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八百七十一章 费钱的驿站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李承乾得到了墨顿的指点,哪里还坐得住,简单的吃了一点,立即辞行而去,立即直奔墨家村银行而去。

  “驿站通信系统。”银行之中,沈夫子得知李承乾的来意之后,顿时眼睛大亮。

  “不错,只要此通信系统完成,非但有利于朝政,更是有利于一通百通,只需将其扩大的全国运用到邮政通信系统上即可。

  “早一日通信,那些异乡的游子就可早一日收到家书,还请沈夫子尽快。”李承乾请求道。

  沈夫子沉思一下,郑重道:“最多三日,老夫定然将奏折送上。”

  “好,那本宫就等你三日。”李承乾点头道,三日的时间他还是等得起的。

  很快,三日之期已到。

  李承乾看到自己案前沈鸿才的奏折,不禁若获至宝,立即开始挑灯研读,明日他恐怕也要面对众臣质问之时,也好对答如流,以至于连什么时候睡着都没有发现。

  “太子殿下,该上朝了。”李承乾被贴身太监从睡梦中喊醒,手中还仅仅抓住奏折不放。

  “上朝!”李承乾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奏折,不禁露出一丝坚定道,今日他就要让百官知道,他可不是任由他们拿捏的。

  太极殿中,百官云集。

  “启禀太子殿下,秋赋已经征收完毕,这是具体的统计的数额,还请太子殿下过目!”民部尚书戴胄奉上奏折道。

  李承乾接过一看,看到较往年有着明显涨幅的赋税,不由暗暗点头。

  “启禀太子殿下,既然秋赋已经收完,如今国库已经充盈,之前拖欠各部门的钱粮是否也该拨下了。”房玄龄在一旁提议道。

  李承乾点了点头道:“理应如此。”

  六部尚书不由心中一喜,之前没有收取秋赋,财政不宽裕,可是拖欠了六部不少的钱粮。

  “启禀太子殿下,如今又到了服徭役的时候,还有砖路的修建同样刻不容缓,除此之外,还有朝堂早就商议由墨家主持修建的渭水大桥,更是需要钱粮不少,还请殿下用印。”工部尚书张亮抢先上奏道,每年服徭役的时候,朝廷就会拥有大量免费的劳动力,这个时候可是修建砖路的最佳时机,朝堂只需要支付买砖的钱,即可源源不断的修建砖路。

  而渭水大桥更是重中之重,乃是朝廷第一个修建的大型新式桥梁。

  李承乾点了点头,渭水大桥朝堂早已经定下来的必须修建的桥梁之一,一旦修通,立即打通长安北方通道,可以说是意义重大,乃是必须修建的项目。

  “张尚书,渭水大桥固然重要,然而却并非一朝一夕能够完成,恐怕暂时用不了这么多的钱粮,老夫这里有百官的俸禄需要发放,恐怕这才是最紧急的事情。”吏部尚书高士廉朗声道。

  “礼部自从派遣纵横之士进入西域之后,乃是关乎大唐百年大计,更是怠慢不得,………………。”礼部尚书令狐德棻不甘示弱道。

  “诸位将士保家卫国,全军将士的饷银更是慢一刻也不可,眼下即将,想必大家也都亲眼目睹,修桥铺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理应倾力支持,不过渭水大桥工期较长,可先拨付一部分即可。”李承乾大手一挥道。

  张亮立即躬身道:“殿下英明!”

  虽然工部并没有得到渭水大桥的拨款,但是相比于他的心理预期,已经是多了不少了,能够多修一段砖路,那就是功劳一件,当下满意的退下了。

  李承乾给工部拨款之后,转头看向一旁的舅姥爷高士廉拱手道:“我大唐蒸蒸日上,全赖百官兢兢业业,百官的俸禄自然不可短缺。”

  “多谢太子殿下体量,老臣替百官多谢了。”高士廉拿到拨款满意的退下。

  “纵横之士远赴西域,共襄博望侯盛举,理应大加嘉奖…………。”李承乾大笔一挥,批了礼部的拨款。

  随后,大唐各个部门的批款一一批复,李承乾虽然没有将其全部满足其要求,但是要较往年多出不少,让他们心中不由喜出望外。

  然而一直默默计算钱粮总数的戴胄却不禁眉头一皱,如今朝臣看似人人满意,然而户部实际支出的钱粮却多了不少。

  “启禀太子殿下,此乃我大唐驿站所需的钱粮,还请太子殿下恩准。”最后负责驿站的驾部郎中满怀喜悦的站了出来道。

  之前各部门所奏请的经费李承乾非但大都应允,而且较往年还多出了不少,让驾部郎中颇为窃喜,认为此行定然极为顺利。

  李承乾一听,眼中不由异彩一闪,接过奏折一看,不由皱眉道:“驿站所需钱粮如此之多?”

  驾部郎中不由赔笑道:“驿站负责往来官员的食宿,以及马匹的喂养都是一笔不小的消耗,而且如今四轮马车盛行,而驿站大多还是普通的马车,岂不是有失朝廷礼仪,驿站特奏请朝廷,购置一批四轮马,以备来往官员乘坐。”

  若是李世民在时,他定然不敢提这个要求,然而如今李承乾太子监国,他这才有胆子上奏折提出来,而且此举对百官也有好处,他相信定然能够得到百官的支持。

  李承乾闻言,点了点头道:“这么说来,倒也有几分道理。”

  驾部郎中顿时眉开眼笑道:“太子殿下英明。”

  “戴尚书,如今民部还剩多少钱粮?”李承乾问道。

  戴胄苦笑出列道:“如今我大唐用钱之处日益增多,除去殿下拨付的钱粮之外,民部所剩无几,恐怕无力拨付驿站所需的钱粮。”

  “啊!”顿时满朝哗然,一个个不可思议的看着李承乾。

  “这怎么可能?”驾部郎中的笑容顿时凝固在脸上,其他各部的拨付的经费都十分充裕,然而到了他的头上,竟然没有了。

  其他尚书一个个面色古怪,莫非多拨给他们的钱财,就是驿站所需的费用?

  百官顿时一个个都看向李承乾,看他如何对付刚刚监国就遇到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