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罗二的朝战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五百五十一章、流星闪逝

[字数:6672 更新时间:2014/12/10 9:50:00]



  1958年是一个纷乱的年代,大陆上开始的大跃进在饥荒年代里全面推进,三八线上的志愿军一个不留地撤回了祖国,北极熊里的一个大鼻子活跃了起来,第六届世界杯足球赛于6月里在瑞典举行。

  这些林林总总的事件里,一个太平洋东岸发生的事件,有人在意,有人无视。

  突然窜起霸占了棉兰老岛及附属岛屿的罗氏公司,宣布解散公司保安部,保安部**于公司之外;占据了十几个自有港的罗氏保安部,成为一个地区性组织。

  保安部代表民事委员会主席李相,通电宣布,自由港为不设防地区,辖内所属城镇永不取税;任何来到自由港的人,只要有身份文件,上岸交付10美元的防疫费用后,不会受到法律管制以外的任何限制。

  保安部下属的武装力量,除了地方性警察力量、宪兵部队,两个装甲步兵团,一个航空团,一个海航大队,欢迎和周边国家进行友好交流。

  一时间,东南亚国家里,文莱皇室首先响应,马来、印尼、新加坡随后也发表了友好声明,就连远在西北的印度也顾不上国内混乱的局势,发出了友谊的声音。

  日本是罗二留给玛丽的地盘,在他的暗示下,日本政府不痛不痒地讲了几句官面话,不再吭声了。

  而在吕宋岛的美军,此刻却是陷入了巨大的麻烦当中,岛上无数的土著经过一年多的厮杀。人口锐减,大批零散的小部落。被一个名叫塌瓦朗的部落吞并。

  不愿归顺塔瓦朗部落的当地土著,不是被残忍地杀戮,就是关入密林山谷,很快就没了踪影。

  人口奇缺的当地劳力,美国人就连修筑道路的人手,也得从台岛雇佣,要么就只能从塔瓦朗部落招募了。

  当马来和印尼的一支海军队伍,停靠在伊莎贝拉港口时。美军情报人员尚且不在意,但一支缠着红色包头的印度山地联队,出现在保安部军营的时候,世界凌乱了。

  纷纷扰扰的各国媒体,突然发现,自由港里先后出现了四个国家的军旗,日本军医的身影也在悄然出没。

  这种非联盟性质的混乱。让几个岛国蠢蠢欲动之际,罗氏银行的专用户头上,出现了一笔笔的巨额资金,敞开胸怀的自由港,欢迎世界各国都来这里找各自的利益。

  当然,友好合作协议是必须秘密签订的。保安费用也不能少一分一毫。

  汇聚了世界各地语言的自由港,最为吃香的工作,就是翻译了,没有指定官方语言的自由港保安部,虽然通用汉语。但也不介意土著、鬼子带着华人翻译来办理公务事宜。

  隐居在香港的罗二,遥控着保安部的运转。也从电视里观看着英国的新闻。

  英国科学家在阿富汗的兴都库什山脉里,找到了那硕大的陨石,从中提炼出来的金属,被命名为“OE”;尽管没有亲临现场,但罗二还是在电视里,看着那白色的金属,怦然心动。

  为了躲避那些财阀的主意,为了不引起北极熊的怀疑,他已经在香港消失于大众一年多了,香港官商地下世界,凭着他从吕宋岛拿回来的药剂,已然成了他的私家领地。

  当然,那个大陆的通讯社,罗二是退避三舍,大家各走个的阳关道,相对安稳。

  面对大陆的饥荒,香港各界爆发出了极大的热诚,每天由各界人士捐赠的粮食物资,源源不断地送往广州,把那些试图窜港的广州人也给震惊了。

  粮食有了,谁还会背井离乡地离开故居,广州周边乡村饥荒的缓解,也让大陆方面对香港的主动援手,官方保持了沉默。

  “指挥官,商船已经安排好了,今晚可以出发,”一个印度商人出现在罗二的别墅里,恭敬地向指挥官低头问安。

  罗二坐在宽大的红木大椅上,看着楼下泳池里玩耍的罗玲和孩子,摆摆手没有做声;印度商人垂首退了出去。

  侍卫官老崔走了进来,眼里藏着淡淡的忧虑,“长官,还是让我跟你去吧,”对于长官突然的决定,他这次的预感不是很好。

  “不用,你是侍卫室的上校主官,这里你坐镇我放心,”罗二笑着拿起茶杯,一边喝着凉茶,一边看着港湾里忙碌的景色。

  七月的夏日,维多利亚海湾的繁忙的季节,也有最为漂亮的晚霞,罗二心情随着渐落的晚霞,郑重而充实。

  拿出一份文件,罗二交给老崔,“为防万一,问价你替我收着,里面有我安排给孩子们的地盘,药剂的存储地点和密语也在,”

