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时代1950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216节 奥运会(及番外篇)

[字数:14876 更新时间:2013/11/12 7:09:00]



  天的日子讨去。们月口日的日历被撕下,万瓒扔洲的旧月旧日终于来到了。

  从早晨,不,从昨天晚上开始,艾飞就带领电视台的部下来到了举行奥运会开幕式的东京奥林匹克体育场,这是专门为这一次奥运会建造的主会场,能够容纳默报观众的坐席站在二楼特别设立的新闻直播间看过去,密密麻麻一大片。

  再等几个小时吧?再等几个小时。这里就会坐满了来自日本和世界各国的观众和嘉宾,奥运会即将正式开始了!想到这里,艾飞觉得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要冒起来了!来到这个世界占年的时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心里想着,耳边的通话器中传来一本原说话的声音:“先生,先生?”

  “是的。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

  ”一本原沉默了一下,然后慢吞吞的说道:“只是,先生,我想代表我们所有人,向您说一声:感谢您近十年来的培养和教诲,不论到什么时候,您都是我们永远最尊敬的老师。”

  “八嘎!你这家伙”泪水竟然来得这么快!艾飞强自忍着。笑骂了一声:“你这家伽…唔,谢谢你们。”

  “也谢谢您,老师!”一本原的呼吸也有点不稳,加上他周围的环境有点嘈杂,听起来不太清楚:

  “还是认真的把这一档节目搞好吧。”艾飞冷静了一下,恢复了常态:“你们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一切正常,先生。现在就等着开始的时刻到来了。”

  “好极了!”艾飞满意的点点头:“哦,你等一下,我有其他的信息传进来了。泉谷君,是什么事?”

  “老师”不知道为什么,在今天这样的时刻,所有的学生都换上了很正式的叫法:“我正在千代田区的皇宫门口,现在大门已经打开了。啊!是陛下的车队,马上,川不,已经开始在我的身边经过了!”

  “好极了!”看看时间,和日程表上的时间完全一致:“跟上去。按照我们预定的计刑进行换摄!”

  “嗨巾!”

  两个人在这里说着话,桌上的电话急促的响了起来,荒木秀一把拿起电话:“喂喂?”

  “啊,我明白了,嗨咖!我明白了。”放下电话。荒木秀回过头来:“先生,总理大臣阁下马上要到这?来。”

  “谈?这不是在日程之中啊?”

  “听对方安保处的人员说,这是大臣阁下突蔡决定的。”

  比。石比

  “那好吧”艾飞这时候也没有时间顾忌太多,指挥部下把操作间认真的清理一番,刚刚结束,一队警卫人员快速接管了新闻中心的安保工作,除了日本本国电视台之外,其他来自世界国家的新闻机构都被全副武装的警卫把守住大门任何人也不能出入,只有写着刨电视台字样的操作架,留出了供人进出的通道。

  虽然可以出入,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样的通道只是为了让总理大臣阁下进入视察准备的,而不是为了真的让他们出来预留的。几分钟之后。脚步声响起,大门前阴影一闪。池田勇人出现在了门口:“下午好!”

  以艾飞为首的所有人,同时鞠躬行礼:“下午好,阁下!”

  池田勇人向里面走了几步,眼睛透过宽大的玻璃窗扫视着下面的风景。又转回头来:“你们出去一下。我想和小艾君单独的说几句话。”

  “但是,阁下?”

  池田勇人连话都懒得说了,只是不耐烦的摆摆手,众人无奈,只能退了出去。房间中只剩下两个人:“你这里,视野倒是很开阔嘛!”

  “是的,先生。”

  老人自知这句话说的完全没有一点意义,苦笑着摇摇头,在他的身边坐下:“最近医生给我检查身体。胃癌,四期。”

  “啊?”艾飞大惊!池田勇人死得很早这是他知道的,但是却不知道居然是因为这样的原因?“那么,具体的治疗呢?”

