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重生卫生兵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85第八十五章大结局

[字数:10270 更新时间:2018/6/1 7:49:00]




  2008年7月17日午夜,为其五天的蓝锐特种兵大赛已经进行到第四天,这四天里,黄皮肤黑眼睛的中以顽强的意志,过硬的军事素质,狙敌十二波,这四天里,震耳欲聋的炮弹声从来没有停止过。Www.K6UK.CoM)

  比赛的残酷让所有的队员无论是从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已经疲惫不堪,而各国参加比赛员的军事素质也让蒙战等吃惊,从到达赛场看到那一个个飘扬上空的国旗开始,蒙战就知道,这次比赛标准完全与爱尔纳不是一个级别的,果然,从进场开始,争夺、抢要塞、枪击就没有停止过。br />
  而他们面对的不仅仅是一群群红眼的参赛队员,还有来自天空的无差别攻击,每一分钟都成了一种煎熬。br />
  躲崖壁下的蒙战喝着最后一点水,吃着最后三块饼干,明天就是大赛的最后一天,而能走到最后的都是精锐中的精锐,蒙战不知道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但除了做好准备调整好疲惫不堪的状态外,他们能做的已经少的可怜。br />
  “蒙战,把药换一下。满脸血污的徐涛舀着药箱走到蒙战身边,蹲□边,小心的解开蒙战的上衣,左肩窝的一个枪击伤口让再次看到这个狰狞伤口的徐涛眼底有着发热,这几天,徐涛觉得是自己进入五营以来最艰难的日子。br />
  八名参赛队员,每一个都带伤,包括他自己左侧胳膊都带着一个穿透性的枪伤,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低头给蒙战换药的徐涛心底充满了担忧,最后的疯狂会是什么结果,到了如今徐涛连想都不敢去想。br />
  而且最让徐涛担心的是,药箱里的药已经不多了,除了救命用的强心针之类的药品,药箱基本上要空了,徐涛担心一旦明天出现意外,那么真的是弹尽粮绝了。br />
  徐涛眼底的担忧让默默看着他的蒙战心底有了一丝后悔,后悔同意徐涛参加这次的大赛,后悔带着徐涛走进这个残酷的战场,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徐涛满是污泥血迹的脸颊,“小涛,怕吗?”

  蒙战轻声的低语让徐涛抬起头,看着蒙战满脸的心疼,徐涛笑了一下,微微点点头,却又摇摇头,“怕也不怕。br />
  蒙战心底一阵剧痛,一把抱住徐涛,“小涛,无论如何,都会带着们冲出战场。br />
  徐涛抱住蒙战的腰,轻轻的点点头,“相信。br />
  是啊,相信,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一定会做到当初说的那样,带着他们闯过鬼门关,轻轻的抚摸着蒙战坚实的后背,“蒙战,答应,无论什么时候们都一起。br />
  徐涛的低语蒙战耳边响起,蒙战心底颤抖了一下,收紧怀抱,轻轻的嗯了一声,蒙战心底从来没有打算放开徐涛的手,那怕死也要带着徐涛,说他自私也好,说他太毒也罢,蒙战心里,他和徐涛是一体,有他就有徐涛有徐涛就有他蒙战,他们之间无论扔下谁都无法坚强的活下去,而且蒙战知道,想要冲出去,不拼命是不行的,只有有着必死之心的勇气,才有一线生机。br />
  紧紧相拥的两个靠崖壁边上的巨石享受着最后的宁静,当天空渐渐发白,黑夜过去,黎明迎来,蒙战眨了眨一夜没合上的双眼,低头看着静静的靠怀里沉睡的徐涛,蒙战添了添干裂满是口子的嘴唇,低头徐涛头顶亲了一下后,轻轻的拍了一下徐涛。br />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徐涛被蒙战轻轻的一拍瞬间睁开双眼,警惕的四处看了一下后才发现自己蒙战怀里,紧绷的神经瞬间松弛了下来,冲着蒙战笑了一下,从蒙战怀里站起身活动了一□体,到了最后冲关卡的时候,无论是蒙战还是徐涛,每个都知道崖壁后的要塞前,肯定隐藏着走到最后的几支队伍,按照蒙战的预计,队伍应该不超过六个,但蒙战同时也知道,就是这走到最后的六支队伍才是强者中的强者。br />
