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发丘门盗墓传奇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66章:生死门

[字数:4818 更新时间:2018/11/3 9:43:00]




  通道前方是一间长方形的石室,二叔和七师叔都停在通道口处,谁也没有率先走进去。(wwW.K6uk.coM)我和老嫖见他们都停下来了,立即向前紧走几步。

  刚才在通道里根本看不到石室的全貌,走近了我们才看清这间石室的特别之处。

  与其说这是间石室,还不如说这是个阵更确切。在石室的三面墙体中分别有着三个同样大小的拱门,三个拱门内的通道分别通向三个方向。

  这是古代最为常见的机关设计,古人称之为生死轮回阵,也叫四门阵,除了那三面墙的拱门外,再加上我们走的这条通道正好是四个门,四个不同的方向。

  之所以称它为生死轮回阵,是因为在这四个门中有一个是生门,两个是死门,还有一个是轮回门,也就是通往古墓内的。

  其实对于盗墓者来说更喜欢称它为生死门,因为这样的称谓更为直接,也更为贴切。

  四门当中,生门是唯一无需判断的,我们进来的这条通道就是生门。这种设计完全是设计者与盗墓者的一种心理博弈,设计者在给盗墓者制造心理压力,企图让盗墓者选择生门原路离开。

  其实这种心理博弈对于真正的盗墓贼来说并不管用,没有哪个盗墓贼会因为遇到生死门而选择放弃。

  不过这种机关设计虽然吓不走盗墓贼,但却也能难倒盗墓贼,毕竟要在三个选择中找出轮回门,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至少需要一定时间的观察和推理,才可能找对了。

  当然如果古墓的设计者在这方面下足了功夫,那想找到轮回门就更加困难了。

  我曾经和大师兄下过一座古墓,当时就遭遇到了极为困难的生死门,可以说那座古墓的生死门设计的完美至极。通常盗墓贼遇到生死门都会在门前,或者是进门几米的通道内仔细观察,寻找陈旧的摩擦痕迹,无论是墙体还是地面,只要是通往古墓内的通道,就一定会留有摩擦的痕迹。毕竟古人修建古墓靠的都是人力,所以地面的摩擦应该十分明显,就算是后来有所掩盖也会有遗漏出破绽的地方。与轮回门相反,其他的两道死门内就不会有太大的摩擦痕迹,毕竟修建古墓所耗费的人力和物力要远超于死门内的那些机关。

  还有一种判断轮回门的方法,就是靠脉位和方位来推断出轮回门的方向。有能力在古墓内建造生死门的主,大部分生前都是达官显赫之人。这种人的墓穴都会建造在风水脉上,所以只要确定自己所在的位置属于脉络的哪一个部分,就不难推断出墓穴的方位。但是这个方法也有弊端,准确率无法保证,毕竟门里的通道是可以设计成弯的,有时设计者会故意把死门设计在墓穴的方向,这就会给通过风水脉推断轮回门的人带来错误的信息,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命丧死门之内。

  当时我跟着大师兄下的那座古墓,就是怕死门设计在风水脉的方位上,所以我们先是选择了第一种观察。可是当我们真正仔细观察的时候,就发现三个门后的通道内都有明显的痕迹,而且这种痕迹特别的相似,仿佛每条通道里面都有一座大型古墓。这对当时我们的判断带来了极大的干扰,以至于我们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只能硬着头皮做了风水脉的选择。

  起初我们认为死门内也曾大动土木,以为死门内的机关一定不简单,所以才会有如此大的摩擦痕迹。直到我和大师兄回到承德以后,才醒悟到那并不是什么大动土木,只是设计者的高明设计而已,他故意把死门内的通道也做出大量摩擦,目的就是为了让盗墓贼无法通过痕迹来判断准确的轮回门。

  一想到摩擦的痕迹,我倒想过去看看这三道门里面是不是也做过摩擦处理。

  心里想着要过去看看,身体就不由自主的开始动起来,我刚一抬脚准备走过去,立刻被老嫖给拽住了,轻声说道“我日的,别瞎动,没看到起变化了吗?”

