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明朝败家子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七百四十五章:我们不一样

[字数:4971 更新时间:2018/11/14 12:05:00]




  这钱钞,分为金票和银票。

  上至百两,而后是十两,除此之外,还有一两的面值。

  每一样,都需进行设计。

  譬如百两的银钞上,朱厚照就在雕版上,绘制了他爹的头像。

  弘治皇帝栩栩如生,端庄大方的出现在了这百两金票和银票的面值上,上有奉百两的画像,只用区区一百笔勾勒,这十两的图像,笔墨至少用了十倍,不只是英武的画像,边上,是一行行小字,奉什么不就是挨一顿揍,本宫结实之类的话。

  方继藩忍了。

  可看到第三版,那一两的钱钞时,就有点不太乐意了。

  这第三版,竟是自己。

  不,准确的说,是自己和太康公主殿下,两个人脸对着脸,这啥意思?钦定了在一起一辈子?这算不算防妹夫?

  左边是太康公主的字号,右边是驸马都尉、靖虏侯的字号。

  而且字号很小,为啥自己不够英俊,太写实了,完全没有ps的痕迹,为啥你自己的这样帅?

  方继藩想将这铜版砸了!

  “快没时间了,赶紧印刷吧。”朱厚照这下没啥底气了,可怜巴巴的看着方继藩,似乎也觉得,有点对不住方继藩。

  方继藩道:“我也想骑在马上!”

  朱厚照摇头:“雕都雕了,花费了不少功夫。”

  方继藩道:“那加一把扇子,是那种羽扇,鹅毛的。边上再添一句诗……”

  朱厚照摇头:“将就着吧,以后再改。”

  方继藩咬牙切齿,最后……忍了。

  因为……没时间了啊。

  水手们都已入京了。

  方继藩只好道:“那就……开印吧。”

  其实雕版,只是其次,虽也有防伪的标识,可真正要做到防伪,就必须得用不同的纸张,只要有心人,一摸这纸质,就能感受到不同。

  方继藩几乎不计成本,用各种调料,配出不同纸张来,既是钱钞,就要有一定的防水性,不能雨一淋,就糊了,纸质要硬一些……要满足其要求,就必须不断的调配。

  好在大明的造纸术,早已是世界前列,只需在这个基础上,进行改进即可。

  一番折腾之后,接着便是用最放心的匠人,进行印刷了。

  所有的印刷用墨,统统是红墨,匠人都是自己人,一版版的印出来之后,方继藩大抵的查了查,效果还不错,至少在这个时代,想要伪造,还是有很大难度的。

  等这造假的技术开始突飞猛进时,到时继续改进防伪技术就是。

  而后,陆陆续续的水手们已至西山。

  这些和周遭的人气质格格不入的人,被召集起来。

  到了明伦堂,接着,朱厚照亲自来了。

  那张鹤龄笑嘻嘻的也跟着来,见朱厚照作势要打他,他忙抱着脑袋:“哎呀,脑袋疼,脑袋疼。”

  方继藩:“……”

  徐经此时却向朱厚照行礼:“见过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

  陈二狗,不,陈虎等人一看,顿时惊了。

  太子殿下,亲自来探望?

  却见朱厚照被方继藩、徐经、寿宁侯等人拥簇,陈虎等人便是傻子,也知道这个人身份非凡,哪怕他们是纵横四海,桀骜不驯,在这位传说中,大力支持下西洋的太子殿下面前,也绝不敢放肆,大家纷纷行礼。

  朱厚照笑了:“不必多礼,本宫早想见你们,心知你们出海不易。而今,船队满载而归,父皇也是龙颜大悦,夸赞你们立了大功。”

  方继藩在旁微笑,心里你**,又在此拿出了陛下的幌子了。

  朱厚照随即道:“所以,本宫想看看你们,见一见,这功臣是什么样子。”

