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难以忘却的记忆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难以忘却的记忆第八章 萧墙:第十五节 婚礼(下)

[字数:6823 更新时间:2014/5/10 7:01:00]





二天后,重庆百龄餐厅内外张灯结彩热闹非凡,十张大圆桌上摆满了菜,主宴席后面是一个小舞台,上面放好了两把椅子,是留给证婚人坐的,靠前一点有个话筒,餐厅的留声机里播放着周璇、白光演唱的歌曲。

董健吾从成都赶过来,郑怀贤、孙娄早早的来了,安排好孙娄的座位,萧诚、郑怀贤、董健吾一起来到门口迎接来宾,傅佩玉拿着照相机候在一旁,门口还有十多个前来捕捉新闻的记者。

萧诚在门口朝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餐厅周围街道上什么电线杆、路口弯角都站着人,萧诚是在战场上滚打的人,什么地方能够保护自己,什么地方能够打击敌人张眼一望就明白,萧诚对有没有人监视自己的婚礼抱无所谓的态度,现在这个时候,在重庆谁想对自己使坏都要想想后果如何的。

不一会,胡厥文、余名钰、颜耀秋等一大帮人到了,同来的不止是上海的工厂老板,还有在北碚建厂的南京、浙江的工厂老板也来祝贺,有些人还带着女眷,他们人人递上一份贺礼,萧诚连连推辞。

董健吾却抱着一个大红纸箱过来,毫不客气的说道:“礼轻情意重,这不是钱,是一份情谊,应该收下,应该收下。”

众人在北碚建厂与董健吾打过交道,彼此十分熟悉,大家哈哈笑着把贺礼塞进红纸箱里,萧诚与他们站在一起让傅佩玉拍照留念。

田汉、袁牧之、陈波儿来了,没想到胡蝶和她的丈夫潘有声也来了,胡蝶还是那付随和的样子笑着说道:“萧诚呢,你结婚都不请我这个大姐呀。”

“哎呀,大姐也来到重庆了,太好了,我是真不知道你在重庆啊,你好潘先生。” 萧诚大喜过望急忙与潘有声、胡蝶握手。

胡蝶笑道:“你看还有谁跟我一起来了。”

萧诚朝后一看,却是赵丹、白杨和张瑞芳,萧诚喜出望外:“赵丹,白杨,你们都在重庆,真让我高兴。”

“萧主任,一直都在报上看到你杀鬼子,敬佩啊,给,这是我们的贺礼。”赵丹、白杨说道。

“什么呀,你们还来这一套,来,来,我们进去。”萧诚拉起赵丹招呼众人往里走。

“拍照,别忘了拍照。“傅佩玉叫道,看到中国的电影明星对萧诚如此客气,让他无比惊讶。一行人站在一起刚拍完照,一辆轿车在门口停下来,周恩来和邓颖超从车里走了出来,萧诚急忙迎上去。

周恩来哈哈笑道:“贺喜啊,贺喜啊,我没来晚吧。”

“没来晚,新娘子还没到呢,周叔,邓姨里面请。”

周恩来、邓颖超和胡蝶、赵丹等人握了手,一起留了影,然后朝里走。胡厥文、余名钰、田汉、袁牧之、陈波儿等人看到周恩来都站了起来,萧诚说道:“今天,周叔来为我做证婚人。”

大家一听都叫起好来:“好,好,周先生做萧将军的证婚人当得,当得。”

董健吾在门口叫道:“新娘子到。”

萧诚急忙向门口走去,人们全都站起来,立在过道两旁,餐厅服务生马上换上婚礼进行曲。萧诚来到门口,艾薇儿已经下了轿车,芭儿·拉法莉在后面帮着整理纱裙,周围记者手上的照相机是一阵的闪烁。

杰米过来让艾薇儿挽着自己的手臂走到萧诚跟前,杰米把艾薇儿的右手交给萧诚道:“萧,我把艾薇儿交给你了。”

萧诚点点头说道:“杰米,艾薇儿是我的珍爱,就如同我的生命。”艾薇儿看着萧诚,美丽的大眼睛闪烁着光芒,伸出的手和萧诚紧紧握在一起。马特乌斯、福格茨把双儿抱过来,萧诚和艾薇儿一人拉着一个缓步朝里走去。

今天,艾薇儿略施胭脂,头披白色纱巾,手戴白沙长手套,一身拖地的白色婚纱裹着她玲珑的身材,浑身散发着摄人心魄的美,人们看了无不从心里赞叹她的美丽。

胡蝶感叹道:“萧诚与艾薇儿小姐真是英雄和美女,天生的一对。”又看到两个人一手拉牵着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娃娃,问:“那里找来这样漂亮的双胞胎。”