  “我想等到这一次的奥运会结束之后,就辞去内阁总理大臣的职务。安心养病了。”池田勇人说话的语气在艾飞看来有点像在交代后事。难道他也知道自己的命不久矣的事实了吗?

  “小艾君,多年以来,您都是我的一个朋友的存在。这几年间我们见面的机会少了很多,却完全不能抹杀这样的事实。”老人慢悠悠的说着:“所以,如果有一天,我真的离开了,想拜托您几件事。”

  “当然,当然。”

  “瞧!这就是我喜欢您的地方。从来不会做那种虚情假意的安慰和劝!难道我会不知道自己身体的情况吗?用得到外人来劝慰我保重身体,安心治疗?都是废话!”

  “这只能说是很多人在关心您。也不一定就是在说废话吧?”

  “喂!你这家伙,就不能顺着我说吗?”

  “顺着您说的人已经太多了。也需要我这样说吗?”

  两个人同时笑了起来,池田勇人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好吧,不和你这家伙开玩笑了。小艾君,我真的希望您能够帮助我,完成几件事。”

  “您说!”

  “首先是卓如。她现在在您的电视台中的工作进行得很顺利,几次和她提起要为她安排相亲的事宜,都给她拒绝了。说是不忍心离开这个刚刚才有了点成绩的工作。”老人嘿嘿一笑:“其实,我很知道。她不舍得的是迁谷君吧?”

  艾飞脸一红,迁谷孝男和池田卓如的事情他很早就想和池田勇人说明。只是找不到开口的时机,想不到,对方已经先一步知道了:“其实。这也没有什么。迁谷君是个很不错…川径人”作执很稳定。更不用提是您的学生即使讲啦齿竹很大的变化的话,您作为他的老师。也绝对不会放任自己的学生的,是吗?”

  “请您放心,池田君,不论到了任何的时候,只要我的学生们愿意。我都会站在他们身后,为他们承担起最重要的,保护他们的工作。俟?不对啊,应该是站在他们身前才是的。”

  “哈哈哈哈哈!”池田勇人放声大笑起来:“你这家伙啊!”

  两个人谈笑了一会儿,操作间的门给人推开:“阁下,天皇陛下的车队马上就到了。”

  “哦,我马上就去。”说着话。他站了起来:“这一次的谈话没有进行完。等我们有时间,再坐在一起详谈吧。”

  “是的,先生,请您慢走。”

  下午的4点坠分,参加奥运会的各国运动员开始进场,按照英文字母顺序排列,第一个。当然是现代奥运会的发源地希腊,最后一个是东道主日本,这都是题中应有之意,不用多说,来自阿富汗,阿尔及利亚,阿根廷,中国台湾代表队,哥伦比亚等旺个国家的代表队轮番上场。在礼仪小姐的带领下,站到了稍圆形的场地中央。

  艾飞在后世是看过多次奥运会开幕式的家伙,对于这样一种规模,参赛人员总数也不过只有旦功多人的景况真是不太放在他的眼里:甚至连场地的一半都没有占满呢,哎,人也太少了一点了吧?

  他有这样的想法,其他人却觉的热血沸腾:这是第一次在日本举行的奥运会呢!而且。尊敬的天皇陛下也来到了现场。按照进程,最后将会由他正式宣布奥运会正式开始。想到可以在电视上再一次聆听到陛下的“鹤音”现场所有的日本民众都觉得无比的自豪。

  人数有限,自然入场的时间和进程就会很快,到了点的分的时候。日本代表团终于入场了。他们是最后一个进场的国家代表队,又是本土作战。引来的反响自然不是其他国家可以比拟,一时间热烈的欢呼声和鼓掌声简直连体育馆的顶棚都要给掀起来了!

