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越战绝杀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越战绝杀正文二:39 倍受鼓舞

[字数:4458 更新时间:2013/11/8 20:54:00]





麻脸用枪使劲打我。此时我真有点后悔,干嘛为得到一把手枪而冒如此大的危险?试问,手枪虽好但有命值钱吗?我怎么象个孩子似的见到好东西就不要命了?

想是想,可眼下必须尽快脱身。麻脸把怒火泼向我,可见他对为夺枪而丧失三个士兵心存忌恨,所以只有干死我或许才能得到一点心理平衡。他不允许我动弹,用他的全部火力织就一张死亡之网紧紧罩住我。

子弹钻进地皮嗤嗤冒烟,偶尔碰到石头上叭叭打火星。有几粒跳弹落下来砸在我身上,拾起来一看弹丸全都干扁了不成样子,有的还发热烫手呢!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跳弹。我以为子弹在崩裂的一刹那一定蕴含无限能量,从而才使它严重变形。

敌人的火力很快受到我方的反压制。我方不仅有轻重机枪,还有直瞄火炮,动静大得吓人。我注意到苗排长为怕伤到我,特意在我与敌人之间打出一道火墙,麻脸一伙胆敢冲过来肯定是凶多吉少。

稍后麻脸一看事不好不能硬碰硬,带着人逃跑了,丢下3具尸体。

我看敌人没影了,拿着手枪撅着屁股象狗一样往回爬。说实在的我真不敢站着走,那样备不住会从后面打来一声冷枪就地让我立正。这是什么时候呵,双方全干红眼了。

我爬上阵地滚入堑壕,趴在地上长长喘一口气:唉,这下可安全了,遇到这种情况再也不能这么傻B----拿着命去冒险。大家急忙凑近我,都想看看这到底是一把什么样的手枪。

我给大家显摆,有点眉飞色舞,但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枪是什么牌子的。

小霍说,太毕了,我猜一定是外国货。

衣和毅说,备不住是美国佬的。

小霍说,不一定,也可能是老毛子的。

衣和毅说,不可能,老毛子五大三粗,造不出这样的枪。这种枪除老美非它能造。

伙食长常征凑过来,拿起枪看了看说,兴许是法国的,越南人也跟法国打过仗。法国香水、法国女人、法国枪越南都得到过。

常征是个大个子,腿长手长脖子长,是个山东人。

衣和毅说,嗯,很可能,法国人讲究艺术。

我说,我才不管是法国的、美国的还是老毛子的,反正我缴获的我留着。

苗排长走过来说,嘎子,什么是你的,战利品一律交公?我抬起头说,苗排长,商量商量,让我稀罕三天,就三天,三天以后我肯定交,绝不留行吗?

苗排长说,三天?

我说,苗排长,我一气打死三个敌人,一个敌人合一天还不行吗?求求你就三天。

苗排长问,三天之后保证上缴?

我说,绝对保证,不缴是你儿子。

苗排长说,好了,让你玩三天,到时候别忘了交给我。

我心想,交给他,不就是他想要留吗?不过这话不能明说,否则他肯定生气,于是我含含糊糊地说,行行,一定交给你。

苗排长对大伙说,同志们,嘎子一气干死三个敌人,在此提出通报表扬。希望嘎子再接现励,不骄不躁,以杀敌立功为目的,报效祖国为己任,不怕牺牲,英勇战斗,狠狠打击敌人,争取更大胜利!我提议为嘎子请功,我们大家也都要向嘎子那样多杀敌人。

阵地上,大家为我鼓掌,一时让我激动万分。但此时此刻我想起众多牺牲的战友,不禁又感到喉头酸楚。

我说,谢谢排长表扬。刚才打死的那三个敌人不算我的,是我为一名牺牲战友打死的。我不知道这名战友叫什么名字,但他在早晨的时候用自己的身体为我做掩体,用他的牺牲保住了我的生命,我感谢他。现在我的成绩还是零,等再杀死敌人才算是我的。

苗排长上前,搂住我说,嘎子,他叫马健,我老乡,是名新兵,让我们记住他吧!

我和苗排长紧紧拥抱。

古永琛说,同志们,我们一定要为烈士报仇,把狗娘养的越南人全他妈干废,不获全胜绝不收兵!

突然,从2122方向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我拿起望远镜一看,原来敌人正在向刚刚失去的2122阵地进攻,企图把它夺回来。敌人能有一个连,而我们不过一个排。

我看见黄连长一手抱着机枪,边打边指挥战斗。他的身子立得挺高,我真得为他担心。

我及时把情况向苗排长报告,问道,排长,是不是应该过去支援?

苗排长用望远镜看了看说,没有接到上级命令不能离开这里,不能,这个阵地很重要,直接保证我进攻部队右翼的安全,不能离开。

我说,你带一部分人在这守着,我过去行不?

苗排长说,不能嘎子,服从命令坚守阵地,这里马虎不得。

的确没办法,没有命令我们不可能离开阵地半步,离开就是犯罪,就要上军事法庭。所以此时,我只能透过望远镜看着那上面的战斗。

我发现有一伙敌人从侧面冲上去,天呐,肉搏战开始了。敌人有倒下的,我们也有,分不清谁倒下的多。可在数量上我们处于劣势,如果这样打下去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支撑不住,2122很可能失守。

还好,冲上去的那几个敌人被干死了,缺口阻上了,但不大一会儿,我看黄连长做一个摆手动作,好象是让大家撤离阵地。

果然我们的人撤离了2122。仅仅过去不到5分钟,一顿敌人的炮火将它覆盖。我想撤得算是早的,不然全报销了。敌人搞的是什么战术,连自己的人都炸?