胡蝶显然没看过傅佩玉对这件事的报道,边上的孙娄说道:“这是萧旅长从大火里救出来的孩子,她们的父母全被鬼子烧死了。”

周围的人听了不住的嘘唏,道:“可怜的孩子,萧将军又做了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啊。”

“萧将军做的好事多着呢,真是个英雄好汉。”

董健吾示意周恩来和邓颖超坐到证婚人的椅子上去,杰米、马特乌斯把大小双儿抱走,萧诚和艾薇儿手拉手缓步走到台上,周恩来站起来,来到话筒前正要开口说征婚词,就听见门口传来一声喊声:“蒋委员长到。”

人们惊愕的回过头去,一队蒋介石的侍卫首先走进来分列在餐厅两旁,接着门口出现了蒋介石和宋美龄的身影,客人们急忙围拢在过道两边纷纷向蒋介石和宋美龄点头致意。

“委员长好,夫人好。”

蒋介石频频点头道:“大家好,大家好。”

周恩来和萧诚、艾薇儿迎了上去,周恩来说道:“委员长辛苦了。”

萧诚说道:“委员长光临,我十分荣幸,没到门口迎接还请委员长原谅。”

蒋介石道:“我早说过,你的婚礼我是要来祝贺的,看来我是来晚了。”蒋介石的话里好像在责怪萧诚结婚没有通知他,他也不想想,一个平民百姓结婚谁敢把请柬送到总统府上去啊,除非他是疯子。

周恩来知道蒋介石在作秀,便顺着说道:“不晚,不晚,委员长来了最好,您是这里最尊贵的人,最合适担任晚辈们的证婚人,萧诚和艾薇儿小姐结婚能够得到您的征婚荣幸之至啊。”周恩来想既然萧诚已经离开共产党,那么能够和蒋介石拉近一些关系对萧诚以后做事会方便一些。

萧诚那里会听不懂周恩来话里的意思,说道:“能够请得委员长做我和艾薇儿结婚的证婚人,我们必将无限感激,请委员长上座。”

蒋介石拉拢人常常喜欢在他过生日那天,或他的家人过生日那天去个电报祝福一下什么的,这样的手法最经济实惠了,他现在正想拉拢萧诚呢,这样的机会来的正好,便说道:“那我蒋中正就逾越了。”说罢拉着宋美龄坐上了座椅上。

底下的人看到蒋介石居然为萧诚做证婚人,都小声议论起来;“还是萧将军面子大,蒋委员长都来当他的证婚人。”

“噢,萧将军真是好福气啊,将来必定光宗耀祖啊,可惜娶了个外国女人。”

这时,何应钦、孔祥熙、陈立夫、吴铁城、戴季陶等一些政府要员听说蒋介石和宋美龄来参加萧诚的婚礼,都急忙赶了过来,戴笠也不张扬的来到婚礼现场,看到这场面,胡厥文、余名钰、颜耀秋等人实在是感叹萧诚的人缘太好了,中国四大家族都来人了。萧诚笑容满面的来回迎接,心里十分明白这些人不过是冲蒋介石的面子来的,餐厅服务生忙着加桌椅上菜。

忙乱了一阵后,蒋介石来到话筒前,他想起自己和宋美龄在上海陕西路教堂进行结婚仪式的情景,说道:“嗯,今天我很荣幸能够为我们的抗日英雄萧诚和美丽的艾薇儿小姐结成伉俪做证婚人,在此之前我问几句话。请问,萧诚和艾薇儿小姐,你们能够坚信自己永远爱着对方吗,请你们举手回答。”

萧诚单膝跪下举手指天说道:“我萧诚对着天地发誓,我永远爱艾薇儿。”艾薇儿见此情景也双膝跪下说道:“我发誓将永远爱萧诚。”

蒋介石觉得自己像大主教一样,又问道:“你们能够坚信自己遵守承诺,不离不弃,携手到老。”

萧诚和艾薇儿一起回答:“我坚守承诺,不离不弃,携手到老。”

蒋介石一时想不起主教大人在这种场合后面应该说什么话了,开始按照自己想象说起来:“现在我要让萧诚单独发誓,你不许离婚,不许娶妾,不许有婚外情,你发誓。”

宋美龄听了差点笑出声来,心想主教绝不会说这样的话。萧诚老老实实的照此发了誓,蒋介石随后宣布:“我现在证明萧诚和艾薇儿结为正式夫妇,你们可以交换结婚戒指了。”

萧诚一愣,戒指忘买了。蒋介石见萧诚愣在那里催促道:“萧诚和艾薇儿小姐交换戒指呀。”

