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0748 魏忠贤忒歹毒了】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思来想去,魏忠贤还是决定见韦宝一面,不见也不是办法。

  但刚才与一帮手下大臣讨论之后,更加坚定了魏忠贤想杀韦宝的心思。

  魏忠贤与韦宝的主要症结还是在于魏忠贤搞不清楚韦宝的心思,而且,韦宝是孙承宗的弟子这件事。

  孙承宗不仅是一位军事家、战略家,还培养了马世龙、袁崇焕等一大批文武将领。

  孙承宗在明与后金作战连遭败绩、边防危急的情况下,他替代王在晋成为蓟辽督师,坐守山海关,并备前屯,充当后盾,有效遏制了后金的发展。

  而且在孙承宗的精心治理下,修筑大小城池,开垦万顷良田,让宁远成为了进可攻、退可守的军事重地。

  修筑了关宁锦二百里防线,收复失地四百余里。

  1625年夏,孙承宗遣将分据锦州、松山、杏山、石屯及大小凌河各城,安置难民近百万,逼迫努尔哈赤后退七百里,收复失地。

  自宁远又向前推进二百里,从而形成了以宁远为中心的关宁锦防线。

  孙承宗坐镇辽东的四年,大明东北四年无战事,使明朝有了更多的机会养精蓄锐,充分展示了之后打算入朝,当面向熹宗弹劾魏忠贤。

  魏忠贤被吓坏了,连夜进宫哭着哀求熹宗救他的性命,再加上旁边有魏忠贤的亲信劝说,熹宗也舍不得魏忠贤,于是下令不让让孙承宗回京,孙承宗只好返回。

  后才知孙承宗只带了一个随从,这便让魏忠贤吓哭。

  魏忠贤当然也不会放过孙承宗,拉拢亲信,让孙承宗精简军队,节省开支,并不断以此为由参劾他。

  久而久之,朱由校本来是很信任孙承宗的,但是觉得一方面辽东太平,不用每年承担刘朝、胡良辅、纪用等人要来山海关犒赏三军的消息后,当时就气不打一处来。

  觉得跟魏忠贤沾边,搞不好后患无穷。

  孙承宗年纪大,阅历丰富,对于魏忠贤的想法,心知肚明。

  很显然,魏忠贤用心险恶,这一举一动表面上是为了拉拢自己,才犒赏三军,而实质上是为了赢得军队的支持,以便将来他出了事的时候或者是想干什么大事的时候,能够得到军队的帮助与支持。

  这在封建社会是非常可怕的。

  于是孙承宗马上上书朱由校:“派遣使者视察军队,从古代到现在都是军队中的禁忌,希望陛下能够收回成命”。

  可是孙承宗的奏折刚刚送出,刘朝、胡良辅、纪用等人就来到了山海关。

  这些人长途跋涉、翻山越岭,是又累又渴,可山海关守将压根就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孙承宗这样做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们不一样,我们不是一路人,坚决划清界线。

  魏忠贤认为孙承宗之所以对他派到山海关的人不冷不热,是因为自己送的金银珠宝太少。

  为了拉拢孙承宗,魏忠贤一次又一次修改自己的底线。

  魏忠贤马上又派心腹太监刘应坤带十万两黄金到山海关犒赏明军,并且特意给孙承宗送去了许多金银珠宝和生活用品。

  临行前魏忠贤对刘应坤千叮咛万嘱咐,不论付出任何代价,都要拉拢孙承宗。

  刘应坤也信誓旦旦地对领导魏忠贤表示,坚决完成任务。

  当刘应坤到达山海关之后,他才知道自己这趟出来是永远不可能完成任务。

  又一次热脸贴了个冷屁股,刘应坤大失所望,有种主动千里送礼,人家还不稀罕的深深耻辱感。

  魏忠贤明白了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能用钱拉得拢的。

  :“孙承宗拥有边关的明军多达数万人,他将率领大军直奔北京城,清除皇帝身边的奸臣,而兵部侍郎李邦华将做他的内应,到那时魏公公您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魏忠贤听了这话,顿时吓得面无人色,连夜跑到朱由校身边,嚎啕大哭。

  魏忠贤老老实实把魏广微告诉他的话原原本本告诉了朱由校,请求朱由校看在主仆之间多年的感情,一定要救救他。

  朱由校被说动了,连夜让内阁拟旨。

  内阁首辅顾秉谦奋笔疾书给孙承宗,说孙承宗没有得到命令,私自离开驻地,与祖宗定下的规矩不符。

  当前线战事后,立马率领明军从右屯卫出发,赶往柳河救援。

  明军刚赶到柳河,就遇到了四处逃窜的溃兵。

  明军顿时吓得惊慌失措,逃得越快越好。

  柳河战役,明军大败,鲁之甲、李承先全部死于八旗军队的乱刀之下,明军死亡四百多人,损失战马六百七十多匹,还损失了大量甲胄以及众多的军用物资。

  柳河战役是马世龙背着孙承宗而发起的一次冒险进攻,这不过是一次小得不能够再小的战役,此次战役的胜败与否都根本不可能对辽东局势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以魏忠贤为首的阉党紧紧抓住柳河战役这个有效的武器,向孙承宗发动了进攻。

  阉党团结一心、一致对外,围攻马世龙,并把矛头直指孙承宗。

  上书弹劾孙承宗的奏折就多达数十道,每道奏折的内容都大同小异,那就是一定要严惩孙承宗。

  事情越闹越大,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局面。

  “韦大人。”一到韦宝正在等候的花厅,魏忠贤便主动向韦宝打招呼。

  韦宝正在心情忐忑不安,暗暗焦躁魏忠贤都过了大半个时辰了还不接见自己?这在这段时间来说是没有发生的,自从获得了都察院经历司经历和大理寺左寺丞的官位后,韦宝在魏忠贤这里的地位得到了很大提升,通常一炷香之内都会得到魏忠贤接见。

