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七十章 狂妄的将军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4月中的一。

  马车在寂静的夜里经过街道,惊起了已经回到窝里的野狗,镇子里一时间到处都是此起彼伏的犬吠声。

  马车里的男人这时候却已经闭上了眼睛小睡起来,他一路上的确受尽了路途颠簸之苦,虽然这和他以往的经历相比实在不算什么,可让他真正感到疲惫的是另外的事情。

  从码头到大教堂有一段距离,这就让他有了点充裕的时间可以稍微消息下,毕竟接下来他要在人们面前出现时他的样子必须是精力充沛,甚至是有些嚣张跋扈的。

  自己不一向都是这样吗,一个嚣张跋扈而又穷奢极欲的人。

  闭眼靠在椅子里的男人嘴角抻动了下,露出丝不知道是嘲讽还是无奈的笑意。

  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是巴伦西亚大教堂里却已经点起灯,昂贵的牛油蜡烛把教堂里照得通亮光明,身穿白色袍子的巴伦西亚大主教坐在椅子里,看着一旁的几位主教,等着他们开口。

  “我们用什么方式迎接这位公爵?”

  一位主教用试探的语气问,他觉得自己很倒霉,其实他是来巴伦西亚向大主教述职的,如果不是贪恋一个女人,他应该在白那位贡萨洛要在巴伦西亚登岸,而根据之前返回来报信的人说,那条载着贡萨洛的圣萨尔瓦多号已经在巴伦西亚港靠岸了。

  对于贡萨洛,大主教的心情复杂,与国王关系密切的他很清楚虽然赋予了他重任,还几次把阿拉贡远征军的指挥权交给他,但是斐迪南其实并不喜欢贡萨洛这个人,甚至还对他颇有忌讳。

  大主教甚至清楚的知道斐迪南多次派遣贡萨洛远征意大利的目的,只是为了把他从卡斯蒂利亚调离,毕竟这个人在卡斯蒂利亚贵族中有着极高的声望,而且又是真正掌握着军队的实权人物,这对于斐迪南铲除他在卡斯蒂利亚的反对派是个很不小的障碍。

  而把远远的送到离伊比利亚很远的意大利,指挥的又是自己的阿拉贡军队,这就足以能够保证这个总是惹是生非的家伙不会给他找麻烦。

  毕竟贡萨洛是伊莎贝拉的宠臣爱将,那套按上个异端的罪名就送上火刑架或是扔进审判所活活折磨死的手段,显然对这个人是行不通的。

  只是现在贡萨洛突然返回,虽然这是女王的命令,但是也足够巴伦西亚大主教有些手忙脚乱了。

  一想起那个人桀骜不驯,据说还公开训斥过教皇的斑斑劣迹,大主教就觉得这可真是个不好应付的恶客。

  “贡萨洛·德·科尔多瓦是两位君主都倚为重臣的重要人物,而且他在与异教徒作战中表现英勇,捍卫了的基督世界不受侵犯,这些功绩足以让他得到应有的重视和礼遇。”

  大主教觉得还是谨慎些,虽然关于萨拉戈萨宫廷里传出来的传言对这位女王爱将很不利,甚至有流言说他卷入了某场针对斐迪南的阴谋当中,而就在不久前卡斯蒂利亚的南方又偏偏爆发了唐·巴维的叛乱,可大主教认为自己还是小心些为好,毕竟在这种局势还不明朗的时候贸贸然的显出敌意和疏远,是个很幼稚的举动。

  谁又知道这位已经被国王深深忌讳的卡斯蒂利亚名将,是不是有机会重获信任呢?

