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百九十二章 风靡(二合一章)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梁山伯和祝英台实在是太遗憾了!”立政殿内,长孙皇后双眼通红,一边看着墨刊一边泪流满面,只为一个女人谁不希望拥有一个完美的爱情,哪怕是皇后也不能免俗。

  其实又何止是长孙皇后,整个皇宫之中,抽泣声一片,后宫之中,本就枯燥的很,墨顿的梁祝给宫中不知道带来了多少憧憬和欢乐,然而墨顿写到梁山伯去世的时候,众人的心情可想而知。

  “观音婢莫要伤心,朕这就让墨顿这小子将结局改回来。”李世民嘴中喊着长孙皇后的小名,在一旁慌手慌脚的劝道,在他的印象中,从来没有见到过长孙皇后哭泣,哪怕是玄武门之变之时,也没有见到过长孙皇后如此。

  “改什么改?这本就是原本梁山伯的结局,只是妾身一下子接受不了罢了!”长孙皇后不好意思的擦了擦眼泪道。

  她知书达理,自然知道在所有的梁祝版本上,梁山伯和祝英台都是一场悲剧,但是那些史书大都是简单的记载而已,众人读了之后,也不过是遗憾的叹息几句而已,心中没有多大的波澜。

  而墨顿所写的之所以会有如此大的风波,只怪墨顿前几回将铺垫的太好了,将梁祝二人活灵活现的展现在所有人面前,再加上控诉的对传统礼教的批判,自然引起众人的共鸣,让人情不自禁的带入其中,这才有了梁山伯去世,众人情绪奔溃的场面。

  李世民撇撇嘴道:“观音婢放心,墨顿这小子胆小的很,定然不会作出惹众怒的蠢事,下一期,朕敢保证,定然会有转机,指不定会有神医现世,将梁山伯复活,梁祝二人走在一起。”

  李世民自认为很是了解墨顿,然而他只是猜测到了结局,却没有猜到经过。

  长孙皇后良久才情绪稳定,嗔怒的看了李世民一眼,道:“胆小,这你可错了,墨顿这小子一点也不胆小,反而胆大包他们若是阻拦二人,那岂不是将会造就第二个梁祝。

  “胆敢威胁朕,我看这小子是活的不耐烦了!”李世民怒哼道。

  若是让墨顿知道此刻,定然会满脸苦涩,他的初心乃是以梁祝为例,让世人不再非议二人,谁能想到这竟然还能得罪李世民。

  长孙皇后白了李世民一眼道:“怎么,你还真的想棒打鸳鸯?”

  虽然被比成祝家父母,长孙皇后心中并没有一丝不快,除开这一点,墨顿为了长乐公主所做的已经足够多了,让她这个准丈母娘很是满意。

  哪怕此刻梁祝还未完结,古有梁山伯,今有墨家子的传言已经传遍了长安城的大街小巷,现在满城都已经开始羡慕墨顿和女扮男装的神秘女子定情之事,哪怕是再古板之人,看到梁祝之后,也不禁心有戚戚,长安城的风向为之一变,诋毁墨顿意中人的流言蜚语顿时为之一空,取而代之的则是浓浓的羡慕。

  李世民顿时脸色尴尬,墨家子可不是书呆子梁山伯,其才华,能力都是一等一的,按理说乃是长乐公主最佳良配,可是就是二人私下定情之事,让李世民脸上挂不住。

  李世民冷哼一声道:“朕要不要棒打鸳鸯,那就看墨顿这小子敢不敢来向朕提亲。”

  想娶一个公主且不说需要多少彩礼,单凭那些排场就要花费多少钱,单凭墨顿那点俸禄根本不可能,到时候,看他怎么拿捏墨家子那小子,想到此处顿时心中大为畅快。

  “你们男人怎么做我不管,不过不能让长乐伤心!”长孙皇后提前打了一个预防针。

  长乐宫中。

  李治和晋阳公主忙的不亦乐乎,原本之前的隔空点火早已经被二人玩腻了,隔空点火看似神奇,但是捅破了窗户纸之后,就已经没有什么神奇了。

  这一次他们忙碌的乃是墨顿的嫁接技术。

  “快点,把这颗桃树枝给我!”李治在一旁指挥着晋阳公主道。

  晋阳公主像个勤劳的小蜜蜂一样,递上手中的柿子树枝,站在一边期盼的看着李治。

  “九哥!这颗桃树结的桃子最好吃了,晋阳每年最喜欢吃,你一定要把它种活。”晋阳公主娇声道。

  皇宫之中的有很多的优良的果树,正是嫁接的最好品种,李治看到了嫁接技术之后,心痒难耐,亲自动手嫁接几颗御花园中最大最好吃的桃树来。

  李治按照墨刊上的方法,仔细的将桃树枝嫁接好,拍着胸口保证道:“兕子放心,明年保证让你吃上又大又甜的桃子。”

  “九弟,桃子要种上三年才能结果子的。”长乐看着忙碌的二人笑道。

  晋阳公主顿时不依道:“九哥,又在骗我!”

