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穿越之我在香港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四0六章 万隆会议

[字数:10603 更新时间:2014-9-18 1:30:00]




  在林子轩穿越前的一段时间里,林子轩在网上看到了有很多中国人对毛大爷当初决定释放全部日本战犯的行为感到不满,虽然这是出于政治还有人道主义的立场上考虑,可是恰恰是就是这些形式上的考虑释放,还有老蒋当年对日本放弃任何战争赔偿的行为让日本的那些you派份子感觉到了一件事:对中国的侵略简直就是太爽了,因为这种侵略出来付出几条人命之外,几乎就不需要付出什么像样的代价。所以这些人才会在几十年后重新站出来叫嚣着中国wei胁论,对中国进行恶意地诋毁,甚至还在其本国国内发动对华人的各种“不友好”的行为。这还没算那些篡改教科书的种种可恶的行为,当然,还有日益严重的钓鱼岛事件。这帮混蛋们觉得几十年前侵略还不够,几十年后还想继续侵吞中国领土,可是他们也不想想几十年的中国能和几十年前的中国相比吗?现在中国的军事实力虽然仍然算不上最强的,但是收拾一个小日本还是很容易的,就算美国方面插手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按着中国新任国防部长的话,中国领土,寸土不让。

  所以,在得知国内有意释放那些日本战犯的时候,林子轩立即就通过各种手段制作了一些镜头,当然这些镜头对于后世的人来说是很容易识破的,可是对于现在这个时代就不是那么容易了。虽然这样做有些造假的嫌疑,可是这也怪不得他人,要怪也只能怪日本人自己当年造的孽太多了。日本当年在亚洲范围内做下的孽太多了,就是几十年后让人提起来都恨得牙根直痒痒。

  而且说句实在话,以林子轩现在在日本的超然势力,很容易就能够探察出那些当年侵华战争中的幕后黑手们还在不在人世,活的是不是很好。林子轩知道这些发动战争的“真正的”幕后黑手大多活得不仅健康,而且还很滋润。尤其是当年直接主导的南jing大屠杀的朝香宫鸠彦,更是活得非常舒服。按照他的罪行,上绞刑架都是轻的,可是谁让人家是日本皇室成员呢?美国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只能将他给放过了,对于这一点让他非常的不满,也是他厌恶美国人的原因之一。林子轩有时候甚至想既然你们不杀,我杀不就行了。这也只是他的想法而已,他知道根本就不能付诸行动的。不说这些人自己非常懂得自我保护,自己能不能杀得了,就是美国人也不会允许这些人被杀的。林子轩虽然非常厌恶美国人,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认,人家现在毕竟是世界的霸主,得罪了美国,以后自己在很多方面行动将是非常艰难的。为了这么一些混蛋,使自己的利益出现损失的事,林子轩是不屑干的,所以,他只有通过这些手段先恶心恶心这结帮家伙。他所“制造”的这些记录片将在麾下所有的发行渠道中进行播放,让全世界都看清楚日本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不死心,是怎么样的穷凶极恶。除此之外,他还要借助自己庞大的传媒实力继续推行一个舆论作战计划,在更大范围内对日本的军国主义者们进行讨伐,当然,还会将那些个日本财团牵扯进来,揭露这些日本财团的本来面目,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些财团就是当初害得小半个世界都不得安宁的真正的幕后黑手,他们发动的目的就是利用战争,掠夺不属于他们的财富。这种掠夺不仅体现在他国的身上,就连自己国家他们都没有放弃,要不然为什么那些平民百姓连饭都吃不上,他们还能夜夜笙歌呢?当然林子轩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对这些财团进行报复,谁让这些财团最近在日本经常给他找麻烦呢?