  起身,罗二拉开书桌的抽屉,匆匆签了几张瑞士银行的支票,递给老崔,“每个孩子一千万瑞士法郎,是他们这些年过年的红包,我一直没给,现在补上了,”

  看着有些沉闷的老崔,罗二笑笑拍着他的肩膀,“那杀手锏就藏在王麻子那里,一旦老子有事,还的靠你给报仇呢,”冰凉的声音,绝对的信任,让老崔终是点了头。

  深夜,罗二带着五名侍卫,登上了前往印度的邮轮,这次,一直守卫罗玲的错颂,也被他带在身边;这个机灵的泰国拳手,罗二一向不放心。

  就在罗二登船的那一刻,老崔带着罗玲和孩子,驱车到了罗湖警署,在两名便衣警官的协助下,默然过境,来到了广州一个偏僻的小渔村。

  在那里,他守着一部收音机,听着里面日复一日激昂的乐曲。

  大陆虽然困苦落后,但外部势力想要迈进国境,还是千难万难的。

  这次前往阿富汗山区,罗二的想法受到了玛丽的反对。就连远在平壤度假的朴姬善也不赞成;唯有一向唯他是从的罗玲,没有意见。

  远在日本的侍女。罗二连问都没问,也没打招呼。

  但罗二对自己的自觉,相当敏感,这次如果拿下了那块陨石,也许医药箱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自己就不用蜷缩在港岛不敢露面了。

  五天后的清晨,一架印度空军的运输机,悄然越过克什米尔山区。在兴都库什山脉盘旋,六个身影从机舱跳出;运输机调头返回,但飞机腹部里的一个圆形仪器上,不断地闪着红色灯光的指示灯,腾地转成了绿灯,幽幽的灯光一闪即灭。

  东西走向的山脉,六朵绽开的降落伞。先后飘进了一个裂开的山谷,很快就消失在土黄色的山岭后。

  凭着英国传回的情报,罗二六人在山里跋涉了将近半个月,终于到达了一处干涸的小湖旁;收起军事地图,大家在一片矮树林里休息片刻,向西北方向奔去。

  经过一个被削去了半个山头的山丘。齐齐向外倒伏的焦黑荒草枯树,让罗二心脏疯狂地跳动起来,鼻间里也能嗅到淡淡的焦糊味。

  心神有些慌乱的罗二,没有发现,距离他们三里外的山岭上。埋在碎石中的一副镀着λ/4的mgf2薄膜的军用望远镜,在荒草下微微颤动;贴附在树干上的天线。也开始了短达两秒的工作。

  喀布尔附近的一座秘密基地里,一架在高空盘旋良久的轰炸战斗机,终于不用再次降落换班,呼啸着扑向深空。

  这座只有一百澳大利亚官兵维护的小型军事基地,一旦执行完此次任务,全部官兵连带飞行员,会马上退役回转国内,拿着丰厚的退役津贴,找个轻松的工作,享受自己平民的下半生。