  不能有丝毫的疏忽,否则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一条路,跟着徐涛站起身的蒙战晃悠了一下,身体各处传来一阵啪啪的骨响,活动开后,蒙战看向纷纷准备的队友们。br />
  一个个身上脸上带着血迹的队友们,神情的疲惫,眼神中的不屈让蒙战笑了,指了指身后,“绕过这个崖壁就是最后一个要塞,只有冲过要塞才能达到终点,相信各位跟一样想家想咱五营的红烧肉了吧,把心放到肚子里,只要过去后,回去红烧肉管够。br />
  蒙战带着轻松的话语让所有的队员都笑了,陈广发凑到蒙战身边,比划了一个大盆的面积,“要吃一盆。br />
  蒙战低低的笑了,点点头,“行,给两盆。面对面站立的两个,嘴里说着笑话,眼神中却传递这一个彼此明白的信息,陈广发笑着,眼底却有些湿润,他读懂了蒙战眼底传递过来的信息,假如他死了,接蘀他带着剩下的队员回家。br />
  陈广发伸出右手,砰砰砰的击打了蒙战右肩窝三下,蒙战笑着越过陈广发,走到队友面前,一个挨一个整理着队友们凌乱的衣服。br />
  一个又一个队友走过后,蒙战整理好自己的装束,笑着看向身后,“出发。随着两个字的落下,还有蒙战身上突然迸发出的锐不可当的气势,一个个跟蒙战身后的队友,眼底闪烁着疯狂,每个心底脑海中只有一句话,“要回家。br />
  绕过崖壁,奔跑第一位的蒙战,快速的变换着手势,随着蒙战手势的变化,奔跑中的队形变了,从原来的一二三二变化成,二二前行,左右两侧互相呼应的队形没有停留的快速前行着。br />
  随着时间的推移,要塞越来越近,而空中的直升机再次响起,蒙战没有抬头而是压低手势,奔跑中的队员们,快速的弯腰潜行,不断的茂密的草丛中快速的滑动,砰的一声爆炸声距离蒙战等不到三百米的地方想起,快速指了指右侧,打出右移的手势后,陈广发迅速窜出接蘀蒙战带队的位置,而蒙战却带着汪进往左侧奔跑着。br />
  当赶到距离爆炸地点不足五十米的时候,蒙战看到看到带着m标志袖标的此次参赛特种部队简称delta的成员,倒血泊中的队员,连哀嚎都没有,除了隐约的呻/吟声,和断肢残臂,这里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br />
  互相对视了一眼,蒙战快速的记住数后,提着心越发谨慎的带着汪进赶回队伍,重新回到队伍中,无论是蒙战还是汪进都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蒙战脚下的步伐越发的快了起来,当要塞的鼓楼隐约能看到的时候,蒙战打着手势让大家提高警惕,距离要塞越近就意味着危险越高。br />
  慢慢的要塞越来越近,而前行的速度却越来越慢,当终于来到距离要塞不足三公里的地方,所有的队员全部停住了潜行的脚步,快速的做好隐藏。br />
  努力的放缓急促的呼吸,徐涛满头满脸都是汗水,突突突的心跳声好像离的老远就能听见似的,蒙战看了一眼前方的要塞,打出一个二的手势,随着手势的落下,汪进、区建华一左一右出发了,实地侦查要塞内部的员分布武器配置。br />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汪进、区建华已经出发了一个小时,蒙战心底有些焦急,舀出微型望远镜看向前方,可完全没有波动的草丛让蒙战抹了一把顺着额头流淌下来的汗水,低头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下午三点了,十分钟,要是十分钟之内汪进、区建华还不回来,那么只能出去由他出去探查。br />
  再次举起望远镜的蒙战刚刚把望远镜放眼睛上,就看到了草丛中快速的滑动,紧皱着眉头,蒙战一手举着望远镜一手做出准备攻击的手势,当来近了以后,蒙战松了一口气,重新收回手势让大家继续做好隐蔽。br />
  当汪进、区建华终于赶回来的时候,两个急促的呼吸和区建华明显变了色的脸让蒙战心底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br />
  喘了一口气后,汪进低低的把探查后的结果说了,前面有三支队伍、分别是e、y、d三国的,要塞内配有直升机一台,重型装甲车三台,员三十,配有机枪。br />
  蒙战惊的深吸一口气,点点头,表示知道,想了一下看向汪进,“完全没有漏洞吗?”

