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抗日之特等射手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一二九 解甲归田(大结局)

[字数:5072 更新时间:2020/4/29 17:44:00]






苏振武站起来,不悦道:“慌里慌张像什么样子!什么事?”

士兵跑到苏振武近前,停步敬礼,努力平匀着呼吸,看了看周围的人,犹豫地道:“司令……”

苏振武道:“都是自己人,有什么话赶紧说!”

士兵挺胸道:“报告司令,一团和三团发生火拼,请司令尽快赶回主持大局!”

“竟有此事?”苏振武脸色大变,匆匆戴上军帽,说道:“王司令、龙城,不好意思,事关重大,我要赶紧回去处理一下,告辞了!”

张龙城道:“二哥,我带部队跟你一起去!”

苏振武道:“今天是你跟静静大喜的日子,不能误了你们的吉日良辰,你照顾好静静,这点小事不必担心。”

张龙城道:“不行,情况不明,不能贸然回去。婚礼只是个形式,就是没有婚礼,小静也已是我的妻子。你要是这样回去,她会担心的。”

王韬也道:“让龙城去吧,多个照应。”

“谢谢司令员!”张龙城扭头喊道:“存孝,带上你的人出发,一营随后跟上!”

苏静道:“我也去!”

张龙城道:“也好,你留着根据地也不得安心。”

苏振武也不再多说,快步而行,朝着马棚走去。

苏振武未等一营集结完毕,便心急火燎地拍马急奔,张龙城只得带了葛存孝等几十人紧跟护卫。

一行人到了游击纵队驻地附近,枪炮声已甚为激烈。边臣了解完情况回来,对苏振武汇报道:“一团和三团各占了一个山头,相互攻战,伤亡已是不小。”

“二团和其他部队呢?”苏振武皱眉问道。

边臣道:“没有参与,但也无力化解,都在按兵不动等司令回来。”

“命令警卫连、特务营、二团、炮营立刻集结,随我去平叛!”苏振武喝道。

“是!”边臣大声应了,迅速跑开去集结部队。

苏振武又点了两名传令兵,让他们分别进入一团和三团阵地,传达停火的命令。但是过了好一阵儿,也未见双方阵地上的枪炮声有所停歇。

这时部队集结完毕,苏振武部署完成,就要命令二团进入一、三团的中间地带,强行阻止两团交火。张龙城见状,忙对苏振武道:“二哥,上前拉架不如控制一方,只要有一方停了火,自然就打不起来了。”

苏振武略一思索,说道:“不错,你说的有道理。警卫连随我进入一团阵地,其他部队原地待命!”

在一团团部,一团长正与郭槐等人在商议作战部署,突然呼啦啦冲进了一队士兵,枪口对准了会议桌上的众人。

一团长认得是司令部的警卫连,知道是司令回来了,想是在外警戒的士兵都被控制,未及通报。苏振武带着几人从门口进来,目光冷冷地从一团长和郭槐等人脸上略过,看得一团长两条腿顿时软了,只有郭槐神色自若。

苏振武厉声喝道:“一团长,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擅自与同袍启衅是什么罪吗?”

一团长战战兢兢地道:“司……司令,我……我……”

却听郭槐朗声道:“司令,这可不能怪一团长,三团长听了蒋杰等人的蛊惑,与共产党密谋,意图背叛党国,我们这可是在帮司令清理门户。”

苏振武怒道:“胡扯,现在是国共合作,说什么背叛不背叛的?”

郭槐见张龙城在旁边,说道:“那蒋杰已经秘密加入了共产党,与三团长合谋带着队伍叛逃,被我们侦知,证据确凿,不信问问张团长就知道了。”

张龙城一头雾水,说道:“我与三团长从无私下接触,郭参谋何来此言?”

郭槐道:“张团长也是一条汉子,何必做一套说一套?”

苏振武道:“龙城的性子我知道,断无此事!”

郭槐冷笑道:“就怕司令你待人以诚,别人却背着你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交到苏振武手中,说道:“司令请看,这是蒋杰给共产党78号首长的信,约定了10天后叛逃。”

苏振武展开信,确如郭槐所言,信中起义的时间、地点、接应方式都非常详细。他沉声问道:“此信从何而来,是不是有人恶意伪造?”

