采购大量先进武器,马当要塞迎来辉煌。整个要塞区配备8门155重炮,12门法制85mm1927型野炮,12门40高炮和18门厄利孔20高平两用炮,上百挺轻重机枪,由湘中悍将李韫珩之第十六军担当守备(下辖第53师、第167师)。

凭借着如此军力及装备,老蒋认为马当要塞至少可以阻挡日军攻势一月有余。然而,被寄予厚望,苦心经营数月之久的马当要塞,还没有发挥作用就被日军攻陷。先前的精心布置反倒成为日军最大的依仗。

1938年8月2日,日军波田支队与海军第11战队由安庆溯江西犯。在马当以东的茅林洲、香口登陆,随后沿着太白湖口一片满是芦苇的水荡,朝着要塞核心区阵地长山包抄突袭。

马当要塞临江一面是百仞绝壁,易守难攻,可背面却是丘陵缓坡。虽然为了防备敌军偷袭,这里布置了几十挺轻重机枪,可事发突然,加之守军疏于防范。当波田支队几乎突入第三级防线时,整个要塞区能够集结的兵力也不超过一个营。

第十六军军长李韫珩不知哪根弦搭错了,不知大敌当前,居然创办起所谓“抗日军政大学”,当天正是他主持“讲经布道”的日子,要塞区大部分军官都被拉去听讲了,以致各级官兵不能有效组织抵抗。更加可恶的是,接到求援电报,李韫珩命令驻守彭泽的167师师长薛尉英绕小路驰援长山阵地,而将战区长官白崇禧的命令:沿彭泽至马当公路火速驰援的命令抛之脑后,还煞有其事说道:此举可规避空袭!

这样的后果就是直到长山阵地被日军攻克,167师依然在小路上徘徊,甚至两天后四十九军反攻马当要塞失利,依然不见167师踪影。

日军偷袭马当要塞是经过周密计划,精心部署的。只要波田支队顺利登陆,为了防止要塞获得支援,日海军陆战队于各个要道布置疑兵,阻滞我军支援,薛尉英就是被这样的小分队拖了数天之久。

为了快速攻克马当要塞,波田支队发动了数次突击,但都因我军火力过于强大而败退下来。随后,丧心病狂的鬼子开始不断向要塞区投掷毒气弹,守军大多中毒丧失战斗力而遭到鬼子肆意屠杀。最终,这座被老蒋寄予厚望的要塞仅坚持了不到一天就被日军攻克,距离一月有余的预期太过遥远。

马当要塞失守对我军影响是深远的,自此武汉门户洞开。深知这一点的老蒋立即命令陈诚着手准备反攻马当。第十六军和四十九军也确实尽了最大努力,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级国防要塞在日军手中却当得起要塞之职,纵然两军付出极大伤亡代价,也不能撼动其分毫。最终,陈诚只能下令放弃攻打,转而重点防御彭泽,以期将不利影响降至最低。

然而,马当失守,日军运兵船在长江航道中通行无阻。仅仅过去三天,增援而来的106师团便会同波田支队攻陷彭泽、湖口,兵锋直逼九江防线。如果日军一旦攻陷九江,并以此为前进基地,那么九江上游的各处沿江要塞就会像是剥洋葱一般被日军逐一剔除,届时武汉将再无险可守。那时,我军就不得不考虑放弃武汉。一场准备良久,耗费无数人力物力的旷世决战,才刚刚开始就要草草结束,并且可能是以国军全线溃退收场,无论是谁都心有不甘。

可是再不甘心又能如何?两线战场都已经糜烂到这种程度了,更何况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第106师团不过是日军第11军的先头部队,先前的情报也有误。11军不是五个半师团,是九个半师团:第三、第四(驻守本土)、第六、第九、第十一(隶属关东军)、第十六、第二十七(一部)、第101、第106、第116师团,近三十万大军。

有如此雄厚的兵力,冈村宁次胃口极大,日军夺取湖口之后,所部九个半师团立即分化为三个重兵集团,沿长江两岸朝武汉推进,另一支则是以第六师团和第101师团为主,出潜山却一路向北进攻。

“小鬼子这是要干什么?”日军异常举动令白崇禧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说,此番大战日军应围绕着武汉展开作战,突破潜山,就应该进攻太湖县才对。可冈村宁次偏偏要反其道行之,两个师团却向北推进,朝着绵延的大别山脉深处挺进,这难道不是缘木求鱼的表现?