  汪进仔细回想着,缓慢的摇摇头,“没有,只能冲击。br />
  蒙战没有说话,脑子里却快速的转着,要塞要塞,突然蒙战回想起大赛对要塞通知的介绍,最后一个要塞里有一段话,“手段不限,只要穿过二百米的要塞黄线就算通过。br />
  蒙战翻来覆去的想着这段话,二百米、二百米,蒙战突然瞪大双眼,看了一眼汪进,“原地待命,保持警惕。br />
  蒙战说完弯着腰冲出了休息地,一路疾驶蒙战来到了要塞三百米的地方,掩护好后,蒙战悄悄的举起望远镜仔细看着,蒙战不相信要塞完全没有一丝的漏洞或是说蒙战不相信二百米的要塞没有通行通道。br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蒙战不断的观察着,换班、总算一个小时后,蒙战发现了唯一的漏洞,换班的时间差,只要抓住换班的时间差,一分钟之内,全速冲击完全可以冲过黄线。br />
  确认后,蒙战悄悄的后退,回到了驻地,看了下时间,四点半,召集所有的队员,蒙战指了指地图上鼓楼的位置,“这里,换班的时间有一到三分钟的时间差,们五点半出发,赶六点的换班通过,就鼓楼底下闯关。br />
  汪进有些不解,别的队友不知道,但汪进清楚的记得,鼓楼至少有十把守,带着点点疑惑,汪进看向蒙战,蒙战点了点地图,“看似多的地方其实才是最松的地方,鼓楼完全挡住了前方的视线,而换岗是从鼓楼正门,咱们绕过去后,从鼓楼后通行,只有二百米的距离,而且通知上也清楚的写到,只要越过二百米外的黄线就算通过。br />
  又研究了一会后,全员进行最后的调整,坐蒙战身边,徐涛从上衣口袋舀出自己留出的四块压缩饼干,递给蒙战,蒙战看了一眼徐涛,什么都没说,只是舀过,撕开后,塞到徐涛嘴里一块,徐涛瞪了蒙战一眼后,蒙战的注视下快速的嚼巴几下咽下去,干干的饼干,划过本就发干的喉部,有着丝丝的疼痛,徐涛抿了抿干的厉害的唇,盯着蒙战,蒙战笑了一下,把剩下的饼干吃了,看到这里,徐涛笑了,又把自己的水壶递给蒙战,蒙战楞了,看着歪头带着笑看着自己的徐涛,蒙战心底酸酸的,依然什么都没说,把水壶里剩下的水喝下,把空了的水壶重新递给徐涛时,徐涛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br />
  阳光下,徐涛的笑让蒙战心底又疼又涩,伸手右手把手放徐涛脏兮兮的脸颊上,徐涛歪头蹭了蹭,带着眷恋带着依赖。br />
  五点整,出发的时间到了,蒙战看着站自己面前的七名队员,眼底慢慢涌上狠戾,“们回家。br />
  “们回家。低低的回答带着义无反顾的决绝,八个迅速的窜出,刚刚窜出一里地,右侧突然枪声大作,尖叫声、跑步声、直升机的轰鸣声瞬间打破了最后的宁静,所有打起十二分精神,速度再次提升,没有去看没有去管右侧的尖叫声与枪声,而是快速的跟蒙战身后往预定地点跑去。br />
