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黎明血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下部:冬夏血战 第三十六章:紧急开拔

[字数:5285 更新时间:2019/8/3 6:15:00]






下部:冬夏血战

第三十六章:紧急开拔

时光荏苒。

不知不觉中狗蛋和战友们在大上海郊区又渡过了一年。艰苦的海上训练仍在进行。

好在一年的训练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官兵们已经熟练地掌握了各项渡海战斗、海上生活、生存保障等技能。

所盼望的就是上级赶紧下达渡海作战命令。各部队官兵纷纷摩拳擦掌表示:只要中央一声令下,再来个百万雄师渡海作战,彻底打垮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台湾不成问题。

可上级就是不发来命令。

狗蛋焦急地找高大海和朱科长打听。高大海悄悄告诉狗蛋一个意外消息:北邻国战争爆发了,多星国派出舰队入侵北邻国并进驻了台湾的两个港口,阻止我军解放台湾。

狗蛋气愤地骂:“北邻国在北、台湾在南,相差好几千公里哩。咱们去解放台湾关他多星国啥屁事?”

“霸权主义哩!多星国不仅已经派兵进入了北邻国,他们还妄想霸占咱台湾,保护老蒋哩。咱们缺少军舰去对抗,看来攻打台湾是够呛了。”高大海深深地叹口气。

狗蛋不相信问:“这消息你咋知道?”

高大海神秘地一笑:“咱是干啥的?首长们的电报不都经过俺的手上嘛。你往后也甭成天泡在海里搞训练了,多掌握信息比啥都重要。”

狗蛋看了一眼高大海:“你成天盯在电报电话机房里,那是你的业务,俺这个指导员哪有这些机会。”

高大海叮咛狗蛋:“这些事情俺就告诉了你,千万要保密。”

狗蛋点点头:“放心,俺懂得。”

不几天,朱科长抽调各师的汽车营到军部集合,与军部汽车团一起运输物资。李义全顺便来见狗蛋。

狗蛋问:“你们往哪运送物资?”

李义全答:“听说是去咱山东邹县和兖州,部队好像要往北开拔。”

狗蛋见到朱科长打听情况的时候,朱科长肯定地说:“向北转移。”

“那咱不去解放台湾了?”狗蛋还想进一步证实。

朱科长挥挥手:“多星国军舰在台湾,咱咋打?”

狗蛋泄气道:“咱们费尽八力,这不白训练了嘛!”

朱科长拍一拍狗蛋的肩膀:“领导让咱干啥就干啥。你们也快去做好准备吧。”

狗蛋回到宿舍想了想当即给父母和小翠写了一封信,告知他们最近工作和生活情况,信的最后也透露了出自己有可能去北邻国参加保家卫国的战斗。

狗蛋感觉如果去了北邻国参战,写信寄信就困难了。

他想让爹娘和小翠了解到自己的行踪。

果然,两天后电话连也接到命令,立即乘车前往山东邹县。

闷罐火车一路颠簸,将狗蛋和战友们送到了山东邹县,军部驻扎在县城。转过天,张军长率领全军团以上干部乘车集合去曲阜参加由上级首长召开的赴北邻国作战动员会议。

狗蛋和高大海不够级别,只能老老实实呆在连部耐心等待。这时陈乃友过来打问部队要在山东呆多久?

高大海问:“你打问这个干啥?”

陈乃友回答:“要是能多呆一些日子,俺想请假回趟老家去探望探望俺老娘。”

狗蛋撇撇嘴:“俺看你是想念你媳妇了还差不多。”

陈乃友嘿嘿一笑:“咱们都进入山东地界了,离咱家乡又不很远,万一有机会回趟家就好了。”

高大海摇头否定道:“大首长亲自赶到曲阜召开动员会,那肯定就有大事情发生,俺估计等待首长们开完会回来,咱们还要继续开拔。回老家的事情就甭再提了。。。”

果然,首长们开会回来,立即组织各部队分别从曲阜、兖州、邹县乘上火车,继续向北开拔。

部队除团级以上干部外其他人员都不知道要去哪里。

陈乃友找到高大海和狗蛋问:“连长、指导员,咱们这是要去哪里?”