  他这一说把我弄一愣,立即向各个门的方向扫了一眼,直到没发现异常才想回头问老嫖哪变化了。

  可是话还没说出来,我就看到地面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条细细的水流,这条细水流正朝着石室中间慢慢流淌着。那种感觉就像是地上有一条细蛇正在前行。

  我刚要看水流是从哪里流过去的,可还没等我眼睛离开,水流一下子变快了,并且眨眼间分成了两条水流,开始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流去。

  眼前的这一幕,我简直看愣住了,因为我实在没有看清是什么导致水流一分为二的。地面上光秃秃的,没有明显可以阻挡水流分开的东西,更没有低洼不平的地方,可是水流却在那里突然间的一分为二了,这让我多少有些不明所以。

  我开始回过神来去看水是从哪里流过来的,本以为这突如其来的水流是从地面冒出来的,但没想到流水的方向竟然来自于我们所站的通道。

  顺着细细的水流往回看,很快我就明白了水流是如何出现的。原来是一个孟家的人蹲在通道口后面,用水桶里的水正慢慢的倒向地面。

  虽然我不明白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是他们进来时就已经准备好的,不然他们也不会带那几桶水。

  相对于孟家人的倒水过程,我更在意前面石室内水流的去向,我转回头来看见分开的水流已经流进了两条通道内。

  看到这一幕,我有些明白了,孟家人一定是在利用水流来判断轮回门。可这种方法的依据是什么,我始终没有搞懂,而且以前也没听说过用水就可以试出生死门,这似乎感觉太简单,太儿戏了。

  就在我认为这种方法可能不靠谱的时候,二叔和七师叔竟然率先走向了没有水流的那条通道。

  与此同时,倒水的孟家人不再向地面上倒水,拿起水桶也跟着走了过去。三儿和小狼没有犹豫,直接跟了过去。只有我和老嫖一脸大写的懵逼,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套路。

  老嫖走到石室内水流分开的位置看了几眼,然后又用手指在地面上摸了几下,惊叫了一声“我艹”然后回头看着我问道“你能看出这里有什么不同吗?”

  我蹲下身来,却没看出有什么特别,也学着老嫖的样子摸了几下,什么都没摸出来。

  “摸出来没?”老嫖问我,我摇了摇头没说话。

  “我日的,这么明显还没摸出来。你好好摸一摸,有没有一条线?”

  老嫖这么一说,我再一摸,还真有那么点感觉,但是这种感觉很不明显,以至于我认为自己可能被老嫖带入了,所以才会感觉到地面上有一根比丝线还细的细线。

  当然那并不是什么细线,而是地面石头的一部分,我无法理解这条细线是如何存在于地面的,更无法想象古代的石匠们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这完全超出了我对古代石匠的认知程度,我甚至开始怀疑这并不是人类的作品,因为古代的石匠是没有现代的技术设备,就算是机械化的现代,也未必能在石头上弄出如此精细的细线。而且这条肉眼看不见的细线,却还能带动水流朝着指引的方向流淌,这绝对个超牛逼的设计。

  我和老嫖感叹古人神奇之时,也不得不立即离开了,小狼他们虽然没有走远,但我们却也不想被落下。

  轮回门的方向是在我们右面墙壁这边,因为水流流进了正前方的通道和左面的通道内,所以可以判定那两条通道为带有机关的死门。尽管我和老嫖谁都不知道这种判断的依据是否准确,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孟家人是了解这道生死门的。

  跟着二叔他们进入到轮回门之后,通道内开始不再是平坦的,逐渐出现了一个向下的坡度,虽然这种坡度不大,但还是能感觉出来这条通道正在不断的向地下深入。

  老嫖一边走一边和我感叹刚才生死门的那个设计,我一直以为他说的是地面的那条细线,所以围绕细线的事附和了他两句,没想到这家伙倒开始说我肤浅,说我看问题太表面,还说如果是我自己经历刚才的生死门肯定选择错误。

  说实话,此刻我是真不想和他掰扯,毕竟我现在心里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快点进入到主墓室,所以无心与他争辩,任由他羞损几句。

  老嫖说如果不是孟家人知道怎么辨别这个生死门,我们还真有可能选择左面的死门进去,因为那是最为合理,也最为像轮回门的方向。

  我对他这个想法倒是觉得奇怪,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这么想,不禁问他“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就算没有孟家的人在,我们也未必就会选择左面的死门。”

  “我日的,你还别不信,真要不知道用水辨别的方法,那咱们百分百得被这里错误的信息带入。”

  我没有思考老嫖所说的错误信息都是什么,直接让他快说,别墨迹。

  “我们刚走过来的那条半椭圆形的通道,那就是一个最大的错误信息。”老嫖接着说道“你仔细想想那条通道的形状,会不会让你认为我们是走在主墓室的外围?”

  说完老嫖伸出一只手,手指向内弯曲做了一个型。

  看到老嫖的手型,我不由得非常严肃地看了他一眼,顿时觉得后脑勺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