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七百三十一章 孔家入京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洛阳到长安城的砖路,乃是我们可是不换墨家村出产的马车,不还是有其他作坊的四轮马车么?”

  “那些不行,四轮马车毕竟是因墨家而兴起,我等行走在外,乃是孔家的脸面,世人见我等乘坐四轮马车作何之想?”二叔公固执道。

  “那砖路还是因为墨家而兴趣,我们还不是走在上面?”孔惠索撇撇嘴道。

  “你……”孔惠索哪壶不开提哪壶,顿时惹怒二叔公。

  孔惠索连忙缩回脑袋道:“二叔公莫要生气,我只是担心你老身体撑不住。”

  孔惠索随着二轮马车不停的摇晃,砖路虽然极为便利,但是并非绝对平坦,再加上二轮马车根本没有避震,那效果可想而知。

  孔惠索呆在车内一摇一晃,不禁极为无聊,随手拿起两叠厚厚的报刊看了起来,一叠是儒刊,一叠是墨刊,每当看到墨顿的消息的时候,不由倍加留意。

  “分别不过一年,我竟然错过了这么多事情,就连墨兄都要大婚了。”孔惠索感叹道,他如同祖名君一般,又岂能甘愿在老家碌碌无为籍籍无名,如今有了一次前来长安城的机会,自然不会错过。

  二轮马车虽然很慢,但是砖路一路畅通,孔家的车队还是渐渐的逼近长安城,很快一个雄伟的城池出现在砖路的尽头。

  “长安城到了!”孔惠索喃喃道。

  时隔一年,他终于再一次返回长安城。

  ……………………

  “曲阜孔家的车队?”

  长安城外,众人看到车队前高高飘扬的孔家的旗帜,不由一愣。

  “竟然是圣人之后?”

  不少行人纷纷肃然起敬纷纷让行,孔圣之名众人皆知,孔家的影响力可想而知,但凡是读书之人,无不对其尊敬有加,而且朝廷每年也都会给曲阜孔家一定的封赏,封孔家当代家主孔德纶为褒圣侯,可谓是极为优待。

  “原来是褒圣侯的车队,快快请进。”长安城东城门守卫更是不加任何搜查,直接放行道。

  身处一连串的优待之下,然而孔家众人却荣辱不惊,像这样的待遇,他们在各地都能随处遇到,早已经不足为奇了。

  随着孔家的车队离去,东城门的百姓这才一阵哗然,纷纷议论纷纷。

  “儒家坐不住了,整个长安城一下子热闹了,诸子百家快要凑齐了。”不少人看着孔家的车队,嘿嘿一笑道。

  这已经是第四个大规模进入长安城的诸子百家,第一个墨家,大张旗鼓的进入长安城,搅动了长安城的风云,第二个是公输家,第三个乃是道门大会之时,声势浩大的一众道门,而如今孔家终于大规模的进入长安城之中。更别说还有法家在墨家村蛰伏、医家的强势崛起。

  “孔圣后人已经来了,这一下看墨家还怎么猖狂?”一个儒生看着孔家车队离去,眼中不由闪过一丝狂热,洋洋自得道,孔家来人,给他们注入一针强心剂,但凡儒生无不欢呼雀跃,精神振奋。

  “墨家子即将在二月二召开墨技展,而此刻孔家来人,恐怕来者不善呀!”一个有识之士皱眉道。

  任谁都知道,孔家如此大规模的进入长安城,恐怕就是为了挽回儒家日复一日颓废的局面。

  “孔圣后人,自然不甘心儒家的独尊的地位丧失,这一次长安城恐怕真的要是百家争鸣了吧!”一个闲汉

  “百家争鸣?”众人深吸一口气,不由一阵期待。

  然而很快,曲阜孔家进入长安城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长安城。

  “拜见二叔!”

  孔府之中,孔颖达恭敬的朝孔家老者行礼道,孔惠索恭敬的在一旁陪坐。

  “说说如今的形势吧!”