  只是,反对军国主义是不是一个短期行为而是一个长久的战争,一旦开始,就必须要坚持下去,虽然他手下现在也是人才济济了,可许多事情仍然需要他的“指导”,谁让他比这个时代的人多了几十年的见识呀!所以,未来的工作有的烦了。

  当然在这段时间里他除了引导舆论的正确导向之外,他还有还有许多事情要做。相对来说最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彩票了。

  在林子轩去大陆采访两弹试爆的之前,他在蝙蝠岛上跟平安公司的总裁霍巴特。盖伊的谈话中偶尔提到了彩票,然后他立即就兴起了建立一家博cai公司的想法。不过,博cai公司并不是他独创的,而且早就有了,就比如与香港紧邻的澳门就是靠着博cai业发展起来的,而后世香港最著名的**彩相对来说也是一种博cai,只不过这种博cai是在政fu的控制之下,而不像那些不合法的赌博。

  东南亚很多国家都有各种各样的博cai公司,但是他们对这些公司的建立控制的还是很严的,哪怕就是那些新**的东南亚国家也是一样。所以,为了攻关,林子轩不得不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不过还好,经过长时间的努力,并联合东南亚一些有名望的华人富豪,他终于取得了成功的第一步,打开了印尼在这方面所设置的门槛。

  在东南亚有很多地方都能建立博cai公司,为什么要选在印尼呢?这个问题恐怕只有林子轩自己才知道吧!而且印尼政fu也明白博cai业这个暴利的行业必须控制在自己手里。可是,说句不好听的话,以印尼那些土著的本事,他们有华人的财力吗?他们有华人那么大的本事吗?要怪,只能怪他们此时的政fu太过f败,只能怪他们国家的政权还不稳定,军阀遍地,拿钱一砸,路路畅通。毕竟这些军阀也不希望上面将他们赖以生存的权势给剥夺了,所以他们只能通过各种手段来敛财,然后扩充实力,对抗上面。现在面对林子轩这个大财主抛出的橄榄枝,他们又怎么会放弃呢?林子轩的行动相对来说还是很快的,也就是在印尼总统苏加诺那儿出了点儿麻烦,可是当林子轩提出:他在印尼的博cai公司将会拿出每年百分之八十的盈利反馈给印尼本土进行投资,并保证其中的百分之五十会投资在基础设施建设上,不求回报。这个优惠的条件最终打动了苏加诺,使之跟林子轩签署了协议。

  现在,印尼博cai公司已经正式开业,并将在最短时间内铺遍印尼的各大城市。印尼政fu上下都将这视为一个胜利,对华人的一个胜利。因为在他们看来,林子轩和林子轩的那些合作者并没有在这项合作中取得什么便宜,就算有盈利,也将是非常少非常少的一部分。因为根据协议,博cai公司的盈利林子轩只能得到剩余的百分之二十,这百分之二十扣除各项开支,林子轩及其合作者能够得到的好处实在太少太少。而且博cai公司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政fu也可以推到林子轩等华人的头上,不需要付任何责任。所以不管怎么说,真正的获得胜利的还是他们。他们更高兴的是终于有机会让那个纵横东南亚的男人,在自己的国土上失败一回。

  可是,这些人高兴的太早了,他们根本就不了解林子轩,这完全就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家伙,是那么容易就能被人算计的吗?就算有能够算计林子轩的人,也不应该是他们呀!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林子轩和他们的协议里充满了陷阱。

  没错,林子轩是承诺每年盈利的百分之八十会反馈给印尼本土进行投资,可是,具体投资什么还不是林子轩本人说了算?印尼有什么?石油、天然气、黄金、铜、铁,等等等等,这个有“千岛之国”之称的国家可是矿产资源丰富无比,除了这些矿产资源之外还有橡胶、燕窝等诸如此类,不胜枚举。如此丰富的资源,如此赚钱的行业,就算他们不同意林子轩开创什么博cai公司,林子轩也是要来投资的,如今他们同意林子轩开创博cai公司,那林子轩连从别的地方调集资金的事情都省了。每年百分之八十,其中的百分之五十正好进行基础设施,亦即矿区附近的运输通道,以及各项配套设施的建设,甚至还有房地产的开发,一能赚钱,二还能让受惠地区感受到华人送来的“温暖”,缓和华人和当地土人的矛盾,进一步加强华人对印尼经济的控制力,一举数得的好处,他又怎么会吃亏呢?苏加诺现在得意,以后却恐怕只有哭的份儿了。