  马车已经进入了城区,让贡萨洛稍显意外的是,虽然是深夜,大教堂外面广场上的所有街灯居然都依旧在亮着。

  他知道这显然不会是守街灯的人疏忽了,那么应该就是巴伦西亚大教堂在用这种方式表示对他的迎接。

  贡萨洛露出了微笑,不过这微笑显得充满了讥讽,他并没有因为这种让人激动的热情欢迎受到感动,相反他看到的是来自萨拉戈萨对他的深深忌讳。

  还是在威尼斯的时候,他就已经听说了国内有关于他参与了反对斐迪南阴谋的传言,这让那些阿拉贡将领们一度试图剥夺他的指挥权,甚至还有人要逮捕他。

  不过这些阴谋都在他强硬的手段和任由军队自己去面对奥斯曼人的威胁下瓦解了。

  那些阿拉贡将领们很清楚如果没有贡萨洛他们根本无法和奥斯曼人对抗,在无奈之下他们只能选择妥协继续听从他的指挥。

  不过贡萨洛也知道这真的只是权宜之计,国内关于他的消息越来越不利,这让他甚至暗中打过是否逃亡的盘算。

  只是对女王的信任和家族荣誉的牵挂让他无法下定决心,毕竟一旦逃亡科尔多瓦家族的名声将会毁于一旦,这是他绝对不想看到的。

  所以虽然远在意大利,可是贡萨洛却一直在密切注意着伊比利亚发生的一切,直到听说南方的安达卢西亚发生了叛乱。

  贡萨洛看到了希望,他知道唐·巴维是个不好对付的人,这个老人可以称得上是收复失地运动晚期的活证明,他几乎参加了收复失地运动最后这几十年来的所有战争,其丰富的战争经验丝毫不逊色与自己。

  贡萨洛觉得没有人能比自己更适合成为唐·巴维的对手了,而且随着威尼斯人在海上的连连失利,他们已经逐渐放弃了在爱琴海还有亚德里亚海外的所有殖民地,这就让贡萨洛的军队也变得后继无援。

  这让贡萨洛觉得也的确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更何况他在这场战争中已经赚得满钵满盘,只是几次对克里特岛的支援,就从那位美丽的那不勒斯摄政女王那里得到了一大笔惊人的报酬。

  而且不论是让他很不高兴的威尼斯人还是同样受到了他支援的塔兰托,都很慷慨的付给了他足够的酬劳,以至他的那艘叫圣萨尔瓦多号的坐船底仓里因为装得太满,不得不抛掉了很多压舱物。

  既然这样他在意大利也就没什么再值得留恋的,贡萨洛开始等待着从这个糟糕的地方名声延顺的抽身机会。

  让他没有失望的是,女王的命令终于来了,在刚刚接到任命他平息南方叛乱的第二有个叫堤埃戈的商人,如今似乎就在巴伦西亚。

  当初在罗马与亚历山大商量合作做生意的时候,贡萨洛并不怎么太过在意,不过后来他却意外的发现那个香水生意给他带来了不小的收益,而且以这个香水为开始,来自克里特的朗姆酒还有蔗糖都让他在伊比利亚的老家狠狠的赚了一笔。

  这差不多让贡萨洛成为了伊比利亚贵族最富有的贵族中的一员,而这些生意就是那个堤埃戈的当地商人负责的。

  而且这也是为什么贡萨洛不遗余力的多次为受到奥斯曼人威胁的克里特出兵解围的原因,因为这其中深深的牵扯到了他自己的利益。

  贡萨洛相信那个堤埃戈既然能把生意做得这么大,那他的门路应该也是不少,所以他决定先在巴伦西亚停留一下,也好趁机打听打听最新的消息。

  马车缓缓在大教堂前停下来,贡萨洛却在已经等待的大主教们主动迈步向前迎来之后才缓缓的下了马车。

  看着大主教虽然尽量克制,可依旧隐约露出的愤怒,贡萨洛嘴角又习惯的挂起一抹嘲笑。

  他知道这些人不喜欢他,更嫉妒他,不过这不要紧,他相信只要女王依旧宠信他,斐迪南就一时间拿他没有办法。

  所以不论如何张狂跋扈,只要女王宠信自己就是安全的,甚至必要时候还必须要这样,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疑心很重的斐迪南放心自己。

  “欢迎您公爵,上帝保佑我们的英雄,是您的壮举阻止了异教徒的入侵。”