张龙城从郭槐说出78号首长,就知道此事应该不假,78号正是王韬的代号,而外人是不可能知道这个代号的。

果然,郭槐道:“这是从蒋杰亲信身上搜出来的,笔迹我们对过了,是蒋杰干的不假。”

苏振武把信一合,说道:“是真是假我找到蒋杰一问便知。警卫连,留下一个排,一团部所有人员一律不准离开,其他人跟我走!”

苏振武带着张龙城等人火速朝三团方向赶去。三团阵地上静悄悄的,只有漂浮的硝烟显示这里刚刚发生过战斗。一路上人影没见到一个,苏振武等人直接进了三团团部。团部里凌乱不堪,文件散落,桌倒椅翻。

在翻倒的桌子上,一封信被一把刺刀钉在桌角上。边臣上前拔出刺刀,将信抄在手中,信上字迹潦草地写了短短数语:“司令钧鉴,司令大义令人仰止,然日寇已除,必起内争,国民政府不足倚仗,前车之鉴犹在眼前,我等去矣,望司令珍重亦斟酌之。”

边臣将信交与苏振武,说道:“他们应该是趁停火逃走的,肯定走得不远,我马上带人去追!”

苏振武扫了一眼信上的字,摆手说道:“算了,道不同不相为谋!追回来又能怎样,杀了他和三团长?”苏振武说完,颓然在一张尚未翻倒的椅子上坐下。

苏静担心地道:“二哥,你别伤心。”

张龙城也道:“二哥,这事我确实不知情,我回去一定彻查,给你一个交代!”

苏振武苦笑道:“连你都不知情,这说明蒋杰知道跟你说你也不会同意,肯定找了你的上级,你查出来又能怎样?都是一起打过鬼子的兄弟,不能因为政见不同就你死我活。”

“可是……”张龙城还待再说,苏振武打断他道:“其实蒋杰也没说错,人各有志,不能勉强。只是,想起这么多年的兄弟情分,终于要离心离德,我这心里有点堵。你们都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苏静双目含泪,说道:“二哥,你也别太难过了,我们过几天再来看你。”

苏振武摆摆手,坐在椅子上两眼直视,面色苍白。

张龙城与苏静等人下了山,一路快马赶回独立团。王韬已经离开,张龙城没有停留,把苏静留在团部,又骑马奔向司令部,到了已是上午八点多。

见了王韬,张龙城劈头问道:“司令,蒋杰起义的事做得太不地道了吧?”

王韬笑道:“我早知道你小子要来兴师问罪!有什么意见,都说出来吧!”

“游击纵队是我二舅哥的部队,一向跟我们合作无间,这样去拆他的台,不是让人家寒了心吗?我和苏静以后还怎么去面对二哥?”张龙城自从认识王韬以来,还没发过这么大的脾气。

王韬倒了一杯水,递给张龙城。张龙城扭过头去不接,王韬拿水杯碰碰他的胳膊,“别跟闹情绪的小媳妇似的,先喝口水,听我慢慢说。”

张龙城接过水,气呼呼地一口喝干,把杯子拍在桌子上。

王韬摇摇头,无奈的笑道:“你呀你呀,真是关心则乱。”

张龙城道:“我这可不是循着私情来的,于情于理没这么干的。”

王韬正色道:“现在国共谈判进行得不顺利,我只问你一句话,假如一旦开战,你愿意跟你二哥为敌吗?”

张龙城一愣,他到是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在他心里也从没把苏振武当假想敌。可是如果国共真的打起来,自己是共产党,苏振武是国民党,那是非打不可的。真那样的话,自己能下得去手吗?苏静又咋办呢?

“蒋杰来找我的时候,我也很犹豫,思考了很久才作出了这个决定。”王韬见张龙城陷入了沉默,继续说道:“苏司令为人耿直,书生气太重,不是个能屈能伸的人物,此前就曾得罪过同僚,弄得无处容身。游击纵队已为军统所把持,假如上级命令他进攻你独立团,以他的为人,你觉得他会怎么处理?”

