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711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就在沈聪准备离开十万大山的时候,忽然察觉到,象变化。 原本晴朗的空,开始出现大团大团的火烧云,空气也变得凝重沉闷起来。

  没有风吹。

  一切寂静如同陷入时间停滞。

  “怎么回事?”沈聪察觉到周围的游离活性,似乎有种要凝固一般的错觉,“道哥,你感觉到有什么不同了?”

  道哥虽然脑残,但感知强度仅次于沈聪,当下细细品味一番道:“沈聪,有点气闷,好不爽利。”

  “看得出气候有什么变化?”

  “我母鸡啦。”道哥扭捏着,将自身的情绪波动,往粤语的频率靠近。最近在南部战区,听了很多粤语,它也跟着开始装腔作势。

  “回。”

  当下,沈聪驾驶火车队,带着道哥、四脚龙、黄大仙,迅向广州方向驶去。一路行驶尚算顺利,只是气越来越令人感觉到不安。

  出时是上午,到了下午时分,整个空都被云霞染成血红色。

  空气中的游离活性,真的凝结成水汽,附着在树木、山石上,四臂金刚的驾驶室玻璃,如果不用雨刮器擦拭,几分钟就会被游离活性凝结的水汽润湿,模糊视线。

  道哥原本在车顶趴着,几次甩水后,钻回一车车厢。

  “讨厌的气,又闷又潮!”

  四脚龙也想要往二车里面钻,但是它的体形太大,根本钻不进去,只能不停抖动身体,将这种水汽甩开。

  不停地抱怨着气烦人。

  黄大仙同样如此,它最近刚刚进入Lv4-星云时代,智商明显提升,四脚龙抱怨气,它也跟着“咔咔咔”抱怨气。

  这样的气确实令人气闷,在驾驶室中的沈聪,一样可以感受到不舒服。

  他用皮袋子,接了一袋活性凝结的水,仔细加以感知:“很奇怪的状态,这里面是水与活性相互融合,成为一种特殊的溶液……水与活性之间,并未产生化合反应,只是原本应该挥于空气中的活性,竟然溶于水。”

  活性可以溶于水,海洋中、湖泊中、河流中,就含有大量的活性。

  尤其是海洋中,活性浓度很高,甚至比6地的活性浓度还要高。不过活性似乎与含盐度有关系,含盐越高的水,可融活性越多。所以6地的湖泊之类,其中的活性要远低于海洋,故此淡水进化鱼类,很少育成庞然大物。

  当然,这也与湖泊很、很浅,无法容纳庞然大物有关系。

  “活性水溶液的活性浓度,几乎达到空气中游离活性浓度的三十多倍,这样高浓度,在正常气情况下,早该挥进入空气之中。为什么今这个气,这些活性会自凝结成水溶液?”

  沈聪无法获取更多的信息,只能用雷波电台,与新政府的科学家们沟通。

  回馈过来的信息,令他眉头深皱。

  不仅仅是在十万大山地区,生如此奇怪的气现象,在新政府、南部战区各地,都生了这样的现象。

  甚至一大批进化阶段比较低的新进化者,在这样强烈的气候变化中,直接病倒。

  “根据我们目前采集的信息分析,目前这种极端气候变化,与活性有巨大的关联,很可能是一次预兆。”科研人员分析。

  “预兆?”

  “对,不管是第一次大地震,还是第二次大地震,伴随着板块运动,都有类似的气象预兆。这一次,我们怀疑,气象预示着,第三次大地震即将到来,很可能这次的板块运动,规模将远前面所有。”

  新政府科学家推断,即将到来第三次大地震!

  第一次大地震,各地爆地震,还不算太严重。

  第二次大地震,中国大裂谷形成,其它地区裂缝分布广泛。

  期间,夹杂着各地时不时爆一些的地震。

  在为第三次大地震酝酿、铺垫。

  当初科学家判断,至少还有一年的酝酿期,不曾想,预兆的来得这么早。

  挂断雷波电台,沈聪目光闪烁。

  心中有着隐约的不安:“这一次真的是大地震的话,究竟会爆出什么样的灾难?我还没准备好,四臂金刚还没有成为变形金刚,还没有组成太空堡垒,我还上不了,冲不出地球!”

  “原本预计至少火种能量还要一年时间的来侵蚀地幔层,释放大量活性,开启更大的板块运动。现在这才三个月时间,地壳板块运动,就要生。”

  “时不我待!”

  “连火云图腾都还没开出来!”

  危机萦绕,沈聪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只能寄希望于灾难不要太过于强大,让自己可以存活下去。

  自信在这一刻崩塌。

  身为掠食者,食物链顶端存在,依然无法给他提供丝毫的安全感。

  深深的无力。

  “外星人要害朕,地球也要害朕!朕片刻不能踏实!”沈聪狠狠地捶了一拳驾驶台,直把驾驶台锤出瘪凹。

  随后开始收敛自己的情绪。

  他经历过很多人世间的大起大落,早已经将自己的神经锻炼的无比坚硬,狠狠深呼吸几口气,便一点一点将负面情绪压抑回去。

  抬起头。

  眼神恢复以往的清澈,炯炯有神,闪烁着淡淡金属一般璀璨光华。

  “不管如何,我要活下去!”

  “没有人能够阻止我,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阻止我,我的命运由我自己掌握!我是谁,我是沈聪,粒子级机械师,6577h赋,地球最强者!”

  空似要滴出血来。

  凝结的活性水汽,已经卷起层层雾霭。

  火车队在跌宕起伏的山峦之间的谷地前进,金属轮胎深深碾碎阻挡的岩石,寂静的地之间,除了车队之外,连一只飞鸟、走兽和虫子都看不到。金属的树木扎根山体,树叶儿动也不动。

  滴答。

  滴答。

  沈聪可以捕捉到,凝结水汽聚集成水珠,落地的细微声响。

  奔驰不休的轮胎与轴承的摩擦声,掩盖不了他强的耳力,眼雷达被严重限制,已经无法扩张到五公里之外。

  活性波感知,好似从远视掉到了近视。

  时间在流逝,夜幕就快降临。

  终于。

  有一丝风悄然诞生,吹拂过火车队湿漉漉的外表,片刻之后,风越来越大,水汽不再凝结。所有的游离活性,仿佛突然炸了,将一切都绞碎,化作狂风裹挟沙石,在大地上无情肆掠。

  至此沈聪已经深信,第三次大地震,就要到来!

  他仿佛看到了地球的整个样子,像是一壶烧开的水,准备沸腾,准备掀开壶盖,准备冲破一切束缚,释放能量。

  来了!

  “来了……”

  沈聪靠在驾驶座上,合上眼睛,默默诵念。

  “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呐,你可长点……咳咳……海燕像黑色的闪电,在高傲地飞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