高大海和狗蛋心里有数,却不敢向外说。

狗蛋只好敷衍:“首长还没有传达哩,看来咱们有秘密任务。”

陈乃友只好回到自己的背包处坐下。

火车在“呜呜”的汽笛声中继续向北前进,越往北走车厢里感觉越来越寒冷。由于走的匆忙官兵们晚饭只能在车厢里啃两个连队炊事班提前发给的馒头;渴了就喝几口自带水壶里的水。

经过一整夜的奔波,黎明时分火车到达山海关车站时,闷罐车停了下来。

车厢很快被打开,朱科长告诉大家下车该活动筋骨的活动活动筋骨;该方便的去方便;有需要打开水到车站里打开水,半小时后继续发车。

狗蛋下车后走到朱科长身边问:“首长们咋还不把咱们的去向通知给大家?”

朱科长指了指前面车厢说:“上级来人了,正在传达新的作战命令,咱们耐心等待就成。。。”

时间不长,首长们又在火车站的候车室内召开了军部连以上干部出国作战动员大会。

张姓首长不断挥着手说:“帝国主义国家勾结北邻国的反动集团悍然发动了侵略北邻国的战争,目前已经打到国境线边上了,他们不断派飞机轰炸我国领土,用大炮轰炸咱们的村庄,打死打伤许多老百姓。为了阻止帝国主义的侵略,上级决定派出咱们奔赴北邻国前线去参战,阻止帝国主义的侵略、誓死保家卫国。坚决打败帝国野心狼!”

狗蛋同参会的干部们一起振臂高呼:“誓死保家卫国,坚决反击侵略者。。。”

首长们接到的命令是:由于战时紧急,各部队不在沈阳下车休整,待后续火车基本集结完毕后,立即开拔到吉林省地区的边境车站,然后再隐密进入北邻国参加东部第二次战役。

首长要求各级领导会后要立即在火车上继续给广大指战员们开好动员会议,让干部战士在车厢里做好战斗准备。

电话连的任务是立即用密码电报通知各师团,将上级首长的命令以及军部继续开拔要求通报下去,所有部队领导干部负责在火车上作好官兵们的思想动员工作。

当即,狗蛋在火车上传达了上级命令和要求,号召战友们为了保家卫国,坚决打败外国及其走狗反动集团的侵略。

官兵们虽然感觉有些突然,但一听说要去参加北邻国的战斗,纷纷表示要解决打好二次战役。。。

火车继续向北开拔。

狗蛋环顾四周,发现陈乃友有些情绪低落,便走过来递给他一支烟问:“是不是又想老婆孩子了?”

陈乃友叹口气:“咱们出来打仗都两年多了,老婆孩子长成啥样子都快记不起来了,你说谁能不想家?这一次咱们好不容易回到山东又遇上紧急开拔,去参加北邻国打仗,往后能不能活着回来都不好说,唉!”

狗蛋拍一拍陈乃友的肩膀劝说:“要说想家俺也同你一样,可咱们现在已经是解放军指战员了,俺和你大小还是个领导,咱们的职责就是保家卫国,还要去给战士们做表率。你想想,这要是大家都不管了,帝国主义匪帮打进来,咱们还是会被压迫、被欺负,还要受二茬罪,这你能同意吗?”

陈乃友吸口烟:“指导员,这道理俺也懂得,俺就是担心。。。”

狗蛋拍了下陈乃友胳膊:“你呀,是怕把自己小命丢在外国吧?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

陈乃友靠近狗蛋耳朵嘀咕:“外国鬼子有飞机大炮,还有原子弹,听说小日本和德国佬都被他们打败了,咱们这些小米加步枪咋能同人家飞机和大炮相比较。”

狗蛋不赞同陈乃友的观点道:“咱们武器虽然落后,但可以发挥近战、夜战和穿插、突袭等战术熟练的优势打击他们,你别看外国鬼子人高马大,他们可是怕死的要命,听见枪响准逃命。”

陈乃友把衣领扣子紧了紧道:“咱部队急匆匆从南方赶过来,穿的可都是适合南方生活的薄棉衣薄棉裤,连个厚棉鞋棉帽子都没有,这样的装备甭说是在咱山东都不行;到了北邻国怕是更加够呛,没冬装咱们直接受不了。”

狗蛋嘲笑陈乃友:“你呀,真是杞人忧天了。放心,等到达东北上级肯定会给咱们部队统一换装的。”

陈乃友哈口气搓一搓冻的有些发冷的耳朵:“但愿如此。”

六七个小时的奔波,火车终于到达沈阳皇姑屯车站。车厢门打开,官兵们被允许下车活动筋骨,打开水或者方便,这时,车站里许多服务员和东北边防军战士抬来几十大蒸笼的热馒头,放进车厢里让官兵们趁热吃饭。狗蛋给同车厢里的官兵每人分发两个馒头后直接也抓起馒头大口吃将起来。

东北军的战士们看到狗蛋他们都是穿着薄棉衣薄棉裤,头上连个棉帽子都没有,忙问:“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张聚财随口说:“俺们要去北邻国打仗。”

“那你们咋还不赶快换服装?”