  长乐公主看着打闹的二人,心中微微一笑,吩咐宫女太监看好他们,随手拿起墨刊坐在凉亭内看了起来。

  普通人若是看梁祝则只是会沉浸在梁祝的凄美爱情之下,而她看着墨刊心情却颇为复杂,

  长乐公主感触更多,梁祝又何尝不和她和墨顿极为类似呢,他们所面对的都将是世俗的礼教。

  然而她最幸运的是,他所钟情的墨顿并非是书呆子一样的梁山伯,经过梁祝的传播,在他的周边都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世人对墨顿的变化。

  就连之前义愤填膺准备教训墨顿的李承乾和李泰,第一期都犹豫不决,立场颇为不坚定,这一期之后,甚至都不敢来看她了。

  就连普通的宫女和公主不都是偷偷的羡慕那个神秘的女子,只不过一见到长乐公主连忙闭口不谈,然而他们却不知道,他们所说的神秘女子远在道:“儒刊再次提前刊发。”

  马总编眼睛一亮道:“东家的意思是再次提前墨刊一道:“不是提前一,则是能省则省,普通人根本不会同时花两份钱同时买儒刊和墨刊。

  儒刊看似大儒的文章很多,但是说教性更强,对于普通人的吸引力较弱,而且消息来源面根本比不上墨刊,根本竞争不过墨刊。

  “若是提前一不定会再次提前墨刊。”韦思安分析道。

  马总编眉头一皱,正想说那就让儒刊也提前,可是这话怎么也说不出来,儒刊只不过草创,哪怕是从墨刊和各大印书局挖了很多雕工,但是根本比不上已经运行一年的墨刊,这次和墨刊同时发行已经是倾尽全力了,贸然提前,恐怕只会拖垮儒刊。

  见到马总编默认,韦思安这才松了一口气,马总编和权万纪考虑的是影响,而韦思安所考虑的乃是成本。

  印刷报刊本就是一份赔本的生意,单凭一文钱一份报刊铁定赔本,所依靠的只是广告费来贴补,儒刊仗着儒家大义,很多广告不接的,而墨刊因为梁祝而火爆,发行量大增,广告费一涨再涨,其形式要比儒刊好了很多。

  哪怕是烧钱儒刊也比不上墨刊,墨刊背后有墨家子这个庞然大物支撑,财力雄厚,而儒刊只能让韦家硬抗,韦家家大业大,需要花钱的地方很多,粮食和布匹这两个产业又被墨顿接连打压,根本撑不起这么消耗。

  若是提前五来,那岂不是是我们先认输了。”马总编不甘心道。

  韦思安安慰道:“儒刊草创,能有如此成绩已经是难能可贵,此刻我等卧薪尝胆,以待时机。”

  马总编无奈,也只好就此罢休。

  火器监。

  墨顿自然不知道儒刊已经开始暂避锋芒,此刻的他正在小心翼翼的看了面前一脸怒色的薛仁贵。

  “梁山伯真的死了?”薛仁贵一脸痛苦的问道。

  墨顿顿时干笑几声说道:“小说而已,当不得真的。”

  薛仁贵握刀的手顿时青筋直冒,眼神不善的看着墨顿。

  墨顿转移话题道:“如果薛校尉若是梁山伯,可有破局的方法。”

  薛仁贵顿时脸色一暗,摇头道:“聘礼已收,婚约已成,此事已经是无法回头。”

  墨顿点头道:“所以说此事早已经注定,梁祝二人的爱情看似美好,但是却根本经不起任何波折,反抗不了世俗的压力。”

  薛仁贵反问道:“那墨侯你呢?”

  墨顿闻言顿时一顿,知道薛仁贵所问的意思,既然梁祝的结局已经注定,那他又何尝不是和梁祝面临同样的困境。

  墨顿坚定的说道:“至少我会抗争,努力的抗争,而不会像梁山伯一样无所作为。”

  薛仁贵顿时希冀道:“这么说来,下一期梁祝………………。”

  “会有一个让大家满意的结局的。”墨顿一脸肯定的说道。

  薛仁贵这才放下握刀柄的手,满心欢喜的继续去巡逻。

  墨顿看着薛仁贵离去,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当作者写死主角之后,在遇到真爱粉之后,那可是真的很危险。

  “希望下一期之后,我们依旧是朋友。”墨顿看着薛仁贵的背影,叹了一口气道,他可不知道薛仁贵得知梁祝最终结局的时候,会怎样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