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自古红楼出才子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1529章 我们就是要四面出击(第一更)

[字数:3893 更新时间:2019/7/22 7:32:00]




  第1529章

  大辛衮阿八浑身一震,感觉有什么东西狠狠地砸了自己的胸口一拳,这让他有些疑惑地低下了头来。

  就看到了自己身上那件银光铮亮的铁甲甲片之间,露出了一个黝黑的洞口,正有大股大股的鲜血从甲隙间涌出。

  大辛衮阿八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都随着鲜血的流失而正在飞快的逝去,就连叫唤都化为了无力的呻吟声。

  就在他缓慢而又艰难地转过了头来看向后方时,这才注意到,后方百步外那些同为六吐於部的勇士们,就像是中了劲矢一般,纷纷无力地栽倒马下。

  还有几位惊惶的抽打着座骑,想要逃开,可是,远处再一次响起了清脆的枪声……

  由于熟悉这一带的地形而被折克行委派过来的西北边军侦骑们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可惜了,浪费了不少的弹药,看来你们这帮子王八蛋还被操练得不够,打这样的固定靶居然都还能脱靶。”就在这个时候,就看到一位火枪骑兵的营统制正在对那些奉命开火的火枪骑兵破口大骂。

  “这,怕是得有两箭之地吧?”一位西北边军侦骑忍不住低声朝着一位火枪骑兵询问道。

  “嗯,差不多,其实我们的射程还能更远一些,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才会把他们放到这么近的距离。”

  那位火枪骑兵的回答让那位西北边军侦骑白眼猛翻。“那你们进行骑射的距离是多远吗?”

  “难道还需要分远近吗?”那位年轻的火枪骑兵有些不解地反问道,还好旁边一位长期服役,经历过战阵的老兵把这个小兵辣子顶到了一边,朝着这位西北边军侦骑小声地道。

  “兄弟,甭理会这小子,告诉你,我们手中的火枪,跟你手中的骑弓是不一样的。这玩意是依靠火药来发射弹丸,所以不论用力大小,它都能够打出足够远的射程。”

  “过去我也是一位骑射手,在疾驰的时候,最多也就能开弓射个三十丈。”

  不理会这些侦骑与火枪骑兵的交流,王洋已然在一干亲兵的簇拥之下,缓缓地策马来到了那些被击落的北辽吐六於部落骑手的跟前。

  #####

  其中有十来个人还在挣扎,而其中还三个勇敢的吐六於部落勇士看样子伤得不重,怒吼着从地面上翻身坐起,刚要拉开手中的硬弓,就在这个时候,再一次传来了清脆之极的枪响声。

  三位勇敢的吐六於勇士的脑袋和胸口都显现出了深不见底的血洞,犹如木桩一般再次栽倒在地。

  而那些尚在挣扎的吐六於勇士们惊呆了,愣愣地呆在原地,看着这些渐行渐行的敌人,终于看清楚了他们的造型。

  身上穿着宽大厚式的,犹如袍子一般但是又在上面镶嵌着巨大的甲片的古怪骑兵,不过当他们看到了这些古怪骑兵的旗帜之后,其中一名勇士不由得惊呼出声来。“是宋狗!”

  话音未落,又听到了一声清脆无比的枪声,直接在这个嘴贱的勇士的脑袋上开了一个血洞,整个人再一次栽倒在地抽搐不已。

  看到了王洋投来的目光,凌纵有些笨拙地解释道。“谁让他骂人……”

  王洋无可奈何地翻了个白眼,继续策马驰到了近前,打量着这些全部都趴回到了地面上不敢稍动的契丹骑士。

  “来人,去问一问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们的部落现在在哪个方向……”

  #####

  很快就弄明白了,他们是属于吐六於部落的勇士,约有五百名勇士就在西北方五十里处驻扎,他们之所以驻扎在那里,是奉命吐六於部族长以及河清军主将之命守护那里的直道浮桥,因为河清军直达上京临潢府的直道正好经那座唯一的浮桥。

  “他们驻扎在浮桥南部,浮桥北没有驻军,他们的职责就是每天巡视浮桥的两岸,以防不测。至于吐六於部落有五千余户,散布在河清军治所附近的方圆百里放牧,一旦有敌情,他们便会抽调青壮,服从河清军的调遣。”

  得到了消息之后,王洋再一次翻身跃上了马背。“诸位,传令将士们,即刻起程,今夜等我们剿灭了契丹人的浮桥营地,我们再扎营休息。”

  随着一声令下,大军便沿着河岸向西北方向疾行,到得子夜时分,赶到了浮桥畔,此刻,那个不大的营地只有少量的篝火尚在燃烧,整个营地,除了犬吠隐隐顺风传来之外,再无其他动静。

  这些已经安然的进入到了梦想之中的契丹守军都正睡得迷迷糊糊,全然没有想到,一只数量为五千的宋国敌骑,已经悄然地掩杀而至。

  当警惕的哨兵高声大叫出声时,伴随着杨守约的怒吼声,所有一直策马缓行的宋军骑兵瞬间加速,犹如水银泄地一般的散布开来。

  其中一营骑兵径直扑向那浮桥的南侧,伴随着那犹如爆豆一样的密集枪声,直接就将那些契丹武士们的怒吼与惨叫声完全地掩盖在了萧瑟的北风之中。

  五千对五百,有心算无物,特别还是在这样的寒冬腊月天里,并且还是位于北辽河东道的大后方。

  这些契丹武士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会有敌人出现在此地,这里除了牧民和兽群之外,几乎连个鬼影子都不会有,可是当第一次出现敌人,就如此之强大,强大到他们连反抗都那样的无力。

  只用了不到一刻钟就结束了战斗,全部都被击杀在了营地之内,不留活口。很快,这些尸首都被搬了出来,扔出了营地堆积在一起浇上了火油焚烧殆尽。

  五千大宋火枪骑兵则以这营地为中心开始扎营休整起来。就在那充满了血腥味的大帐内,王洋摊开了地图,根据从之前那些倒霉鬼口中得到的情报,王洋在那河清国的方圆百里之地划了一个刺眼的红圈。

  “散布百里是吧……如此那就更好了。”王洋眯起的两眼之中寒光闪烁不定。

  “让将士们吃上一顿热呼的,好好的休息一夜,明日清晨出击。”

  “何将军,本帅给你一千骑兵,留在这里驻守。记得在那浮桥上埋设好火药弹。若是有小股契丹人,那么就给我清除掉。

  若是有强敌来犯,你们就给我炸了浮桥,沿黄河岸边向东南方向退走,前往渡河地与折克行老将军的大军汇合。”

  “诺!”何将领重重地点了点头,接下了这个重任。

  “杨将军,你和我各领两千骑,我率军经河清军西侧向南而行,而你则率军由东侧向南而行,不要靠近河清军治所五十里。

  我们要做的就是在这百里范围四面出击,相机击敌,烧毁坏契丹人的草料、辎重,掠夺他们的马匹,为我们的主要目的。”

  “切切不可恋战,最多两日,必须要赶到河清军南的这个河谷集结,然后再向东往金肃军的方向后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