  井子带着几个孩子坐在观众席上。手都拍疼了,喉咙里喊着:“加油!日本,日本,加油!”的口号。却不会引来别人关注和嘲笑,在这欢乐和热烈的气氛中,就是她做出再怎么出格的事情,也会被认为是在表达心中的骄傲和自豪吧?就是那个一贯冷静冷酷的艾修身,也学着妈妈和姐姐的样子,用力的鼓起掌来。

  在《君之代》国歌声中。日本代表队挥舞着膏药旗绕场一周,站到了场地的边上,接下来就是国际奥委会主席布伦戴奇先生的讲话:“奥运会是一个超越时代,政治和民族的盛会,所有的人类团结在五环旗下。为了一个更高强的目标前进。这就是奥运会的本意。”

  “第一次在日本举行的奥运会。让我认识到了伟大的日本民族在从废墟上站起来的能力和信心,当然,其中也不能离开让本具族民众的努力奉献的精神。

  而这种精神,也是奥运会能够传承下去最需要的特质!”

  “最后,请允许我代表国际奥委会成员,向承办这一届奥运会的日本政府和日本人民表示诚挚的感谢和敬意。我有理由相信。这一次的奥运会将会是历史上最最成功的一届!最后,预祝本届奥运会圆满成丁。”

  在掌声中,布伦戴奇收好发言稿。回到了主席台上。接下来进行的是运动员代表宣誓,队员代表叫小野齐。是日本体操队的选手。这并不是很多人关注的话题,最主要的是。接下来即将进行的奥运会火炬点燃会是由哪一个幸运儿来完成呢?

  在咖年代,奥运会火炬的点燃还不是最引人瞩目的环节,但是多出了一个艾飞,情况就有点变化了:奥运会火炬手的选择始终是最高机密。甚至连电视台的学生们也是语焉不详,艾飞是知道的,但是为了保密。一直到进入到奥运会主体育馆的操作间中,他才把写有火炬手名字和简历的文件交给担任主播的荒木秀。

  后者看了看文件,也是愣住了:“安排这样一个人进行火炬点燃?先生,这不会引发其他人的不满吧?”

  “你说的其他人是指美国人吧?”艾飞一笑:“还是考虑好怎么把这一档节目做得更加好看,政治方面的事情,留给其他人去想吧?”

  “嗨咱!”荒木秀点点头:“我明白了。”

  比。万比北

  一盏如同幽冥中的鬼火一般的亮点从体育馆的门口跑进,在这一片黑暗的环境中看起来分外的醒目,于是,所有人知道,始终笼罩在一层迷雾中的奥运会火炬手终于出场的。但是,他是谁呢?

  “现在跑进场中央的,是来自广岛市的坡井义则,现在就读于广岛市第6高中。在高中的时候他是一名田径选手,同时也作为广岛市的代表曾经参加过奥运会之前在田径选手的选拔。遗憾的是,圾井义则因为身体的原因没有能够最终入选国家队。”

  一片安静的体育场中,心功多名观众静静地听看来自荒木秀的介绍:“而最终能够入选,并且成为奥运会最后点燃火炬的火炬手的原因是:圾井义则出生于牺年的月6日。”

  “哦!”这句话一听见,全场竟然同时响起了代表恍然大悟的惊叹声:“是的,坡井义则出生的日子,就是那个惨烈的日子!”

  荒木秀的声音明显的提高了:“而这一次选肝股算义则生生作为最终点燃火炬的幸适儿,我想,也在数度上说明,对于现在能够享受到的和平,我们应该用怎么样的心态去对待!”

  在他的讲述声中,圾井义则快步跑上级的点火台。把手中的火炬送进了主火归中,几乎是瞬间的事情。猛烈的圣火伴随着漫天的礼花同时升腾而起。照亮了东京的夜空!而体育场中的欢呼声。也达到了

  潮!

  等到和同事们结束了这连续据个小时的工作回到家,艾飞简直连上楼的力气都没有了。偏生在已经走到了凌晨时分,一家人居然还没有休息,看那样子,是在等待自己的归来:“爸爸,您回来了?”