  当然,这也不能怪林子轩太黑。他毕竟是商人吗?商人不就是为自己追求最大的利益吗?再说了要怪,只能怪印尼政fu不能平等对待华人,这完全是属于他们自己酿造的苦酒,后果自然也得有他们自己来承担了。要知道,印度尼西亚国内的反h势力由来已久。早在1911年,印度尼西亚“伊斯兰教同盟”成立伊始,就公开宣布要改善原住民商人的地位,反对华商。日本在侵略印尼时,又蓄意挑拔原住民与华侨之间的种族仇恨,放纵印尼人大肆抢劫与杀害华侨,使两族之间本来就不怎么好的关系更加恶化,敌意更深。1945年到1950年的印度尼西亚民族独li运动期间,印尼人反h情绪不断高涨,不少华侨遭到抢掠屠杀。独li后,掌握了国家政权的印度尼西亚的政治家们视华侨经济力量为“殖民时代的残余”,更以振兴民族经济为由,以激进立法的形式,从各方面对华侨进行全面的限制和排斥。苏加诺这个被后世称为印尼历史上最了不起的政治家,在执政期间曾经不断出台各种对华商的限制的法规,据不完全统计在他当政期间专门排斥华侨经济的法案竟多达30多个,对华商经营的国内贸易、进口企业、汽车商行、碾米业、木材业等都加以限制和监督,并禁止华侨在乡村从事零售业。特别是其颁布的所谓第10号总统令,明令禁止华侨在印度尼西亚县级以下地区经商。这道法令给了印尼某些地区的军事掌权者以合法的理由,他们也纷纷出台政策不准华侨在他们所控制的地区的县级以下地区居住,结果就直接造成印度尼西亚50多万华侨失去生计,有的甚至流离失所,10多万华侨遭遣返。而林子轩当初派平安公司秘密袭杀的三个印尼地方军阀中,就有两个是迫害华人华侨特别严重的,林子轩拿他们开刀,就是为了杀一儆百。从这段时间的效果来看,林子轩给他们的教训已经起到了作用,尤其是大量的平安公司训练的保镖进入到那些华商身边之后,这种反h风潮已经减退了不少。毕竟,这些掌权者也是人,他们也怕死。更重要的是经过这么多年的殖民统治,他们骨子里早就已经充满了奴xing,而这种奴性早就了他们欺软怕硬的xing格,你一旦强硬起来,他们也就没那么大的胆子了。

  不过,事情虽然现在有了些缓和,可是他们曾经对华人犯的罪林子轩却一笔笔记得很清楚。这些帐不光是有这个时代的,还有林子轩未穿越前那个时代的。这个时代因为有了林子轩的出现,华人受到的罪还少一些,可是那个时代呢?发生了事情的时候,只会在嘴皮子上谴责一下,根本就拿不出行动来。

  李光耀那个二五仔曾经说过的,华人是最记仇的民族。没错,如果不记仇,岂不是天天要被人欺负上门来?反正你不记得,我打了你再给你道个歉不就完了?

  林子轩现在要做的,就是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尽最大的可能将东南亚的华人整合在一起,并将“以德报德,以直报怨”的这种思想彻底的贯彻下去。因为他坚信,只要华人团结起来,绝对不会比后世的犹太人人差多少。犹太人这个灭国千年的种族,都能靠着他们的团结活下去,然后控制了几乎整个美国,并进而控制到大半个世界的经济。华人为什么不能这么做?之前没做到,就是因为华人太好内斗,而且对外性格绵软,只要改变了这种情况,这个世界就没什么人能阻挡华人的脚步。而且我们再也不会让人将我们说成一个华人是条龙,是个华人是条虫。

  ……

  “你说什么?失败了,你是怎么办事的。”

  1955年4月,tai湾士林官邸,正在烦心地批阅着处项文件的老蒋在得到自己儿子送过来的消息之后,险些一下子蹦了起来,进而大骂小蒋,因为小蒋刚刚告诉了他一个重大事件:刺杀周恩来的行动失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这次行动是由保密局侦防组组长谷正文策划并负责实施的。我们得到情报,周e来将率gd代表团包租印尼航空公司一架名为‘克什米尔公主号’的飞机飞往雅加达参加万隆会议,中间将会在香港做短暂停留……”小蒋连忙解释道。

  “香港?”老蒋听到这个地名立即就是眼睛一眯,“林子轩?”