  “尊敬的大主教,上帝的确保佑了我,至少没有让我因为缺兵少将死在异国他乡,”贡萨洛走上前去,用满是挑衅的眼神看着这位据说是斐迪南的亲信之一的神职人员“我曾经不止一次的请求国王给我增兵,但是他给我的回信除了空洞许诺什么都没有,如果说我能取得如今的战绩是上帝和我自己的功绩,我一点都不觉得是夸张,因为你的国王除了开始那可怜的一点军队外,没有给过我一点点的实际帮助。”

  贡萨洛说完也不理会目瞪口呆的大主教,自己独自向教堂里走去。

  瓦伦西亚大主教脸色难看的站在台阶上,在他的旁边几个教区主教同样呆若木鸡,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贡萨洛在刚一见面就会说出这种让大家都无比难堪的话。

  大主教脸色沉沉的转身跟在贡萨洛后面,看到他恭敬的在进入教堂前就半跪下来亲吻胸前的十字架,大主教快步走到他的面前,压抑着怒火向他伸出手。

  贡萨洛很恭敬的亲吻了大主教的手,但是随即他就不耐烦的站起来,看着教堂的高大入口发出一声赞叹:“这真是上帝的杰作,不过当初我许诺过会守住这片上帝眷顾的土地,现在看来这里所有的人应该为我给他们带来的安全感谢我的恩情,不是吗大主教?”

  大主教的脸色已经说不出的难看,他觉得这个人比传闻的还要狂妄和粗鲁,特别是现在,大概他已经知道为什么伊莎贝拉女王那么急迫的要把他召回来,这就让他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国王希望你能尽快赶到萨拉戈萨,他想要亲自听取你在西西里的经历。”

  大主教刻意把西西里说的很重,他在提醒贡萨洛不要忘记当初他擅自行动参加威尼斯人的战争这件事,还没有完呢。

  贡萨洛听出了大主教饱含警告的暗示,他抚摸了一下他那个硕大的下巴,然后向大主教露出了微笑。

  “那么您认为我应该去见国王了?”

  “这是一个臣子的义务不是吗?”大主教的脸上已经阴沉似水了,他粘着十字架上的宝石挂珠,用满是探究的语气说“上帝赋予君主们统治的权力,那么这种权威就是不可侵犯的,任何试图难道它的人都该受到惩罚,公爵你不觉得是这样吗?”

  “当然是这样,不过至少这位君主应该是被人尊重的,否则这个权威很容易就变成虚张声势,”贡帕蒂毫不留情的反击让大主教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可他还不肯罢休,而是继续说“我曾经在第一次出征那不勒斯的时候给阿拉贡送回了大批的战利品,那个时候国王对我不但尊敬还有着足够多的友谊,可是这一次他却对我一直横加指责,我想这只是因为我没有满足某人从我这里榨取财富的私心,这样一个品德让人怀疑的人怎么可能得到我的尊敬。”

  大主教轻轻张开了嘴,他很想说什么,却发现根本无法出声。

  他实在想不到贡萨洛会狂妄到用如此无理的言行直接指责斐迪南。

  “所以要让我到这样一个国王面前屈躬卑膝是不可能的,”贡萨洛看了眼大主教,他知道很快他的这些话必定会传到斐迪南那里,不过他已经决定直接赶往巴里亚多德,伊莎贝拉信中虽然没有直接说明,但是贡萨洛却还是在字里行间感觉到了女王的忧虑“所以我会把在威尼斯的一切写成一份报告,不过我本人是没有时间在这里耽误了。”

  贡萨洛说完向大主教敷衍的行了个礼,就转身向停在台阶下的马车走去。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走进瓦伦西亚大教堂。

  在他身后,大主教死死盯着这个卡斯蒂利亚人的背影,到了这时他不能不承认国王当初费尽心机的要把他打发得远远的,果然是有原因的。

  贡萨洛虽然狂妄,却并不盲目自大,他敏锐的感觉到在阿拉贡不能久留,而在与堤埃戈见面后,他的这个担心得到了证实。

  让贡萨洛略感意外的是,堤埃戈和他见面的地方居然是甘迪诺公爵夫人玛利亚·德·卢纳在巴伦西亚城外的一处别墅。

  而让他更没想到的是,这位公爵夫人似乎和堤埃戈有着某种不为人道的关系。

  这多少引起了贡萨洛的好奇,不过很快玛利亚·德·卢纳向他透露的一个消息让他没了打听那些乱七八糟事情的心情。

  “很显然,萨拉戈萨宫廷里有人正在试图对您不利。”