  陈虎心里激动的不得了,这是太子啊,活得,只有传说中,才能看见。

  朱厚照大咧咧的道:“这汪洋之上,有太多的凶险,说实话,本宫,还真有点儿羡慕你们,能够下海,见识实话,登岸之后,开心的人……却并不多。

  因为……自登岸起来,不少人都觉得,经历了三年的海上漂泊,他们和陆地上的这个世界,竟有一种陌生和隔阂,和周遭的人,格格不入。

  汪洋之上,固然有艰苦的一面,却也有快意恩仇,那种刀头舔血的滋味,固然不够安稳,有太多太多糟糕的地方,可人一旦尝试,却发现,世界变了,人也变了,看人见物的眼光,也有所不同,陆地上太多人情和规矩的束缚,令他们浑身难受。

  何况,出海一次,便是一次暴富。

  这银子,来的太容易。

  谁不希望,再来一次?

  所以,在短暂的沉默之后。

  那陈虎道:“殿下,小的有一番话,不知该说不该说。”

  朱厚照笑着:“你讲。”他已经打算好了,这厮若是敢在这里胡说八道,坏了军心士气,就打死他。

  陈虎嘴唇哆嗦了一下,他很丑。

  哪怕再英俊的人,下了海,经历了几年,经过风浪和暴晒,也丑的可以。

  更何况,他本来就很丑。

  陈虎道:“小的,从前就是一个军户,该死的穷军户,上头,被上官欺负,下头,家里有老娘和妻儿,三餐不继,该吃的苦头,都吃过。咱们大明的军户,苦啊,不是人过的日子……”

  此言一出,仿佛勾起了某些心事。

  许多的水兵和水手,眼里都泛着泪光。

  明初时,军卫制开始实施,无数的将士,有了土地得以开垦,那时候的他们,日子过的并不坏,他们在那时,依然还是有骄傲的,正是那时候,他们追随着太祖高皇帝和数不清的名将四处出击,建立功勋。到了文皇帝时,他们如狼似虎,横扫一切。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的意志,早已消磨,从前战功赫赫,只求战功的武官,却成了地主、奴隶主,他们无法去取得功勋,满脑子想着的,却是如何压榨士卒,如何侵吞他们的田产。

  在大明,军户乃是流民的主力,无数的军户,实在受不了,纷纷逃亡,大量的军户,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凄惨到了极致,比之寻常佃农,更惨。

  陈虎他们,上半生,就出生在这样的环境。

  陈虎想起从前的种种,眼泪便遏制不住了:“其中的心酸,太子殿下一定想不到,上头,既没有将小的当人看,便是小的自己,也从来不敢将自己当人……”

  朱厚照没做声,沉默了。

  事实上,他是太子,他也听了父皇和大臣们一次次讨论军户的问题,可谓弊病重重,可最终,想要改变,却都放弃了。

  因为盘根错节,想要改,太难太难了。涉及到的利益,实在太大。

  朱厚照脸不禁一红,突然有点觉得,自己对不住人家。

  陈虎随即一笑,挺起胸膛:“当初出海的时候,小的就没有想过,能活着回来,更不会想到,会见识这样的天地,不会想到,原来小的,也是人。也可以,有朝一日翻身,可以不觑那些百户、千户,凭着这条命,可以去闯荡,可以得到荣华富贵,当初,小的从没想过这些,可随着徐大使和寿宁侯出了海,小的才有了今天!”

  许多水兵们,个个面露狰狞之色,目露凶光,他们的本性,已经变了,从一群任人宰割的羔羊,成了一群狼,羊成了狼,便再也回不去了。因为……他们要吃肉的!

  陈虎道:“汪洋大海里,是艰苦,可小的们,还怕吃苦吗?这世上最大的苦,不是颠沛流离,而是被人轻贱,被人踩在脚底下,被人漠视!从前别人叫小的二狗,而今,别人叫我大名,陈虎,这辈子,谁也没有人敢叫小的二狗了,而这一切,都是拜下西洋所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