  为了这个简易的基地,当地部族长老拿到了百万美金的租金,租期还只有半年,相当的划算了。

  再说罗二,顺着自己的感应,迈开大步快速地向一个巨大的深坑跑去,坑底部那露出一角的银灰色石块,让他越来越兴奋。

  不到十分钟,接近了这个磨盘大小的陨石,罗二伸手摸着被敲去了一块棱角的石头,开心地哈哈大笑;随后赶来的鱼叉五人,拿出折叠工兵铲,埋头玩命地挖了起来。

  石块没有掏出来,罗二也不能轻易地收进医药箱里,只能在一旁静静地等着。

  天空中,标定了目标的战斗轰炸机,对准航向加快了速度,机翼下一枚圆圆的空投炸弹,两个飞行员想想都是浑身的冷汗,恨不得马上投下去,拉高飞机快速离开。

  这次高空投弹,只要他俩把炸弹投入目标区域0.5公里内,就算是优秀地完成了任务,奖金翻翻。

  重约164.4千克MK型美制核航弹,那薄入啤酒罐的外部弹头外套里,钚芯外包有铍反反射层,助爆剂为氘-氚,热核材料是氘化锂—6。爆炸威力为,10吨TNT当量。

  还有不到五分钟,飞机就能到达指定地点,投下这枚恐怖的炸弹后,飞行员这辈子的军官生涯,也就告一段落了。

  大坑里,五个力量强壮的侍卫,气喘吁吁地把石块刨出了一半,但奇重无比的陨石,他们是根本拔不出来的;否则的话,科学家早就给带走了。

  好在罗二有所准备,后腿十几步,从医药箱里取出了一台重型拖拉机,把钢丝绳交给鱼叉,自己跳进了驾驶室;虽然他们力量远超常人,但和机械相比,还是有所不逮。

  在这荒山野岭的大山深处,也就是罗二能搞来重型机械,就算是美国人也难以轻易把三十多吨的拖拉机运到这里。

  轰隆隆的拖拉机,喷吐着浓浓的黑烟,履带哗哗作响,勉强就把陨石拖出了大坑;在鱼叉他们崇拜的目光中,罗二上前,挥手拿下了这块天降陨石。

  医药箱里,上百支烧刀子、断铁刀、靠山刺,还是几支黑头陀,总共千斤上好的中草药,在陨石出现的瞬间,化为一滴滴红黄交杂的汁液,沿着罗二手腕上的花纹,流入他的体内。

  附着在骨骸后的黑色副骨,强行和**争夺着滴滴的汁液,罗二脑后发间的脸庞浮现,诡异的眼睛缓缓睁开。

  仰脸体会着股股喷涌而出的力量,满脸喜色的罗二,突然嚎叫一声,张开双臂脑袋左右摇晃,神色痛苦至极;还不等鱼叉他们上前,“彭,”

  一声皮肉崩裂的撕破声,罗二破裂的迷彩服碎成了布条,身后一个黝黑的骨架挣脱出来,残破的颅骨咔咔直响,缓缓转过一百八十度。

  藏匿在短发里的脸庞,鲜血直流的嘴部,竟然发出磔磔的低鸣声,冷漠的眼睛紧盯着惨叫不已的罗二。

  鱼叉惊愕地看着眼前的突变,傻傻地瞪圆了眼睛,在他呆滞的思维里,竟然能看出,这副血粼粼的骨架,嘴里的口型,无声地重复说着“无量天尊,”

  右手握拳,左手盖于右拳上,下起膝,上齐眉,怪异的骨骸对着罗二一揖,正要扑向自己的恩主时,天空中传来一声尖利的呼啸声。

  没有挂拽降落伞的核弹,凌空在罗二他们十几步远的低空,保险解除,“轰隆,”黑灰色的小型蘑菇云猛然升起。

  出走香港的罗二,罗氏公司的幕后老板,棉兰老岛保安部实际掌权者,犹如流星划过长空,悄然消失了音讯。

  两个月后,依旧守在偏僻山村的老崔,从收音机里,听到了他永远不想听到的嘟嘟声,指挥官陨落了。

  在两名退役士兵的协助下,老崔护卫着罗玲,回到了她的故乡台岛,花莲市郊的一处别院,已经准备了好久了。

  圣诞节,是西方最隆重的节日,澳大利亚人在欢度节日的时候,柏斯、纽卡斯尔、阿德来德、墨尔本,这些海边宜居的城市里,人影绰绰,警察局里的警官们,不停滴忙碌着,赶往各地杀戮现场。

  不多不少,不同番号的退役空军官兵,整整一百人,在这个圣诞节,被人杀死在自家的餐桌前,死在了妻儿父母面前,剩下的是一具具没了脑袋的躯体。

  凌晨零时,罗二在荒山里毙命的那一刻,首都堪培拉议会两院政府机构里,两枚苏制和炮弹,轰然爆响,堪培拉变成了百年不适宜居住的废地。

  和首都二十万人伤亡同步的,是远在乡下牧场庆贺节日的内阁总理,和他的二十位部长,倒在了尖利的鱼刀下。

  杀戮,很快蔓延到了民间,在这个太平洋上最大的岛屿上,不分角落地进行着。1800万人口的澳大利亚,陷入了惊恐的困境,或许,大部分聚居于雪梨(Sydney)或墨尔本(Melbourne)等大城市的华裔居民,能逃过这次劫难。

  美国境内,一年间暗杀不断,无数财阀高官,被莫名割去了脑袋。

  罗二至死也不知道,被命名为“OE”的稀有金属,拉丁文是”杀“的缩写。他活着对有些人是个祸害,他死了,对更多的人来说,恐怖刚刚降临。

  PS:好了,走了。新书《大明绿色风暴》快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