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南洋石油大亨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四十四章 安东尼殿下

[字数:4289 更新时间:2019/7/22 7:09:00]






古晋,阿斯塔纳王宫,

老国王维纳·布鲁克似乎精神头不太好,仰卧在一张藤质躺椅上,一旁茶几上摆放的几块沙瓤西瓜,一口也没吃,时不时有几只苍蝇来光顾。

维纳布鲁克侧前方2米远处,站立着一位30岁左右、相貌英俊的男子,他穿戴得很规整,身上的西装应该是仔细熨烫过,挺括而又平展。他就是维纳·布鲁克的侄儿安东尼,全名安东尼·瓦尔特·戴雷尔·布鲁克。

维纳·布鲁克只有3个女儿,没有儿子。安东尼·布鲁克在1937年8月25日被任命为沙捞越王国的继承人,并授予“殿下”头衔,时年25岁,妥妥的白马王子,可这位王子却看上了砂劳越一位平民官员的妹妹,比他大5岁的凯瑟琳·玛丽哈登,并不顾劝阻地和凯瑟琳跑到缅甸仰光结了婚,差点没把维纳·布鲁克气死。

在外人看来,这是一段王子与灰姑娘值得被歌颂的爱情故事,可维纳·布鲁克不这么认为,维纳·布鲁克希望自己的侄儿能找一个大英帝国的贵族姑娘,给砂劳越王国增加一点贵族气息。砂劳越的布鲁克家族至今没有得到英国皇室正式封爵,只给了一个“拉贾”称号,“拉贾”大约是“土王”的意思。砂劳越王国国旗上的那顶王冠还是自己添加上去的,没有得到英国皇室承认。

安东尼除了在婚姻大事上忤逆了老维纳的意思,还在治国理念上与老维纳有严重的分歧。于是,1940年1月17日,安东尼被剥夺了继承权和殿下称号。

老维纳现在一看见自己这个侄儿,心里头就腻味。

都好几个月没有与他见面了,不知他今天过来又会带来什么坏消息,这段时间听到的坏消息够多了。

“叔叔,我今天过来是想向您报告一个坏消息。”安东尼小心谨慎,尽量用平缓的语气说道。

  “说什么来着,想什么来什么,我就知道你不会给我带来好消息。”

“不,叔叔您先别急,我说的坏消息可以转变成好消息。”安东尼说到这儿,停了下来。

老维纳等了半天,没听到下句,不由恼火的大声说道,“你不想说,就不要说了。”

“亲爱的,别动气,这样对身体不好。”维纳·布鲁克的王后西尔维亚·布雷特快步从门外走了进来,微笑着向安东尼点点头,“安东尼,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别卖关子。”

“是,西尔维亚婶婶。”安东尼的脸瞬间有些红了,改用正常的语气说道,“叔叔,我从建康税务站兰德斯那里得到一些消息,建康镇政府管理的几家厂矿存在严重的偷漏税行为,比如他们开采的煤矿,日产达到近1000吨,开采至今已有8个多月,一个便士的税款都没有上交。”

维纳轻哼了一声,“你知道他们开采煤炭是用来做什么的吗?”

“发电,他们在建康建了一家火电厂,发电量比我们古晋杨经文街的电厂都大,他们还利用煤炭生产尿素,生产化工产品,生产水泥等等,总之,煤炭开采量很大,都被他们自己消耗掉了。”

“这个我知道,我曾经看过黄延义给砂劳越政府打的报告,报告上说煤矿前期投资巨大,建设周期长,希望州政府能减免资源开采税一年半,砂劳越内格里(Negri)议会开会讨论后,批准了他的报告。”老维纳说道。

“可是,叔叔,据我所知,他的煤矿建设周期并不长,3个月就完工了,他们采用的都是美国进口的先进设备,开采速度很快,煤矿的前期投资应该已经收回了,我认为他的报告具有欺骗性,我们应该对他的报告重新审查,错误之处应该及时纠正,以免造成王国大量的税款流失。”

“我知道了,就这件事情吗?”

“不,叔叔,还有,也是关于建康的,建康的移民至今已经开垦了5000多英亩的土地,他们种植的药草,牧草,花生,毛豆,都有很好的收益,这些他们也没有交税,您就愿意被那个黄延义所欺骗吗?”

“你是做过法官的人,你难道不知道砂劳越的移民垦殖法吗?新开垦的土地前三年是免税的。”

“我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开垦土地种出来的药草,在为药厂提供原料,这不是种植粮食作物,在某种程度上,应该算是工业用地,可以收税。”

“行了,安东尼,我不想和你争论,如果你觉得这里面有漏洞,可以向砂劳越政府或者内格里议会反映,我想他们会秉公处理的。”

“叔叔,那个黄延义在短短2年时间建起这么多工厂,还有钱修建机场,购买飞机,您不觉得他的资金来源可疑吗,如果不偷漏税款,他的资金不可能积累得这么迅速。”

老维纳闭上眼睛假寐,手指在藤椅扶手上轻敲了几下。

“你叔叔累了,安东尼。”西尔维亚·布雷特说道。

“侄儿告退。”安东尼见老维纳不愿意说话了,只好请辞。

待到安东尼走远,老维纳睁开眼睛,说道,“西尔维亚,你说这个黄延义到底想要干什么?其实,我得到的关于他的消息不比安东尼说的少,第三区的布莱克也打过报告,说黄延义在建康聚拢了1000多土著青年猎人,私自练兵,今年以来,建康先后有几个与煤炭相关的工厂投产,这些工厂的产品很少对外出售,税务官也没法跟踪监管。”