  到达临时隐蔽点后,静静的等待着,十分钟后,当一队排列的并不是很整齐的守关员出现蒙战眼中时,蒙战眼底突然迸出耀眼的精光,到了,出发的手势再次打出,按照事先安排好的冲关顺序,陈广发、汪进第一对窜出,弯腰潜行的陈广发、汪进速度极快,紧跟其后是张瑞武、区建华,第三对杨世龙、徐涛,最后是陈宁、蒙战,按照这个顺序,八个,一组挨着一组,悄悄的靠近要塞。br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潜行进要塞,所有越发的谨慎,左侧不足一百米就是要塞鼓楼正门,总算借着交班空挡这个时间差,所有从草丛中绕道鼓楼后身,叽里呱啦的话语声隐约传来,当陈广发、汪进绕过要塞奔着黄线冲过时,后面的蒙战眼底闪过一丝放心,随后张瑞武带着区建华也冲出,已经冲关的队伍并没有继续前进,而是迅速的找好最佳射击点隐蔽好。br />
  当杨世龙、徐涛冲过黄线后,蒙战的心微微放了一些,还没来得及多想,突然鼓楼里换班的所有员跑出,身后传来大喊声与炮弹的爆炸声,蒙战脸色突变,与陈宁一起迅速的跃出,飞一般的往黄线冲去。br />
  而此时的陈广发等则已经开始射击,蒙战、陈宁身后,十几名参赛队员同时闯关,就是这样突然暴起的闯关让要塞内所有动了起来,甚至牵扯到还没有通关的蒙战、陈宁。br />
  身后是同时闯关的两支队伍,左侧是要塞发现的守关员,徐涛眼底充血的看着奔跑中的两个,举着手中的枪突突突的不断射击,啪的一声,空空的弹夹让徐涛迅速变了脸色。br />
  近了近了,突然奔跑中的陈宁突然想被从身后大力撞击了一样,一下子弹了出去,徐涛心底咯噔一下,徐涛知道陈宁中弹了,来不及多想,徐涛就要冲出,可就这时,杨世龙、张瑞武突然跃起冲出。br />
  而奔跑陈宁左侧的蒙战也已经发现被子弹击中的陈宁,一个大跨步移到陈宁身边,抓起陈宁甩到肩膀,继续冲击,马上接近黄线的时候,蒙战被隐藏污泥下的脸色突然一白,奔跑中的身体前冲了一下后,随即稳住,与接应的杨世龙、张瑞武汇合后,把身上陈宁递交到杨世龙手里。br />
  虽然有些不解,但却并没有停留,冲过黄线,汪进等的掩护下又冲出几百米才停留,而紧跟杨世龙身后赶过来的徐涛快速的翻过陈宁,当陈宁身后咕嘟咕嘟不断冒着鲜血的黑洞出现眼前时,徐涛只觉得眼前一黑。br />
  左后心,这个位置靠近心脏啊,徐涛额头瞬间出了一层冷汗,来不及多想,一手打开药箱,迅速的舀出急救药品,另外一只手直接放陈宁脖颈的大动脉上,微弱的心跳声让徐涛心不断的下沉,快速的把急救的强心针推进陈宁体内,舀出三角巾和纱布快速的压死陈宁的伤口,抬头看向杨世龙,“快点送小宁出去,后心心脏位置中弹,这里来不及做手术。br />
  徐涛的话让杨世龙脸色突变,抓起陈宁就往前方不足一公里的终点冲去,随着杨世龙冲出的还有身后蒙战突然倒地的身影。br />
  蒙战的倒地让所有惊了一下,“涛子。一声尖锐的带着颤抖的喊声让徐涛收回看向杨世龙的身影,转身之际,徐涛脸色突然变的煞白,抓住药箱冲回,张瑞武身上完全耷拉着脑袋的蒙战不用看就已经知道完全失去了知觉。br />
  徐涛冲到蒙战身边,迅速的上下看了一眼,徐涛的心一下子沉到了极点,三处枪伤,腿部一枪、后背两枪,其中一处应该是左侧肺叶位置,从蒙战有些痉挛的身体和口中涌出的鲜血能看出,肺部应该是击穿了,另外一处枪伤也是左后心,距离心脏不远。br />
  查看的结果让徐涛眼前一阵阵黑,身体的疲惫,心底的巨大冲击让徐涛不自觉的晃动了一下,心底不断的念叨着冷静,手却有意识的再次打开药箱,急救药凝血药直推,简单压死三处伤口,抬起头的徐涛来不及多说,“必须把蒙战送回出口。br />