  玛利亚·德·卢纳看着对面皱着眉梢的贡萨洛,她当然认识这位伊莎贝拉面前的宠臣,之前贡萨洛在罗马面对亚历山大六世时的桀骜不驯让她印象无比深刻,不过现在她看着这个人却多少有些高高在上的俯视感。

  说起来很奇怪,这种感觉居然是来自旁边这个她之前不屑一顾的巴利阿里商人。

  正是这个人利用她的私情威胁她在萨拉戈萨宫廷里暗中散布关于对贡萨洛的不利消息。

  随着一个个或真或假的谣言,萨拉戈萨宫廷中对贡萨洛的猜忌也越来越严重。

  正因为这样,玛利亚·德·卢纳清楚的知道斐迪南对贡萨洛的忌惮已经到了什么地步,而这也正是堤埃戈一直以来费尽心力希望达到的目的。

  现在,贡萨洛就在她的面前,但就是这么一位受到伊莎贝拉宠信的爱将,却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旁边这个看上去恭敬有礼的商人玩弄与股掌之间。

  玛利亚·德·卢纳忽然在这一刻觉得这个巴利阿里商人有着一种让她难以抵抗的魅力,和这个看上去并不起眼,却能生生撬动两个王国宫廷的人相比,那个佩德罗·卡德隆就显得那么做作而又苍白无力,哪怕是他胆大包“我已经决定立刻离开阿拉贡,不过你真的认为斐迪南会对我不利吗?”

  “那么您为什么不直接在巴塞罗那上岸呢,还是您自己也对斐迪南并不放心?”堤埃戈没有因为贡萨洛的身份而显出丝毫的怯懦,对他来说能够让他感到敬畏的大概只有那对兄妹“公爵,斐迪南对您的敌意是很明显的,所以您现在能做的不止是立刻离开阿拉贡,甚至必要时候您应该直接赶往安达卢西亚,而不是到巴利亚多德去见女王。”

  “你说什么?”

  贡萨洛的眼睛眯了起来,目光中闪动着危险的神情。

  “请放心公爵,我不是在挑拨您和女王的关系,”堤埃戈摆摆手“相反我认为这样才是您向女王尽忠的表示,要知道现在斐迪南正借口他与法国人的和谈损害了阿拉贡的利益,然后试图利用这个理由干预干涉卡斯蒂利亚的统治,为此即便是伊莎贝拉女王也无法回绝他,那么您认为这个时候如果他因为您的无理而对您予以惩罚,您认为这对女王是不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贡萨洛的神色慢慢变得严峻起来。

  他知道堤埃戈的话并非是全无可能,至少斐迪南的野心是毋庸置疑的,

  那么如果真的出现了那种情况,即便他一直深信女王对他的宠爱,但是在丈夫与宠臣之间,贡萨洛真的不知道伊莎贝拉会选择谁。

  “所以现在能帮助您的只有安达卢西亚的叛军了,”堤埃戈向贡萨洛笑了笑,他知道已经成功的打动了这位伊莎贝拉的爱将“只要他们存在一也避免了很多麻烦。”

  贡萨洛的大下巴似乎抖动了一下,他的目光盯堤埃戈脸上好久,然后他闷声闷气的问:“告诉我,你的目的是什么,我知道你们这么为我着想绝对不会只是为了你自己说的那点生意,那么你或者是你的主人究竟想干什么?”

  贡萨洛说着他的手已经按在了剑柄上,同时他的眼中再次露出了可怕的杀机。

  “为什么吗?”堤埃戈耸了耸肩膀,看着贡萨洛杀人的眼神,无奈的说“好吧我坦白,这一切都是为了一顶王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