  “哦。你们还没有休息呢?”

  “等您嘛!”艾萌子笑眯眯的迎了上来:“爸爸,您辛苦了!”

  “还好了。我现在就想好好的睡一会儿。”话是这样说。一家人都等在这里,他怎么也不能转身上楼,在沙发上坐下来,看着几个孩子眼圈熬得通红,男人一阵心疼:“要等我的话,也不要让孩子们跟着熬夜嘛!”

  “不怕的。爸爸,我们明天休息。”艾家国大声说道:“而且,听大哥说,您很快就要和妈妈走了,爸爸,是这样的吗?”

  井子歉然的抚摸着儿子的头:小国君。爸爸和妈妈即使离开。也是短时间的,而不会就这样一去不返。老公,是这样吗?”

  “是的。”艾飞频频点头:“而且,就算是离开,你们认为会是在最近就能够成行的吗?这边还有很多很多工作要爸爸处理,等到处理结束了,大约也要到明年的新年前后。那时候,爸爸妈妈带你们一起出去旅游,怎么样?”

  “可以带我们一起吗?也包括小弟吗?”

  “可以的。可以的。”

  这下孩子们高兴起来:“好棒啊!谢谢您爸爸!”

  哄着孩子们上床睡觉,艾飞和井子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女人拥住他的胳膊,仰脸看着熟悉的男人:“老公。真的结束了吗?”

  “真的,是真的结束了!”

  “太好了!终于结束了!总算等到了!”女人就这样趴在丈夫怀里。呜呜咽咽的饮泣了起来。

  番外篇原来是这样啊?最终章

  电梯正要关闭,一个急促的声音突然响起:“请等一等!”

  里面的人按住了电梯门,一个人快速的接近,闪身进入到电梯中:“谢谢您……啊!大哥,是您啊!”

  雨宫熏一笑:“怎么,今天又迟到了吗?你这家伙啊!”

  艾家国混不当回事的挠挠头:“没有办法啊,昨天和同事们出去喝酒。不知不觉又喝多了,所以,您”,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的。”对于这个同母异父的弟弟,雨宫熏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大学毕业之后进入到电视台工作,却没有一点身为艾飞的儿子的自觉,整天吊儿郎当,和女孩子搞什么联谊,和男同事一起出去喝酒打屁,对于自己的正式的工作,却像是一点也不在乎似的。

  而因为自己多年来已经不再负责电视台的工作,在这方面能够给他的劝告也少得多,偶尔说几句。对方根本不当回事,如果视台中还是有什么人是可以降服得住他的话。也就只有那个从小就一贯冷面的家伙了吧?“爸爸妈妈也快要回来了吧?”

  “谈!前几天收到了他们的来信,正在瑞士度假,准备等到天气转凉一点就回到日本来。大哥也知道。爸爸是多么的怕热了。”

  雨宫熏一笑,十几年的时间过去。他也从当年那个毛头小子成为了在商场上一言九鼎的大人物。公司的业务在这些年艾飞不在的时候。更加取得了辉煌的进展,甚至比当年艾飞执政的时候,经济效益方面还要有成绩的多。“已经有近两年的时间没有见他们了吧?真的很想他们呢!”

  “是啊”丁!”一声轻响,电梯停下:“哦,我到了,大哥再见。”

  “再见。”

  一路吹着轻松的口哨,艾家国快步走进办公区,面前突然闪过一个黑影:“喂,你又迟到了?”

  “啊,是小野君啊?”艾家国吓了一跳,待看清楚来人,立刻笑开了:“昨天晚上喝得不错吧?”

  比。万比北

  “嘿嘿!”叫小野的男人呲牙一乐:“如果照你这样继续下去的话。只怕今天晚上又要喝酒了。喂。你每个月的工资够喝酒的钱吗。”

  “哈哈哈哈”呃!”艾家国的笑声突然卡在喉咙中,低头示意:“哥!”