“亲爱的,那个黄延义不是一直很尊敬你吗,这两年的圣诞节,他都会专门派人给我们送来礼物,就连他们自己的春节也会派人送来节仪,他是一个有礼貌的小伙子,黄延义受过高等教育,不会是一个不通时势的混蛋,即便是有些小过错,也没有必要弄得人尽皆知,私下里敲打一下就好。”西尔维亚王后说道。

“西尔维亚,还是你懂我,现在东南亚的局势愈发紧张了,我们不能在外敌还未入侵时就自乱阵脚,你说的没错,黄延义不会干傻事,能开办这么多赚钱的工厂,他是眼光长远之人,他诗巫的企业也都在按时交税,我现在倒是担心安东尼,就怕他干出什么愚蠢的举动去惹怒黄延义。”

“这个安东尼,越来越不让人省心了,当初你去掉他的继承权和头衔,真是英明之举,要论起识人之明,全砂劳越也没有一个能和你相比的。”

“哎——”老维纳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维纳布鲁克还真料准了,第二天,砂劳越唯一一份发行全国的报纸《砂劳越公报》,登出了“建康镇政府某些官员配合该地工厂偷税漏税”的消息。这份创办于1870年的报纸,在砂劳越极具影响力,经常品评时政,甚至指名道姓的评论砂劳越政府官员的庸怠与过失。

古晋城的杨经文街,是砂劳越的主要街道之一,这条街上有古晋最早的发电厂,还有报社、电报局、法院等机构。

半年前,杨经文街上开了一家四通电器电料店,经营收音机、电风扇、电线电缆、灯泡、灯座等货品,因为售价相对便宜,生意还算不错。

店里连老板带伙计一共5个人,都是20出头的年青人,年轻老板叫吕登魁,他是诗巫电报组吕登科的族弟,也是吕登科手下的得力干将。

四通电器电料店其实就是一个情报网点,隶属于黄延义未公开成立的信息处,专门负责收集经济、政治、军事等各类信息,然后汇总到电报组吕登科处,吕登科整理后再交给黄延义查阅。类似的情报点在新加坡、巴达维亚、马尼拉等地也有,只是以不同的形式存在。目前日本人也正在东南亚使用这种方法收集情报,仅在古晋,日本人就有十几家妓馆、商社、会社。

华人在古晋收集官方情报比较有难度,因为古晋的各级政府和机构官员大部分都是西洋人,剩下的还有部分是马来人、马兰诺人,极少有华人在政府里做实职官员。这些西洋人官员有他们自己的社交圈子,华人很难接触。

当初给四通电器电料店选址的时候,吕登魁特意选在了《砂劳越公报》报社对面,这里与记者们见面容易,甚至在吕登魁的主动巴结下,还与两三位记者交上了朋友,偶尔在一起喝个酒吃个饭,能探听到不少消息。

吕登魁每天早上都会买一份《砂劳越公报》,已经成了习惯,当他看到今天报纸上第二版醒目位置“建康镇政府某些官员配合该地工厂偷税漏税”的标题时,瞳孔瞬间收缩了一圈。

以他从事了半年多情报工作的敏感,知道这是有人把矛头对准了老板,报纸上说的是建康镇政府的官员,谁都知道这些官员的背后站的是黄延义。

是谁想要跟老板过意不去呢?

昨天下午在报社门口出现的一幕浮现在吕登魁的脑海。

当时,吕登魁正在四通电器电料店门口的太阳伞下与一位记者喝茶聊天,看到对面报社的台阶下,社长坎佩尔正在送一位客人登上一辆豪华轿车,便随口问了一句,“什么人这么大面子,还要劳动坎佩尔社长亲自送上车?”

“嘿,连这个人你都不认识,他是大名鼎鼎的安东尼王子,不过他现在什么也不是了。”

吕登魁不敢确定今天报纸上对老板不利的消息是否与安东尼有关,但他必须把昨天看到的一幕原原本本地告诉诗巫信息处,让他们去做分析。

《砂劳越公报》在古晋和诗巫并不是同步发行,因为诗巫的报纸销量不大,没有必要重新设立一套同步印刷系统,所以诗巫的报纸都是从古晋运送过去的,这其间相差了28个小时左右。也就是说,诗巫在第二天的中午才能看到古晋头一天早上发行的报纸。

黄延义在给信息处各情报组谈话时,特别讲了信息的时效性,有些信息过了那个时间点就分文不值了。

古晋的情报组每天早上都会把报纸上的重要消息用电报发往诗巫,今天的也不例外。

诗巫电报组的吕登科收到古晋传来的消息,第一时间就把整理出来的内容送到了黄延义的办公桌上。

当黄延义看到“建康镇政府某些官员配合该地工厂偷税漏税”的标题后,一口气把内容仔细看完了,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气恼。

当看到吕登科还站在办公桌前时,呵呵笑了一声,“不用紧张,没什么大不了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就会有人争夺,你不觉得我们这两年发展得有些过于顺利吗,一直没有蹦出要啃唐僧肉的妖怪,我都准备念阿弥陀佛了。”

“老板,吕登魁说安东尼王子昨天下午去了报社,您认为是他在从中作梗吗?”

“是谁并不重要,猜出来了也没什么用,眼前这个局势下,我们静观其变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