  孔二叔公皱眉道,他一路前来,发现太多大变样的东西,已经变得让他有些不认识了。

  孔颖达苦笑道:“如今的形势,二叔也见到了,再墨家的推动下,百家连连崛起,三年内所取得的成果恐怕要比过去百年还要多,相比之下,我儒家就有些相形见绌了。”

  孔二叔公冷哼道:“何止是相形见绌,简直就是吃老本!儒家先辈的脸都被我们丢光了。”

  儒家在此之前一家独尊,短短三年内,几乎被其他百家迎头赶上,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然而这对百家争鸣来说也同样如此。

  “墨家《墨子秘著》和一众墨家秘技惊现,道家内丹派著出《推背图》这等奇书,外丹一派火药秘术,医家的医院,法家妄想自立,就连公输家,算学一脉都有长足的长进,而我儒家这几年又有什么成就?”孔二叔公怒吼道。

  孔颖达顿时一阵沉默,相比之下,儒家的确是在吃老本。甚至可以说,从董仲舒独尊儒术之后,就一直吃老本,儒家虽然取得了独尊的位置,然而却失去了进取之心,从此以后,再也没有拿得出手的儒家经典了。

  “也不是没有成就的。”一旁的孔惠索小声的嘀咕道。

  “你说什么?”孔二叔公严厉道。

  孔惠索胆气一壮道:“印刷术出世,大量的儒家经典广为流传,标点符号断句,让学问更加精确,还有怪儒李夫子主持夫子学院,立志普及是恰逢其时。

  “回二叔的话,已经大致完成,一旦校阅完成即可。”孔颖达点头道,他原本想再等等,可惜如今儒家的形势已经容不得他在拖拉了。

  “这次我带来不少孔家子弟,校阅的事情交给他们,一旦完成立即刊发。”二叔公断然道。

  一旁的孔惠索撇撇嘴道:“还不是用印刷术刊发?”

  孔二叔公顿时气的七窍升服的,忽然,孔府管家匆匆来报;“老爷,墨家来人求见!”。

  “墨家!”孔颖达不由一顿,不由的看向一旁的孔二叔公,孔家车队刚到,墨家就来人,显然也是得到了消息。

  孔二叔公冷哼一声道:“来者是客,我儒家注重礼仪,墨家也算是和儒家齐名的百家,自然不可失礼,倒要看看墨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将人请进来吧!”孔颖达道。

  “是!”

  孔府管家匆匆离去,不一会,领着福伯走进了孔府。

  “见过祭酒大人。”福伯躬身道。

  “原来是福管家,福管家多礼了?”孔颖达客气道。

  福伯转头一看,看到一旁的孔二叔公,不由眼睛一亮道:“这位可是孔家先辈,墨家福某有礼了”

  “不敢,孔家孔德胜!见过墨家。”孔二叔公孔德胜还礼道。他极为古板,虽然恪守礼节,却极为傲慢,并未拜见福伯,而拜见乃是和儒家同名的墨家而已。

  “德字辈,此人乃是和当代孔家家族同辈之人。”

  福伯心中暗想,不过未因孔德胜的傲慢而失礼道:“我家少爷和孔少爷乃是同窗,听闻孔家先辈到来,自然不可失礼,只是我家少爷最近准备墨技展脱不开身,特命福某送来墨技展的邀请卷,还请前辈不要嫌弃。”

  孔德胜面无表情,场面一阵尴尬。

  “多谢福伯。”孔惠索连忙上前接过邀请卷,还礼道,他曾经在去过墨府多次,福伯也曾经待他极好。

  福伯并未让孔惠索为难,而是点头道:“福某告辞!”

  “是墨技展的包厢!”孔惠索低头看向邀请卷,不由一愣道,墨技展的包厢可不多,没有想到竟然直接给了他们一间。

  “邀请我们参加墨技展,墨家是在示威呀!”孔德胜皱眉道。

  孔颖达皱眉道:“在此之前,墨家子曾经和于志宁在朝堂争论,约在墨技展这一天讲述墨家圣人之道,而墨家子又亲自上门邀请我等,恐怕早有准备,来者不善呀!”

  “圣人之道!墨家子不是声称墨家不涉足朝堂之事,看来也是忍不住要露出狐狸尾巴了,已经准备开始讲墨家之道了。”孔德胜冷声道。

  “二叔公,知此知彼百战不殆。”孔惠索自然想去墨技展,灵机一动,忍不住鼓动道。

  孔颖达不由瞪了孔惠索一眼,他自然知道孔惠索的打算,然而却没有想到孔德胜竟然缓缓点头道:“也好,墨家沉寂千年,世人对其了解胜少,也许儒家是时候重新认识一下墨家了。”

  孔惠索立即大喜道:“二叔公英明!”

  孔德胜冷笑道:“二月二还早,老夫正好闲来无事,先去会会这个怪儒李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