“委员长,戒指忘记买了。”萧诚抓着自己的头皮说道。

“这,这,这成何体统,你怎么会忘了买戒指呢。”蒋介石气不打一出来,自己好端端主持了一个婚礼,男方居然没买戒指。

蒋介石的话通过话筒使得餐厅里的人全听见了,人们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但谁都不相信萧诚会没钱买戒指,只是笑他也太大大咧咧了。

萧诚解释说:“我们那里的人结婚,从地里刨点花生炒两下,大伙往嘴里一扔就完事了,那有什么戒指啊,哎哟。”

这一下大伙笑得是前仰后合,艾薇儿听不懂萧诚的话,但看到大家这样大笑也察觉到萧诚肯定出洋相了,用胳膊肘捅了萧诚一下。

宋美龄、周恩来、邓颖超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真是一对妙人呢。宋美龄从自己手上取下一枚戒指递给萧诚:“萧诚啊,这枚戒指跟着我好几年了,你拿去送给艾薇儿吧。”

萧诚知道宋美龄送出来的东西不能回绝,便说了声:“谢谢夫人。”然后把戒指戴在艾薇儿的无名指上,两人向宋美龄鞠躬致谢。这时大厅里响起一片掌声,这掌声更是献给宋美龄成人之美的善举。萧诚心想完了,这份情自己以后怎么还啊。

征婚仪式结束后,大家一起落座,萧诚拉着艾薇儿上台作答谢词,萧诚说道:“十分感谢委员长和夫人为我们做证婚人,感谢周叔和邓姨,感谢诸位朋友们前来祝贺,现在是举国最困难的时期,朋友们还慷慨赠送贺礼,我们十分过意不去,艾薇儿想办个慈善基金会,在中国一些城市开办幼儿园和小学,收容那些在战争中失去双亲的孤儿,基金会取名为‘艾薇儿·中美慈善基金会’,欢迎社会各界的朋友们来担任理事并监督基金会的运作,朋友们今天的贺礼将是基金会收到的第一笔捐款。过几天,艾薇儿将回美国举办义演,为基金会筹集善款,并且组织美国的捐款人来中国考察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的人道灾难,发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一起努力来制止和结束战争,在这里我们感谢大家的支持。”萧诚和艾薇儿向众人鞠躬致谢。

餐厅里一时间掌声雷动,人们纷纷叫好。蒋介石在心里是暗岸称赞,这个基金会发展好的话有可能又是一条与美国社会发生联系的渠道,这个萧诚确实非同凡人,出手做事非同凡响,蒋介石向宋美龄看看,宋美龄心领神会,她起身来到话筒前说道:“作为全国抗战慈善基金会主席,我十分感谢艾薇儿小姐对中国人民的关怀,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成为艾薇儿·中美基金会的一名成员。”

掌声如潮般的响起了,萧诚把宋美龄的话翻译给艾薇儿听,末了提醒她邀请邓颖超参加。

艾薇儿上前向宋美龄表示感谢,说道:“中国第一夫人的参加是艾薇儿·中美慈善基金会的无上荣耀,同时也感到了责任,我希望更多的有爱心的人加入进这个荣誉集体中,在这里我想邀请一位抚养我丈夫长大成人的令我无比尊敬的女士,邓颖超女士加入进艾薇儿·中美基金会。”

周恩来在下面对萧诚这一举动十分赞赏,中国共产党应该参与中美两国的民间交往。邓颖超本来就是中国抗日慈善基金会的理事,现在被邀请参加艾薇儿·中美基金会也是无可厚非。邓颖超上前对艾薇儿小姐的邀请表达感谢,表示自己一定会为基金会的工作竭尽全力。

致辞结束,萧诚和艾薇儿一起向蒋介石、宋美龄、周恩来、邓颖超等人敬酒,蒋介石破例喝了一杯。随后,萧诚拉着艾薇儿来到每一个宴席前向来宾们敬酒,众人的目标却对准了艾薇儿,艾薇儿被人劝了两杯满脸通红,萧诚急忙拦住大家说道:“艾薇儿刚刚伤愈,不能多喝。”

于是,大家冲萧诚而来,硬要萧诚代替艾薇儿喝酒,萧诚推辞说:“我的酒量不行,今天要是喝多了钻桌子可不好。”

今天来参加婚宴的大多数是上海人,都知道萧诚那次在上海春节晚会后被胡蝶、周璇等人劝酒钻桌子的事,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胡蝶更是笑得花枝乱颤,戴笠看了心动不已,端着酒杯过来:“萧将军,我向你真诚的道歉,那件事真不是我下令干的,委员长狠狠骂了我。”