  野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过来了,向艾家国使了个眼色,赶忙走开了。艾修身缓步走到弟弟身前。黑白分明的眸子盯着他:“这是这个月的第几次了?”

  “第4次?”

  “难为你还能记得。”即使是和自己的弟弟说话,艾修身也一贯是那么的冷酷:“电视台有制度,你是知道的?”

  “呃,是的,我知道。”

  “那好吧,等一会儿自己到荣苍君那里去,按照规定的程序办理!”

  “哥!”只叫了半声,在对方的眼神下就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再出口的话也变得没精打采起来:“好吧。我知道了。

  望着弟弟的身影走远,艾修身很无奈的摇摇头,举步走向二楼的办公室:“砰砰!”

  “请进来。”

  走进办公室,迁谷孝男站了起来:“是修身君啊,有事?”

  “是的。前辈!”艾修身最大的优点就是从来都能够分清在面对什么人的时候说什么话而这。正是艾家国怎么也学不来的:“关于艾家国的事情。”

  迁谷孝男一皱眉,作为电视台捌,任负责人,他当然知道艾修身发向话是什么意思。也相毡文漆国在电视台的表现是怎么样的,但是对方是自己的老师的孩子,难道能够像对待其他普通的员工那样的斥和责骂吗?不提老师会怎么想。就是师母和修身君,又会怎么想?

  心里明明不满,嘴上却还要尽可能的安抚,倒仿佛艾家国是他的弟弟一般:“可能再过些时日吧?他也是最近才到电视台来工作,还不是很适应

  “对不起,前辈。我不同意您的话。”艾修身听他胡乱的解释,心里完全不以为然:“即使是爸爸,如果知道小国君多次违反纪律,也不会就这样轻易的放过吧?”

  迁谷孝男这份为难就别提了。艾修身的话很有道理,艾飞是个什么样的脾气他很清楚。但是彼此的身份攸关,他又怎么好,怎么能从自己的嘴里说出处置的话来呢?脑筋一转,给他想到了主意:“修身君,先生和师母快回来了吧?”

  “谈!大约再过几个月的时间吧?”艾修身随意的回答着他的问题:“上一次接到爸爸的来信,他和妈妈正在瑞士滑雪。信纸说,等到日本这边的天气转凉一点,就会回来了。”

  “那可太好了!”迁谷孝男真心的赞叹一声:“真是很想他们啊?”

  比。万比北

  “前辈,关于小国君的事情?”

  “喔,喔!等老师回来再说吧?好吗?”

  “等他们”

  不知道为什么,过谷孝男有点怕艾修身,在日常的工作中也是尽可能的听取对方的意见。可能是因为他知道,像艾修身这样的孩子,是那个早晚有一天要接替自己的工作的人的原因吧?“俟!这样的事情。您知道,还是等先生回来再说吧?”

  “那好吧。就按照您说的去处理”

  走出迁谷孝男的办公室,艾修身心中不悦:迁谷孝男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有着无比的冲劲和青春朝气的家伙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每一天得过且过,就想守着电视台的根底一路混到退休的家伙。难道爸爸没有注意到对方这样的变化吗?还是另外有安排?

  这口年的时间里,爸爸和妈妈的生活更多的是在国外度过,即使偶尔有回国的时间,也是做很短暂的停留,然后夫妻两个就再一次远走高飞。把家庭和事业全部交给了外人来处理,说起来也是真够过分的。

  自己上一次见到他们。还是在两年前大学刚刚毕业,报名进入电视台的时候,当天晚上,同事给自己开欢迎会他的身份在填写报名登记表的时候就立刻被透露了出去。虽然艾飞和妻子没有出现在现场。但是所有人都一厢情愿的以为。艾修身这是以太子爷的身份进电视台做接班的准备的。

  这样的一个家伙受到的关注自然不是其他人可以比较,迁谷孝男亲自出面安排了酒店,为他开欢迎会。等到被众人灌得大醉抬回家,第二天再醒来的时候,艾飞和妻子居然再一次消失了?