  “父亲明鉴,就是他。”小蒋叹了口气。在香港,能够破坏他们情报部门所设置的暗杀之局的,也只有林子轩和港英政fu能够办得到。可是能够这么快将这件事破坏掉的整个香港也就只有林子轩有这个实力了,港英政fu在这方面差的太远了。再说了,就算港府知道了,不到最后一刻他们是不会通知gd方面的,所以综合各方面考虑能够做到的也就只有林子轩了。这些年一直有人称林子轩为香港之王,为什么呀!就因为他的力量几乎遍布香港的大街小巷,他想知道什么,根本就不用费多少功夫。就是犄角旮旯了一个老鼠什么时候死的,他想知道也能够很快就知道。香港与其说是港府的的,不如说是在林子轩掌控之中,所以,他在得到刺杀行动失败的消息之后,立即就想到这可能是林子轩做的手脚。这家伙跟gd一直不清不楚,肯定不会同意tai湾在香港暗杀掉周e来。何况,据他所得到的情报,周e来在香港机场下飞机之后,林子轩的专车直接将人从机场接到了他的别墅里,并在里面休息了一段时间,而且在前往林子轩别墅的路上平安公司的人更是全程武装护送。由此可见,林子轩早就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计划,否则他不会摆出这么大的阵势的。一旦再将周e来接到他的别墅休息的过程中出事的话,他这个香港之王的名称也就白叫了。所以林子轩不管是为了自己的面子也好,还是为了不惹上什么嫌疑也罢,他是绝对不能让周e来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出现任何闪失的。

  “在香港,林子轩就是一手遮天的王者,他那个香港之王的名称不是白叫的。如果在这件事情上他有了防范,你们也确实很难再有什么成功的把握。如果强行突击的话,只会白白死上几条人命。”老蒋虽然也很生气,但是他并没有像小蒋想象的那样发火,因为如果他站在林子轩的立场的话,他也会这么做。最重要的是他比任何人都明白林子轩在香港的势力有多大,一手遮天确实是对这家伙在香港的势力的一种形象且明确的比喻。要知道,这几年,国民政fu其实也没少下功夫在香港,希望影响到香港的民众,彻底把gd在香港的影响力消除。为了做到这一点,tai湾甚至还派了几批人过去组织势力,挑起跟支持gd的那些zou派民众的对立。可是,他们每一次的努力都被林子轩给弄死在了襁褓之中。因为,林子轩的耳目遍布整个香港,他们的人一旦露出什么不好的倾向,那些听命于林子轩的香港警察就会立即找上门儿来。有时候为了保密,他们的人还和香港警察动过手,香港警察的实力是不怎么样,可是林子轩私下按着军队方式训练,现在属于香港警务处直辖的飞虎队,那可是真正的精锐部队呀!就是与一般的精锐部队相比,也不遑多让,更何况他手下那些特工了。他们的人在与飞虎队的交手中,出现了很多的伤亡,为此不得不偃旗息鼓。当然这一切还不是重点,重点是现在的香港社会由于林子轩的关系是越来越稳,民众也越来越不关心什么党派之争。按林子轩说过的话:人生一世,吃穿住用行才是最重要的,只要生活好,管那么多干嘛?

  “要不要给林子轩一点儿警告,他这样做也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小蒋看了一眼老蒋,又开口问道。

  “你觉得你警告了他,他就会听吗?再说了,你凭什么警告人家。”老蒋斜了儿子一眼,没好气儿的问道。

  “这……”小蒋也知道这是不可能办到的,所以只能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林子轩要是会听警告,他就不是林子轩了,也不会把事业做到今天这么大。无法无天,无所顾忌,随心所欲就是对这家伙最好的诠释了。