萧诚道:“事已经过去了,不要再提,尹红小姐的父母都死于日本人之手,她参军是真心打鬼子的,还望戴先生不要为难她。”

“那是,那是。”戴笠可不为这事来的,他转身对胡蝶说道:“胡蝶小姐不愧是影后啊,真是光彩照人呢,今天是萧将军的喜庆日子,能不能上台歌唱一曲为大家助兴啊。”

萧诚看到戴笠淫荡的眼神盯着胡蝶,心想糟糕,胡蝶被这只色狼盯上了,可周围的其他人却一致叫好,催促胡蝶上台表演,胡蝶看见蒋介石和宋美龄在场,有些犹豫又有点冲动,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萧诚摇摇头拉着艾薇儿回到主桌旁,两人紧挨着蒋介石和周恩来的身边坐下,萧诚向蒋介石说起以傅佩玉在南京的经历拍一部反映南京大屠杀的电影,想派一支摄影队去前线,现场拍摄一些实况影像。

蒋介石十分赞同,指着何应钦说:“我支持你,去战场或者需要部队协助的事找何部长就行。”

“好的,我相信《南京大屠杀》一定会超过《爱国者》,我要让日本人在世界上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看到萧诚愤愤的样子,同桌的人都开怀笑起来。这时胡蝶走上台,说道:“为给萧诚贺喜,我来为大家唱一首歌《明月几时有》”

艾薇儿听了几句感觉歌曲很好听,就问:“亲爱的,这是你创作的吗。”萧诚点点头,艾薇儿娇哼道:“这么好听的歌为什么不先给我唱。”说着手在萧诚的腰间掐了一把,萧诚疼的一咧嘴,正好被蒋介石、宋美龄看见,艾薇儿急忙松了手。

萧诚吸了口气,小声对蒋介石说道:“这外国女人和中国女人一样,三天不打上梁揭瓦,我一定要重振夫纲。”

“咳!咳!嗯-嗯。”蒋介石捂住嘴,强忍着不让笑出声,宋美龄却听到了,目光扫了过来,萧诚耸了耸肩解释道:“夫人,我的意思是艾薇儿不知道中国的古老礼仪。”

宋美龄气道:“中国的古老礼仪就是重振夫纲。”

这下周围的人都知道怎么回事了,蒋介石、周恩来,还有同桌子其他人全都大笑起来,看到艾薇儿莫名其妙的样子宋美龄也忍不住笑起来。

胡蝶此时正好唱完,她开始鼓动道:“我们欢迎新郎官来唱一首,好不好。”大家那里会说不好的呀,一起鼓起掌来。

萧诚拉着艾薇儿走上台,说道:“今天我表现太不好了,把结婚戒指都忘了,为表达我的歉意,我要向我的妻子献上一首歌。”萧诚让艾薇儿坐到椅子上去,自己唱了起来。

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

如影~随形

无声又无息出没在心底

转眼~吞没我在寂默里

我无力抗拒特别是夜里喔~

想你到无法呼吸

恨不能立即朝你狂奔去

大声的告诉你~

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

我愿意为你忘记我姓名

就算多一秒停留在你怀里

失去世界也不可惜

——

萧诚单腿跪下,捧起艾薇儿的双手用英语唱道;

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

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天际

只要你真心拿爱与我回应

什么都愿意

什么都愿意为你

艾薇儿激动得泪流满面,扑进萧诚的怀里,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这一幕太感人了,大家热烈的拍着手,掌声如雷般的响起来。

艾薇儿睁开眼睛,看了看还在熟睡的萧诚,伸手在他的脸上轻轻抚摸了一下,昨天晚上萧诚跪着深情的给她唱歌的那一瞬间让她终生难忘。身边的大双翻了歌身,小胳膊露出了被窝,艾薇儿急忙帮她盖好,看到小姐们俩艾薇儿直想笑。

昨晚回来后,萧诚急切的钻进她的被窝,不料两个小家伙跑了进来,嚷着要萧诚抱着睡觉,可能是晚上玩得太高兴,两个小家伙就是睡不着,看到萧诚哭丧着脸的样子,让她咯咯笑个不停,闹了好一会儿小家伙们才沉沉睡熟了,萧诚心急火燎的爬进自己的被窝。

想到这艾薇儿忍不住小声笑起来,萧诚醒了过来,立刻明白艾薇儿笑的意思,伸手把她楼了过来,两人热烈的亲吻,欲望重新燃烧起来,萧诚抱起艾薇儿柔软的身子来到沙发上,艾薇儿双臂搂住萧诚,抚摸着萧诚健硕的身体,敞开自己的身躯迎接他的到来,两个人又陷入激情的狂潮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