“还没有送来哩。”

东北军的战士吃惊地说:“俺们东北这嘎达地方同你们南方不一样。这寒冬腊月的要不赶紧换上冬装人非冻成冰棍不可。”

过了一会朱科长跑过来说:火车在车站呆两小时,等冬装和后续部队运到后立即发车。

狗蛋在车厢外看见自己部队的首长在接站台上正同东北军区的首长在说话。

不一会东北军区的首长就急匆匆走了。

狗蛋依仗着同朱科长是老熟人,便批评道:“你这个管后勤的科长咋不提前联系好冬装,他们应该提前把服装拉到车站里,这样咱们直接换装不就方便了?”

朱科长有些委屈:“你懂得啥!咱们走的急,还保密。你要俺咋联系?”

高大海叹口气:“一件事考虑不周就会带来大麻烦。。。”

在火车站等待了近一个时辰,东北军区的官兵们匆忙开着车辆赶过来,他们把刚从自己身上脱下来的棉衣裤和棉帽子、棉鞋全部送到各个车厢里。狗蛋感动地一边道谢一边问:“你们把棉衣裤都给了俺们,你们咋办?”

东北军区的一个干部说:“你们任务紧急,又是去出国打仗,那里冷着哩,俺们再换就是。”

这时规定时间已到,火车再次“呜呜”鸣笛。不一会,火车徐徐开动,火车站服务人员和东北边防军官兵只好急忙将剩余卸下来的冬装扔进仍在开动的车厢里。

整个站台混乱不堪。

火车开出站台,高大海和狗蛋打开扔上来的三包冬装一看,里面全部都是棉衣棉裤,夹杂着还有十几双棉帽子和棉鞋。

等待高大海和狗蛋将包里的冬装发下去,全连仍然还有一多半战士领不到冬装。

高大海和狗蛋商量凡是领到棉大衣的就不发给棉衣裤;凡有棉鞋的就不配给棉帽子;凡是领到棉衣裤的,就要把自己的薄棉衣裤匀给没有领到棉衣裤的人员,以增强其他人员保暖效果。

陈乃友不满意地拍了拍自己刚领到的棉大衣对狗蛋说:“这就是你说的咱们的冬装?”

狗蛋叹口气说:“全乱套了。目前咱们只能等待火车到达边境下车的时候,俺们再向朱科长他们反映。”

火车在凛冽寒风中喷放着滚滚浓烟继续向北开去。。。

凌晨十分,火车最终到达北方边境附件的一个小站停车。

按照要求,所有人员要把棉衣、大衣反穿,所有能证明部队身份的领章、帽徽以及私人照片、信件等物品也要全部留下保存在当地。狗蛋见此便将在火车上写好还未来得及给爹娘和老婆小翠发出的信放进了邮筒。

张聚财等战士不解地问:“咋不让咱们佩戴领章和帽徽了?”

狗蛋说:“现在是出国打仗,咱们都改称志愿军了。志愿军咋能同解放军一样,这是政治问题,你不懂,听命令就成。”

战士们仍然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车厢外寒风刺骨,官兵们冻的直蹦跳。高大海和狗蛋急忙去找朱科长反映情况,要求赶紧补发冬装。

朱科长从一辆运输里抱来十件棉衣说:“这是刚运来的,你们先发下这一批,等后续运输车队到来再给你们补齐。”

狗蛋生气地瞪眼说:“都到这个节骨眼上了冬装还发不齐全,早干啥去了?寒冬腊月的这让俺们咋去打仗?”

朱科长也瞪起眼:“你冲俺瞪啥眼睛,上级安排不下来,你叫俺有啥办法?”说着话朱科长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甭说你们了,连俺也没领到棉帽子。现在是紧急出国,各方准备仓促,咱要理解人家东北人民政府调派物资时间紧张。大不了再等两天,待冬装一到咱再入出国作战去。。。”

然而战事不由朱科长所言。部队首长下来命令:由于战事紧急,所有官兵带足干粮立即入出国作战。并且要昼伏夜出、专走小路、隐秘行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