  “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既然香港不行,那就在别的地方下手吧!更何况我们现在还有好多要借助他的地方,总不能把关系搞得太僵……”老蒋也有些无奈。林子轩越来越不听招呼,也越来越超出他能影响的范围,原本说好的让他和他的国民政fu做的事情,这家伙居然未经自己同意已经开始单独做了。新加坡,东南亚,这些可都是好地方,不仅资源丰富,而且发展潜力也很大。可惜这也怨不得人家,谁让他这几年老是关注着大陆,就是无法下定决心去按着林子轩当初安排的那样去做,而且在林子轩做这些事的时候,自己也没有站出来反对,反而还派了点儿人去给他提供一些帮助。在他看来,林子轩的能耐再大也不可能发展的这么快,哪怕有自己的帮助也不行。一个商人而已,他的力量就是再大也不是自己的对手呀!如果不是他这几年他一直盯着大陆,让大陆牵制了自己那么的力量,他完全可以抢夺林子轩的成果,甚至是直接夺取其麾下的平安公司。虽然林子轩平安公司里有好几股势力,可是不管是美国人,还是gd,还是英国人,都没有tai湾这么方便。可是,当他认识到自己犯了错想补救的时候,一切都变了,林子轩已经不是当初的林子轩了,已经不是自己能够掌控的了。

  “您是说缅甸那边?”

  小蒋试探着问了一句。这一年多来,李弥在泰缅甸边境的金三角地区不断地发展势力,已经组织了一只超过两万人的部队,相当于两个师的力量。虽然这两个师没有什么飞机坦克装甲车,也没有什么其他先进的武器,但却有冲锋枪和各式火炮,装备在g军里面也算的上是精良了。至少在面对缅甸政fu的那些垃圾军队的时候,完全可以拥有压倒性的优势。毕竟,缅甸以前一直作为人家的殖民地存在,连独li的时间都没有超过十年的小国,就算有几架飞机,几辆坦克装甲车,也是人家淘汰下来的,也根本无法达到相应的规模,这样一来他们进攻的时候,就没有什么所谓的炮火掩护了。这样的部队,对上李弥的部队也只有死路一条,尽管李弥的部队也算不上精锐部队。所以现在缅甸的局势极为紧张,缅甸总理吴努虽然有心派兵剿灭李弥,可前几次的失败让他到现在还心有余悸,他实在是没这个胆子独自应付李弥,所以只好四处求援。前段时间,吴努跑去了新德里,亲自向印度总理尼赫鲁求援,结果尼赫鲁只顾着向北侵占大陆的领土,没有力量帮他,更重要的是上一回印度跟缅甸的联军对上的93师是刚刚被gd解放军打回来的残兵败将,可结果怎么样?对付这样的部队也依然吃了败仗,让他对印度军队的实力是大感失望,更是丢尽了颜面,所以此次再听吴努让他出兵,他心里害怕了,所以没有答应。既然没有说服印度,吴努只能找到其他几个邻国,可能是这几个国家知道李弥的厉害,所以面对他的要求,无论是泰国还是柬埔寨都没答应。

  见到这几个国家都没有答应,吴努从心里来说轻松了一下,他现在是既害怕他们答应,也怕对方不答应,他害怕对方答应是因为害怕对方乘机侵犯自己的国土,到时候他就成了引虎驱狼,引狼入室的罪魁祸首了。他害怕他们不答应,是知道自己国家的部队根本就李弥的对手,急需人家的帮助。见到现在成了这样的情况,吴努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深思熟虑,以及李弥越来越紧迫的压力之后,他终于把目光投向了北方,中国gd。可是,gd方面也有问题:李弥是林子轩在暗中“支持”的。这一点吴努这个外人不清楚,gd却是一清二楚。虽然不明白林子轩到底是什么打算,可是,gd最后还是没有答应。这让小蒋极为担心,害怕林子轩跟大陆的联系越来越强。