  在这两年的时间里,他在和二老的通信或者通话中也曾经就工作中的问题向他请教,但是奇怪的是,只要说到这样的话题,艾飞总是立玄岔开,转而谈论其他。时间久了,艾修身也知道,爸爸大约是不愿意过多的过问这方面的内容,通信和通话也就变成了例行公事一般的询问了。

  “还是一切等爸爸回来之后再说吧?”艾修身心中如是想着。

  脚步声咄咄响起,在大厅中的众人同时深深地俯下身躯,头紧贴在了地板上:“都起来吧。又不是第一次见面?”

  “嗨咱!”艾修身第一个抬起头来,望着走出门厅的男人:“您辛苦了。”

  十几年的时间过去,艾飞也苍老了。鬓角的头发都已经变成了花白色,原本紧绷的皮肤也开始有了松弛的迹象。看起来比原来增添了几分威严的色彩,一身和服的老人在众人对面坐定,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本来是想更晚一点回来的,井子突然生病,也就把行程提拼了。”

  “老师,师母的病,不要紧吗?”

  “听医生说,不是很严重。只是因为人上了年纪,难免抵抗力下降。”艾飞叹息一声:“或者,走到了我和她休息的时候了。”

  “误?”

  男人的声音低沉了下去:“我说的休息。是指那种永远的休息吧?”

  “爸爸?请不要这样说话吧?”已经改名叫中别萌子的大女儿大声的说道:“您和妈妈的年纪还不是很大,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

  “喂,中别君,你的妻子不是很听话啊?”

  中别孝之是角川书库出版部副主任,当年经角川书库的社长的介绍和萌子结婚,到今天已经有3年左右的时间了,这个家伙也是爱开玩笑的那种人,闻言只是一笑:“如果在家里,爸爸,我会行使老公的职责。但是在您这里,似乎还是应该由您来管她吧?”

  萌子气恼的打了丈夫一平:“老公,别和爸爸开玩笑!”

  “没什么,没什么的。”艾飞一笑:“我刚才的话可舱你们不会喜欢听,但是这也是事实啊。我和她的年纪越来越大,身体也是越来越苍老。即使你们再怎么不愿意去想。那一天总也会到来的吧?”

  “爸爸,您和妈妈很久才回来一次。不如说点开心的话题吧?”最小的艾立人还在上大学,仗着自己年轻;说话没有什么顾忌,这时候,也就只有他能够说话了。

  “就是嘛!”有了一个领头的。雨宫飞也大胆起来:“爷爷,和我们说说您和奶奶在国外的经历吧?”

  “好吧。”艾飞暂时把妻子生病的事实放下,放开怀抱笑了起来:“这一次去到的”

  听着艾飞的讲述,众人的精神逐渐被吸引了过来。

  “井子,井子?”耳边传来丈夫熟悉的呼唤,让女人睁开了眼睛:“什么事?”

  “吃点药吧?”艾飞手中托着药和水。递到妻子面前,后者勉力支撑起身体,听话的服下了:“老公啊。我是不是快死了?”

  “你胡说什么呢?”艾飞回身把水杯放下。一只手探到妻子身下。搂住了她:“你知道吗?一个女人,如果一生中有过正常的生产经历一次的话,就能够获得大约旧年左右的生命。你连续生了那么多孩子。你想想?你得比别人多活多久?”

  井子给男人的话逗笑了:“这是您从那里看来的资料?就知道胡说?”

  “这绝对不是胡说。”艾飞像哄孩子一般的哄着妻子:“我曾经说过。我们将来会一起携手变老的,井子,你也答应过我,可不许黄牛啊?”