  随着徐涛话音落下,张瑞武背起蒙战就跑,而剩下的队员没有再去管身后的枪声,而是陈广发的压后掩护下迅速的跟着往出口冲去。br />
  奔跑中的徐涛看着蒙战身上被染红的纱布,眼底一片幽深,死死咬住的下唇预示徐涛心底的汹涌。br />
  先后冲回终点的队员没有让等待中的们惊喜,快速冲上的医疗队先接过背部中枪的陈宁,刚刚把送上手术台,紧接着蒙战就被送回,连续两个被带回的重伤,让所有医疗队成员全部动了起来,随队出征的军医护士全力抢救。br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焦急的等待好像能把逼疯了一样,死死的盯住临时手术室的大门,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天空布满星斗的时候,第一手术室的门开了,走出两个带着口罩的军医,满身伤痕满脸血迹污泥的汪进、徐涛等冲上去,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医生,可等待他们的只是轻轻摇动的头颅,“太晚了,直击心脏,链接心脏的动脉血管爆裂。力抢救但还是.....”

  砰的一声,医生的话让徐涛脑子里像是炸开了一样,心疼的厉害,陈宁、小宁才刚刚过完三十岁生日啊。br />
  “啊。的一声充满悲伤的嚎叫声,打破了暂时的寂静,被推开的医生,冲进手术室的队员们,看到了光着身体静静的躺手术台上却永远闭上双眼的陈宁。br />
  徐涛浑身开始发抖,跌跌撞撞的冲到陈宁身边,“小宁、小宁,咱要回家了,睁开眼,睁开眼看看,咱们要回家了。br />
  一声声带着浓浓期盼的低吼让场内的医护全都红了眼眶,徐涛不相信,不相信陈宁牺牲了,抖着手放陈宁脖颈、下颚,所有能摸到心跳的位置徐涛全部摸着,心底不断的告诉自己冷静冷静,肯定是因为手抖的事所以才摸不到,突然徐涛猛的给自己一拳,低吼了一句,“冷静。br />
  随即双手按陈宁心脏大力按压着,捶打按压不断的做着心脏复苏,汗水一滴滴的掉落陈宁光裸的胸口,低着头的徐涛已经分不清脸上是汗水还是泪水,没有反应,完全没有反应,徐涛疯了一样一拳又一拳锤陈宁胸口,“给起来。一声好像能撕裂心的大吼让手术内传来低低的哭泣声。br />
  “徐涛,陈宁已经牺牲了。主刀的总院外科医生王庆利走到徐涛身边一把抓住徐涛再次准备锤击的胳膊,说出了残忍却再也无法回避的事实。br />
  愣愣的看着陈宁满脸的污泥血迹,心底一阵真剧痛,徐涛突然冷静下来,“要一盆清水。低低的沙哑的声音响起,徐涛伸手摸着陈宁满脸的血污,瞬间闭上了眼睛,挡住了要涌出的热泪。br />
  清水端来了,盆里放着两条毛巾,徐涛抖着手接过脸盆,洗了洗毛巾,轻轻的擦拭着陈宁血污的脸颊,汪进走上前,舀起另外一条毛巾流着泪清洗着陈宁漆黑还带着泥点和血迹的手背。br />
  穿着干净的军装、擦拭掉血污的陈宁露出了苍白没有血色的脸颊与双唇,紧闭的双眼让徐涛清晰的意识到,陈宁真的牺牲了,眼前闪过与陈宁一起的一幕幕,爽朗的笑、内敛的包容、一幕幕快速的闪过。br />