看到敌人的反扑如此厉害,苗排长立即要求我们抓紧时间挖防炮洞,以防敌人炮击。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一把军用战锹,专门用来挖工事。我把它拿出来,噌噌噌几下子将一个防炮洞挖出来。

所谓防炮洞,就是在堑壕里挖出的能藏身的猫耳洞。说它能防炮基本就是一种心理安慰的说法,炮弹打不着自然能防炮,要是打上了会将人与猫耳洞一起送上天。

但挖洞总比不挖强一些,万一炮弹在附近爆炸,有猫耳洞钻兴许能躲过一劫。真的,我现在对枪籽不怎么怕----无论是明枪还是冷枪,但对炮弹却怕得要死,一听到哨音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先前我们兄弟连队两个班的战友被一发冷炮送上天的事,让谁听都不寒而栗。

现在的炮弹可了不得,全是大口径,一炸一大片,爆烟之后尸骨全无,都变成粉末了。越军有许多大口径火炮,都是老毛子给的,也有我们给的,他们把大炮藏在山洞里,推出来就打,打完再推回去,玩捉迷藏,以我们现有的能力难以把它们彻底清除。

时常从头上向南飞过去一串串炮弹,嗤溜嗤溜响,一看就知道是我们的。每当这时候我显得特别兴奋,心里想着:狠狠地造,把那帮土瘪全他妈干零碎。

我最爱看的是火箭炮,那家伙,一个齐射铺天盖地,几百米几千米地面整个翻个底朝天,敌人要活命是痴心妄想。

我自个嘀咕一句,我要是炮兵该多好,打炮肯定比打枪过瘾多了。

利用坐在猫耳洞里休息的空儿,我又把玩一会儿刚刚缴获的那把柯尔特手枪。我还试着把弹匣卸下来对不同的方向打几下空枪,嘴里不停地说,哒,哒,哒!

苗排长走过来,哈下腰说,哒哒什么呢,别玩走火了?

我晃了晃枪说,没事排长,空的,我把弹匣卸下来了。

苗排长说,趁这功夫抓紧吃饭,别耽误,兴许一会儿还有任务。

经他一提醒,我一下想起来从战斗打响到现在还一口饭没碰呢!可我们没有热乎饭,只好吃压缩包干。

我没枪套,只能把柯尔特手枪揣进衣兜里,瞅着实在有点别扭,但没办法。揣好枪,我拿出水壶和压缩包干开始一口饼干一口水地吃。这是我第二回吃这种饼干,嗨,不错,挺香。

其实压缩饼干真不怎么好吃,面粉粗糙拉嗓子,不过现在没别的只好将就,不吃肚子空肯定不行。

经过这场战斗我头一回过了一把53重的瘾,感觉这枪比67重稳,目标打得准,防护性能好,非常适合于阵地战。我不知道我国当初发明的这种枪为什么现在不用了,难道是嫌它太笨重?

可我认为笨重有笨重的好处,在战场上它相当于一个小碉堡,杀伤力等同于割草机,笨重一点又怕什么呢?我们的导弹笨重原子弹也笨重,可没有它行吗?

看看67重是什么样子:口径7.62毫米,全长1345毫米,全重25公斤,战斗射速300发/分,有效射程1000米,弹箱容量250发。它下有三角架,上有手柄,与53重比,供弹机构简单,质量轻,机动灵活性好,适应各种地形,设有夜间瞄准装置。

但它射击精度不稳定,连续射击容易卡壳,枪管温度过高会引起子弹膛外爆炸,另外最主要的是它没有装甲防护。瞅它样子比五三重好,但实在不中用。

我注意到,在战斗中它与敌人的五三重对射,机枪手挺不过五分钟肯定牺牲。而五三重的机枪手可以挺20分钟以上。如果不被火箭筒摧毁,还可以挺更长时间。所以我看着67重就眼晕,宁用五三重绝不用它。

于是我建议把缴获来的一挺完好无损的53重保留,走哪儿背哪儿,别嫌麻烦,我们排自己用,我相信它能够成为阵地保护神。

先前越南人用它守护阵地是成功的,给我们造成很大伤亡,为什么我们不能用?

苗排长一听我的建议同意了。打完这两仗,我发现苗排长对我有点挺重视的。

苗排长叫来衣和毅和一名新兵,让他俩一个背枪身一个扛轮子,我拿着子弹盒,组成一个五三重战斗小组,由我担任小组长。这是我在战场上第一次“提干”,让我倍受鼓舞。

严格讲小组长不算干部,但对我来说能管俩个人已经算是“有责有权的干部”了,不然我不还是一个小兵吗?

要说人没有当官瘾那是假的,我早就有可一直没当成“官”,本来当过一把文书却没把握好机会,被撸掉了。这回当上小组长,我一定倍加珍惜,再向上挠扯挠扯兴许能很快混个小班长呢!

不管怎么说,既然排长能提我当“官”,说明我这个人还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