  “我不会的。”井子靠在丈夫的胸口,听着已经听过无数次的熟悉而健康的心跳,闻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体味:“井子会,一直陪在小艾君身边的。一直到永远。

  又是一个力年过去了。这一次换成是艾飞躺在了病床上,家人和学生们围在床前默默的饮泣着,似乎在向他做最后的告别,艾飞的精神却很振奋,或者就是所谓的回光返照吧:“哭什么?”

  “爸爸?”

  “别哭,别哭!”艾飞的手上已经生满了老人斑,皮肤明显的松弛和干瘪了下去,只有那双依旧明亮的眼睛。还在证明着主人的生命力的顽强:“早晚这一天会到来的,而且。你们知道吗?井子,已经等了我占年了。”

  ,正泣比北

  这句话一出口,立刻换来了几个女儿的嚎啕大吴!

  “哎!”艾飞疲倦的摆摆手。示意自己的几个女婿把女儿们带出去,后者听话的架起各自的妻子,走出了病房。

  “立人,扶我起来。”

  “嗨咐!”艾立人上前,步。扶起了老人:“这样可以吗?”

  “换。可以的。”让儿子退开几步,艾飞望望周围的一群人:“修身君?”

  “是的,爸爸。”

  “你是家里的长子,除了要负责好公司和电视台的发展之外。更主要的是。不要让这个家就这样散了。很多的人。很多的事在我离开之后会放在你的肩头,还有来自各方面的意见,你会受到很大的委屈,但是不管怎么说,千万不要让这个家,散了啊!”

  “您放心。爸爸。我不会的。”

  “哎!”艾飞叹息一声:“我的遗嘱。在律师那里,等我离开之后。他会过来向你们宣读。”

  “是的,爸爸。”艾修身这么冷静的汉子终于落下泪来:“爸爸。您休息一会儿吧?”

  “是啊,我真的需要休息一会儿了。”艾飞在孩子的帮助下重新躺回到床上,无力的摆摆手:“都出去吧?我想,自己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夜色渐渐地深了。宽敞的病房中一片寂静,艾飞躺在床上,眼睛睁的老大,全无半点睡意,自从去年年底发病以来,就数今天的精神最为旺盛,老人知道,属于自己的时间大约就要到来了。

  天花枚上的灯光突然亮起,而且越来越亮,越来越刺目。他下意识的眯缝着眼,似乎想从这一团的光亮的背后挖掘出什么来?但是光线强烈的让人受不了。只是一团耀目的白光,其他的,什么也看不见!

  直觉告诉他。光线中似乎有什么人在。却怎么也看不清楚,越是想看越是看不清楚,老人心中一阵焦急:怎么会这样的?

  突然间,他觉得全身一阵轻松。自己似乎也融入进了那片白光中:“谈?这是”怎么回事?”

  周围一片雪亮的白,亮得那么刺眼。那么夺目,一时间睁目如盲,完全不能分辨周围的环境。就在他的心中一片慌张的时候,一只手伸过来。握住了他的手:“啊!”

  回头看去,一个熟悉的人站在自己面前,就如同当年她第一次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时的一样的年轻而娟秀。唯一的不同是她的身体完全是**的!唇边带着一个无比温柔,无比恬静的微笑:“井子?”

  “嘘!”井子把一支手指竖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艾君。不要怕。”

  “啊!”艾飞这时候才大约明白过来,猛的回头看过去:病床前,几个熟悉的身影正在扶尸痛哭,略微辨认一下,是艾修身,艾萌子等几个孩子。啊,这样说来的话,自己已经”,死了?

  呆呆的回过头,这时候他才注意到。自己也是完的,原本苍老的身体重新恢复了青春的健康光泽,如同新生儿一般的光滑和紧绷,看起来,这是个自己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世界呢!有了这样的明悟。男人苦笑了一下:“原来就是这样啊?

  “是的,就是这样。”

  “那么,我们接下来呢?”

  井子上前仁步。两个人的身体离得更近了:“亲爱的,我们还有最后一段路要走。”她牵起了他的手:“和我来吧!”

  全书完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