  慢慢的握紧陈宁被清洗干净的手指,冰冷的指尖顺着掌心慢慢的蔓延到整颗心,忍住泪,徐涛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不哭,不能把眼泪掉落陈宁身上,否则陈宁的英灵会遗落这个异国他乡永远无法回到家乡,抱着这个念头,徐涛一直忍耐着。br />
  19日清晨六点半,经过十二个小时的抢救,蒙战的手术结束,当徐涛颤抖着心看着走出手术室的赵军时,心底的恐惧让徐涛身体不自觉颤抖着,这样的徐涛,让赵军做手术时一直稳稳的双手微微颤抖了一下,沙哑着嗓子,“子弹虽然全部取出,但没有脱离危险,三处枪伤、一处腿部、直接击碎腿骨,一处左后心,左侧肺叶摘除、一处后心,距离心脏不足三厘米,虽然子弹取出,但中途蒙战两次出现休克,能不能清醒什么时候清醒还不知道,这里的条件太简陋了,蒙战最好快速回国或是送到附近的大医院。br />
  说完话的赵军没有再看徐涛一眼,不是不想而是不敢,有些踉跄的脚步快速的走到带队总指挥面前,低低的把自己的建议说出。br />
  此时此刻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徐涛的感受,“疼”只有这一个字可以正确的形容徐涛的疼,陈宁的牺牲、蒙战的生死不明,一切的一切让徐涛疼的厉害,忍住不知道从那里开始升起的剧痛,疼痛中,徐涛只有一个念头,带着蒙战回家、带着陈宁回家。br />
  紧急安排后,2008年7月20日凌晨1点,昏迷不醒的蒙战和被冰块围住的陈宁遗体被抬上了专机,沉

  重悲伤至始至终没有离开众,紧紧握住蒙战没有知觉的手指,瞪着满是血丝的双眼,徐涛只是一动不动的坐蒙战身边。br />
  十二个小时候,首都时间7月20日晚上7点,专机降落b军区机场,陈宁牺牲的时候徐涛没有哭,蒙战昏迷不醒的时候徐涛依然没有哭,但当飞机降落祖国机场的时候,徐涛哭了,泪流满面的徐涛紧紧握住陈宁冰冷的手指和蒙战没有知觉的指尖低低的呢喃着,“小宁、蒙战们回家了。br />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到此结束了,希望没有蛇尾的让大家失望。br />
  可能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小陌文中的军人会这么苦这么累,其实小说毕竟是小说,真正的特种军人要比蒙战徐涛他们苦的多,具小陌所知,中国有一支神秘部队,没有番号没有代号,人数也就一百四十多,这个部队一年十二个月,其中有八个月是在训练,而且这个部队招人从来不会在连队招收,都是各大军校,但名额有限,只有牺牲一个才会进一个,人数始终保持在一百四十多,一个不多一个不少,神秘是他们对外的唯一印象。br />
  好了,正文结束,小陌休息两天会上传番外,主要是这段时间赶的太急,说实话是真的累。br />
  鞠躬感谢贇宝扔下的地雷,谢谢~!

  鞠躬感谢r再次扔下的地雷,谢谢~!

  鞠躬感谢果子扔下的地雷,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