  “九千岁!”韦宝赶紧跪下向魏忠贤行礼。

  韦宝在人后是啥不要脸的事情都做的出来的,下跪可以算君臣之礼,也可以算父子之礼,反正韦宝也不管了,表达最大敬意就是了。

  魏忠贤一直对于韦宝当面的态度很满意,对韦宝这个人也比较欣赏,这也是魏忠贤一直狠不下心对付韦宝的原因之一。

  “韦大人,如今你是陛下面前的大红人,如何敢当得你韦大人如此大礼呢?快快请起吧。”魏忠贤说着,就要亲自来扶起韦宝。

  韦宝赶紧自己站了起来:“不劳九千岁大驾,九千岁您请坐。”

  “韦大人深夜来找咱家,有何要紧事吗?”魏忠贤坐下之后,一副啥都不知道的表情。

  “有几日没有到九千岁这儿来了,十分想念,另外,这里有份名录,是我这几日卖官的名单,卖官的金额我都标明了,所有财物一律转交给陛下的内帑,我一分银子没有敢拿。”韦宝赶紧道。

  魏忠贤哦了一声,“辛苦韦大人了。”

  “九千岁,您是我爹啊,您千万莫要再称啥大人了,这是折煞了小人啊。”韦宝赶忙摆出一副痛苦表情。

  魏忠贤微微一笑:‘咱家还忘了恭喜韦大人获得陛下青睐,又得陛下赏赐韦家庄与你,这一下,你心满意足了吧?’

  韦宝本来想装傻不提韦家庄的事儿的,因为当初魏忠贤以韦家庄为要挟,向他勒索一百万两纹银,现在皇帝将韦家庄送给了他,这一百万两纹银自然是不用给了。

  不过,韦宝知道,魏忠贤如果在皇帝面前说几句坏话,让皇帝知道韦家庄其实有两千多平方公里那么大的话,他不见得能保住韦家庄。

  “九千岁,不是我故意求陛下赐韦家庄予我的,是陛下主动问起我的家乡,然后说要赐予我。九千岁放心,我努力赚银子,当初答应给九千岁的一百万两纹银,我一定会凑齐给九千岁。我韦宝的一切都是九千岁的,什么都舍得给九千岁。”韦宝动情的拍马屁道。

  魏忠贤闻言哈哈大笑,“韦大人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啊,咱家爱听。难得韦大人大获圣宠也依然没有忘记咱家,难得。”

  “孩儿怎么敢忘了九千岁的提携大恩?我做文字清查,惩处贪官污吏,可都是为了九千岁啊,现在朝廷是九千岁在掌权,朝廷好,就是九千岁好,我可绝无半点私心!我就怕触犯了九千岁手下什么亲信的利益,恐怕有人从中挑拨,无事生非,离间孩儿与九千岁之间的父子之情。”虽然没有正式下拜帖给魏忠贤,并不是魏忠贤的正式干儿子,但是韦宝早就开始以魏忠贤的孩儿自居了,反正每次与魏忠贤密会,就他们两个人单独说话,也不怕恶心。

  魏忠贤见韦宝如此乖巧,倒是有点不好意思说想让韦宝回辽东,到孙承宗的蓟辽督师府当个正四品指挥佥事的事情了。

  魏忠贤觉得以韦宝的聪明,一定能立时发现他们的用意,这就是要让韦宝随着孙承宗沉船,而一起入水的毒计。

  “听说你今日杀了正二品的漕运总督?”魏忠贤问道。

  韦宝一惊,这正是他来找魏忠贤的原因,他要主动向魏忠贤说这事,因为李思启和冯铨都是魏忠贤的人,却没有想到魏忠贤的消息这么灵通,已经知道了。

  “不错,九千岁,孩儿是万不得已,本来只是循例执法,却不想那漕帮和漕运衙门的人太凶悍了,居然想杀孩儿,孩儿没办法,只能动手。”韦宝又跪下了,“孩儿知道杀了干爹的人,很是惶恐,祈求干爹宽恕。”

  魏忠贤咬了咬牙,“咱家并未怪罪于你,但是咱家下面的人都觉得你出手太狠,而且你现在搞的文字清查,还连带着整治了不少咱家这边的人,不少人都恨你哩。他们希望将你调离京师,让你去辽东,在蓟辽督师府任职,你意下如何?”

  魏忠贤之所以还是狠下心来说了这话,主要是觉得韦宝到底危险,若是能让韦宝栽个大跟头,把韦宝身上的官职一撸到底,将来再想提拔韦宝也不迟。

  而且,还能再从韦宝身上搞到许多金银,怎么说,先害韦宝这一把,都是不亏的买卖。

  韦宝一听就全明白了,韦宝对于孙承宗目前的处境很清楚,历史上的孙承宗就是这个月被魏忠贤给挤走的。

  这个时候把自己发配到蓟辽督师府去,自然是要让自己与孙承宗一道沉船的节奏啊,你们这帮阉党,用心也忒歹毒了吧?

  韦宝暗忖,自己现在是内阁中书舍人掌制,翰林院侍读学士,都察院经历司经历,大理寺左寺丞,虽然官阶依然只是正五品,但四个职衔都是有一定权力的,且现在自己在京城混的风生水起,又被皇帝拉到了身边,正是声名赫赫的上升势头当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