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兵锋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五十七章 意料之外的援军

[字数:2364 更新时间:2019/7/22 6:36:00]






看着自己脚底下一层层子弹壳,赵新武也不知道自己到现在到底射出了多少发子弹,看着岸边躺着的一具具美军士兵的尸体,赵新武疲惫的躺在了M2重机枪旁边喘着粗气。抿了抿已经干裂的嘴唇,赵新武摸向了放在一边的水壶,当他打开水壶想要喝上一口水的时候才发现水壶里早就一点水都没有了。不得已,赵新武只好抓起身边厚厚的积雪塞进嘴里一些。

敌人的进攻又一次被打退了,而此时距离他们坚守兴凯大桥已经过去七个多小时了,疲惫笼罩着每个人,但并没有一个士兵有怨言,他们抓紧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补充着自己的体力,他们都知道只要自己在这里多坚守一分钟,那么胜利就距离他们近一步。

吃着缴获南朝鲜军的罐头,赵新武心满意足的以自己最舒服的姿势躺在满是泥泞的掩体后面,再看看天上蓝蓝的天空,赵新武不由的笑了起来,能活下来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当赵新武转过头朝大桥看过去的时候,看着数十名被他们缴械的美军士兵正惊恐的围坐在一团,赵新武此时可是由衷的感谢这几十名缴械投降的美军士兵,如果不是这几十名美军士兵处在他们一营中央区域,恐怕他们一营早就在美军轰炸机扔下的炸弹中灰飞烟灭了,也就是有了这些美军士兵的存在,美军轰炸机才迟迟没有对他们动手。当然,美军轰炸机迟迟没有动手的原因还有可能是害怕扔下的航空炸弹一不小心把兴凯大桥给炸毁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么兴凯大桥北岸的南朝鲜军士兵依旧逃脱不了中国志愿军的围歼。

其实美军的这种顾虑完全不应该存在,要知道赵新武他们在占领兴凯大桥之后就在第一时间在兴凯大桥上埋设了大量的炸药,不仅如此,在老班长的命令下,一辆装载着大量炮弹的运输卡车也被开到了兴凯大桥的中央部位,一卡车的炸弹如果被引爆足以让兴凯大桥彻底沉入临津江江底。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轰,轰,轰,······”

就在赵新武他们趴在战壕里等待敌人下一次的进攻的时候,在一营阵地外围突然传来了密集的枪炮声,密集的枪炮声让赵新武他们很少惊讶,不少人都在怀疑是不是南朝鲜军士兵发生了内讧,他们在自相残杀。。

“老班长,这是怎么回事,这些南朝鲜军士兵怎么自己打起来了。”看着远处激烈交火的战场,赵新武一头雾水的对老班长说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啊,这些南朝军自己打起来不是很好嘛吗,省的他们再来和打”。深深吸了一口烟,老班长笑着说道。

“老班长,这不对啊,那些南朝鲜军的打法怎么这么熟悉啊,很像是我们的打法”。大个子用望远镜看着正交战正酣的南朝鲜军士兵说道。

“会不会是我们自己人啊”。赵新武突然说道。

“有这个可能,既然咱们能假扮南朝鲜军骗过敌人,其他部队又怎么会想不到这个办法,咱们等等看吧,看情况突然发起攻击的“南朝鲜军”取得了战场的主动权,如果咱们贸然出击的话很有可能会有误伤”。拿起望远镜仔细观察战场的老班长说道。

赵新武说的没错,突然和负责进攻一营阵地交手的的确是中国志愿军,而且这支志愿军人数可不少,有三千多人。应该说这支假扮南朝鲜军的志愿军指挥官的胆子出奇的大,在天上不时有美军侦察机以及轰炸机飞过的情况下,率领着自己一个团大摇大摆的走在南下的道路上,这三千多人的队伍在美军侦察机抵近侦查的时候还挥舞着南朝鲜国旗让美军侦察机飞行员真的把他们当成了南撤的南朝鲜军,当然美军侦察机飞行员做梦也不会想到中国志愿军的胆子是如此之大,居然敢冒着全军覆没的危险出现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当然,这也不能怨美军侦查机飞行员,要知道美军飞行员可看不出中国人和南朝鲜人有什么区别,就好像中国志愿军也分辨不出美国人和英国人的区别一样。

不按常理的出牌让这支志愿军一路南下出奇的顺利,以至于当他们出现在临津江兴凯大桥附近的时候,正在准备进攻一营阵地的南朝鲜军士兵也把他们当成了自己人,而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这个团的志愿军士兵发起攻击。

当战斗打响的时候,双方士兵就混在了一起,如果不是这个团的志愿军士兵事先在胳膊上系了一个红布条子,如果在不说话的情况下,谁都分不出来那个是南朝鲜军,那个是志愿军。

突然遭到打击让负责进攻一营的近千名南朝鲜军士兵在很短时间就发生了溃败,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对手是谁,而且都穿着同样的衣服就更加难以分辨了。

天空中一架美军侦察机对于地面上发生的一切也是非常的惊奇,他们也想不通南朝鲜人为什么会和南朝鲜人打起来,看着激烈交火的地面战场,他们除了当一名吃瓜群众之外,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也当了一次看热闹群众的赵新武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进攻他们南朝鲜军士兵被击败,这让已经在兴凯大桥坚守数个小时的一营士兵不由的放松起来。

“老班长,他们人过来了”。赵新武小声对老班长说道。

“大胡子你留下来警戒,我带着小赵他们前去会会前方的兄弟部队”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老班长对一排长大胡子说道。

“你们是一营的吧,我们是一一七师七团的,我是他们的团长,我们奉指挥部之命前来接替你们,你们可以好好去休息休息了,辛苦你们了。”就在双方相距二十多米的时候,已经脱下南朝鲜军装的志愿军军官大笑着用一口流利的山东话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