张龙城醒过味来,答道:“多半会抗命不遵。”

王韬道:“那么后果我不说你也明白。所以我才同意在你婚礼这天苏司令不在山上,让蒋杰他们秘密行动,一个是有苏司令在,此事很难成功;第二个是也跟他撇清关系,减轻责任。谁知事出不秘,差点酿成大祸。”

“可是,这个事情二哥也逃脱不了干系。”张龙城若有所思地说。

王韬叹道:“其实这位苏司令早已是骑虎难下。以前国民党被鬼子逼在大西南,无暇顾及大北方,游击纵队在苏司令的带领下,好歹也算一道屏障。但现在不同了,国民党与我党正在争夺北方的控制权,苏司令如果不能遂了某些人的心愿,早晚会遭了算计。我倒是觉得,苏司令这个人不大适合呆在国民党的队伍里,如果能早日脱离,也许正是救了他。”

张龙城想了想道:“也许这还真不是坏事。司令,我回去跟二哥好好谈谈吧,听听他的想法。”

王韬点点头,道:“国民党自执掌政权以来,国无一日宁日。要想实现和平,老百姓安居乐业,就必须有一个统一的中国。国共和谈如果能成那是最好,如若不成,国民党恐也无力带给我们光明。我共产党人以天下为公,以人民利益为重,必能带来一个统一的中国,创造和平幸福的生活。如能劝苏司令弃暗投明,于私于公都是莫大的好事一件。”

张龙城道:“我明白了,我马上回去。”

三天后的早上,张龙城还没找苏振武深谈,却是苏振武找他和苏静来了。

见苏振武一身便装,带着行李却无一随从,张龙城惊讶地道:“二哥,你这是……”

苏振武哈哈一笑道:“我这是挂印封金,不辞而别,准备解甲归田了。”

张龙城道:“二哥,你这是何苦,好不容易赶走了日本鬼子,再熬些日子就天下太平了。”

苏振武道:“兄弟啊,我想明白了,如今外敌已去,一山不容二虎,国共之间必有一战。抵抗外侮是男儿本色,兄弟相残却非我所愿。所以,我选择退出。”

苏静道:“二哥,那你就加入我们八路军吧,我们这里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公平公正,比国民党强多了。”

苏振武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可是,两边都是我的兄弟,我无论加入哪一方,都要把枪口对准另一方。当年一起出生入死,难道现在却要你死我活?”

苏静听了,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苏振武接着道:“我准备回去重整家业,等着真正和平的那一天,等着你们回来。”

苏静眼圈顿时红了,哽咽地道:“二哥,我舍不得你。”

“都成亲了,还跟小孩子似的。”苏振武宠溺地看着她,转了话题道:“边臣呢,他昨天就来你们独立团了,说要劝说那位姑娘跟他一起走,怎么还没见人影?”

“这就来了!”边臣从门外进来,手里还牵着一个人,却是金秀。

边臣笑道:“我与司令志同道合,约好了一起走,但是必须带上金秀妹子。”

金秀红着脸对张龙城和苏静小声道:“政委已经给我发了退伍证,同意我以伤残军人的身份退伍。”

苏静揽住金秀的肩膀,道:“妹妹,姐姐真为你高兴。”

姐妹俩把头靠在一起,眼圈都是红红的。

苏振武笑道:“人齐了我们就走吧,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以后常回家看看。”

张龙城和苏静一直送出了几里地,直到苏振武拦住二人说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就到这里吧,你们保重!”

“二哥保重,边臣、金秀,你们也保重!”苏静说道。

几人互告珍重,终于分别。

苏静看着三人走远,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张龙城拿出一块苏静送给他的手帕,轻轻地擦掉了她脸上的泪痕,轻声说道:“别难过,没有统一就没有和平,我们留下来的人,道路也还艰难着呢……”

两人携手,看着三人的背影越走越远,渐渐模糊,一轮朝阳却是越升越高了。

(全书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