不!不会这么简单的。死死盯着地图,沿着山脉走向及沿线公路网,白崇禧希望探究日军真实意图。突然他意识到,日军此举可能是在混淆视听。因为此时以第九师团为主,联合第十一师团及第二十七师团一部的长江北岸日军集团已经接近广济门户黄梅,一旦黄梅陷落,那么日军便可以从北面迂回武汉长江要塞最后一道关口-田家镇要塞!

为了攻克田家镇,日军肯定会不遗余力。不说增兵,又怎么会突然无故分兵北上呢?一开始白崇禧以为日军北上集团的目标是他五战区前指所在-立煌县!但随后又一想否定了这一想法,立煌县交通不便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更何况这里是他二十一集团军总部,周围可大多是他八桂子弟,凭此作为依仗,只要向鬼子敢来,白崇禧定要让其抱憾终生!

实际上,六安、霍山相继失守,立煌就已经暴露于日军眼皮底下,小鬼子不是没打它的主意,实在是山路不通,试水过后就转攻富金山去了。等等?富金山?

仔细研究地图之后,白崇禧不由得脊背一紧,心道:好险呐!他想他已经猜到冈村宁次如此部署的大体用意了。

表面上看,日军这一集团一路向北可能是朝着立煌而来,实际上此举的目的最终还是为了武汉。攻略武汉,沿江挺进最为直接,同样所遭受的抵抗也就愈发激烈。因为我军沿江布置了几十万大军,又有要塞持护,难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相反,大别山腹地正是因为交通不便,有些地方甚至只有崎岖小路用以通行,因此国军在此防御力量最为薄弱。但千万不要低估小鬼子的坚韧及耐力!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大别山腹地虽然重峦叠嶂,人烟稀少,可并不代表没有人,只要有人活动就一定有可以通行的道路。

为了攻略武汉,冈村宁次下足够功夫,只要第六师团可以攻克岳西县,便可在向导的指引下一路向西,直指罗田。罗田一下,武汉近在咫尺,此番攻略武汉的战略目的也就达成一半了。而另一半则是围歼支那军精锐部队,无论是迂回黄冈、鄂州,还是北上麻城接应第二军,罗田一下支那军任由皇军拿捏。

日军打算由岳西横穿大别山脉攻略武汉,虽然这只是自己的主观臆断,但事关重大,白崇禧立即上报军委会。但却没有得到足够重视,一方面中央军一干参谋认为,白崇禧纯属杞人忧天,大别山腹地,地势复杂崎岖,不利于日军机械化部队行进,白崇禧所虑不过是当下新桂系老巢-立煌!

日军攻克六安、霍山之后,立煌就暴露在鬼子兵锋之下,但白崇禧一副乌龟阵的架势令小鬼子无从下口,这才折道转攻富金山一线。白崇禧事先言中,可他桂系二十一集团军除了窝在立煌那一亩三分地,愣是没动弹!是老蒋顶着各方压力,将自己的嫡系七十一军、五十二军填里头。富金山一线吃紧,依然不见白崇禧有所行动,反而将七十七军归还二十七军团(军团长:张自忠,下辖五十九军、七十七军、骑兵13旅)。还是老蒋,调来了杨森部第二十军,刘汝明第六十八军和曹福林的五十六军顶替伤亡惨重的七十一军和五十二军。老蒋为了这次会战可谓是殚精竭虑,可他桂系部队却出力甚少,这令老蒋内心极不平衡。

所以,白崇禧的建议,加强岳西至罗田一线防御力量,老蒋选择性的将之抛之脑后。此举意图不过是要让白崇禧所属桂系部队发发力。如果担心岳西-罗田一线,那就调第七军或四十八军过去好了。更何况,国军在这一线的防御力量并不弱。无论是天柱山还是凤凰关,都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地,也皆有重兵把守,日军岂能轻易突破?

老蒋不仅驳了白崇禧建议,还自我感觉良好,这都多少年前的老黄历了。战场局势瞬息万变,由于富金山、江北一线作战吃紧,“中央兵团”被大量抽调,此时岳西-罗田一线一些重要关隘守军不足一个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白崇禧可不敢将希望寄托于一句成语。

老蒋对他的建议实施冷处理,白崇禧没有办法,只能打电话给好友何应钦,请他务必留意罗田防务。何应钦和白崇禧,两人一个是黄埔军魁,一个是桂系大佬,按理说两人尿不到一个壶里,可偏偏两人私底下关系十分要好。

对于白崇禧的请求,何应钦实际上有些为难。此时大战已经进入最关键时刻,哪里都需要用兵,但凡能够东挪西凑匀兑出来点儿兵力,也都加强到沿江防线上了,哪里还有多余兵力用到罗田一线?尽管有困难,但为了不甩故交面子,何应钦最终还是答应将闲赋已久的预备第二师移防凤凰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