  不过,小蒋并不知道,林子轩跟国内的联系早就已经非常的强了,不援助吴努,其实正是国内基于跟林子轩这几年来的亲密关系才做出了决定。毕竟林子轩这几年来对国内的支持实在是太大了,而相比较起来,缅甸这个“友好邻国”能给中国带来什么?什么都没有,还想让国内派兵帮他们打仗?你以为你是朝鲜?就算是朝鲜,现在不也得为中国承担了欠苏联的几十亿战争款吗?这些钱还不知道要还到什么时候呢,你一个小小缅甸又算什么?你付得起这笔钱吗?再者,gd的那些领导们那个没被林子轩的大嘴说过呀!这两年都被林子轩给唠叨惨了。叶总就曾经说过,林子轩是那种给三分颜色就敢开染房的人,这话可是一点儿都没错。自从见过了几位领袖,林子轩自觉得自己有了点儿身份,那信件、电报几乎就没停过。几位领袖那个不是日理万机呀,可面对他的这些东西也不好不接呀。没办法。咬个牙就能送一个长波电台过来的人,国家领导人就算再怎么着也不好不卖他的面子不是?你要是不卖的话,那家伙又能借机唠叨个不停,说国内不讲情面,反倒更烦。平时都这样了,你要是突然派兵打乱了那家伙的什么计划,这家伙岂不是更要骂人了?他可是真敢骂。前段时间,彭老总对粟y就展开了批判,说粟y为人阴险,有资产阶级思想,fan党fan领导,极端个人主义。结果林子轩也不知道从哪儿就知道了这个信息,直接写了封信就递到了彭老总面前。要知道,一直以来,林子轩不管在什么场合都是都是非常支持彭老总的,也非常赞常彭老总的硬脾气,这个倾向在许多gd高层领导人面前都露出来过,甚至连彭老总本人都知道。甚至彭老总还知道,林子轩曾多次在公开场合把他评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四大名将之首,哪四大名将?彭老总、林b、刘b承、粟y。而之所以这么认定,就是因为他是新中国唯一一个经过对外战争,并且在极端劣势下跟世界上最强对手的对决中保持不败的将领。所以有几次,国内需要林子轩帮忙弄什么东西,不太好开口,就请彭老总出马,以其名义写封信向林子轩讨。你不是佩服彭老总吗?偶像写信求助,总该帮忙吧?结果还真管用,那长波电台的许多关键组成部分就是彭老总写信向林子轩要的,而且林子轩还几乎就是白送。可是,就是这种情况,林子轩却因为彭老总对粟y的批评骂人了,而且骂得不仅狠,还非常尖锐。没错,这有干涉国内内政的嫌疑。可林子轩声称自己也是一名中国公民,有权过问这些事情,虽然听不听是京城方面的事情,可说不说却是他自己的问题。就这么一句话,把所有的质疑就给堵了回去。另外,他还严申了自己对彭老总所用的“批倒批臭”等词语的极度愤慨。同时,林子轩还指出,他听到了国内媒体对粟y的批判,却没有听到粟y本人的辩解,这根本就是不正常,也不公正的。这种事一旦开了先例,问题终将越演越大,最终形成一种极不正常的气氛。一旦落到某些真正的阴谋家或者政治阴谋者的手里,造成的破坏性后果也将更大。这封信先被送给了彭老总,立即就引起了这位大元帅的反感。不过反感之后,彭老总还是就林子轩在信中的各种问题写了回信,做出了一定的解释。结果,林子轩一接到回信,立即就逐条批驳,提出了各种不公平不公正的地方。尤其是指出了彭老总本人性格上的缺憾,指责其身为国家最高级别的军事领导人之一,过度情绪化下,会影响很多人的正常判断,进而造成对粟y本人不公正的评判。就这样,两人你一封,我一封,信越写越多,最后直接改用电报,并惊动了其他人。现在,国内对粟y的批判还没有个结果,可林子轩却已经接到了一封电报,来自中南海,是一号首长发的,上面只有一句调侃:粟y在香港有了一个强有力的辩护律师。

  当然,这些都是其他方面的了,除了相关人等,知道的不多。而因为林子轩本来就跟国内交流频繁,各方面也都没注意到这一次有什么不同,小蒋也是如此。国民政fu的太子爷现在只知道,在吴努求助无门的情况下,李弥也越来越嚣张,麾下的几万大军也开始逐步南移,逼得缅甸政fu不得不匆忙布置重兵组织防守。两军现在已经处在极为严重的对峙状态,一旦不小心擦火,必然就会爆发一场祸及整个缅甸的战事。

  “李弥现在的所作所为虽然不是很听话,可他毕竟是咱们的人,是我的学生,是gmd的高级将领。如果他此次能够将缅甸打服,我们在gd的侧后就有了一个落脚地,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从两个方向向他们发起进攻,让他们首尾难以兼顾。我们有海军,可以沿海而上,而gd却只能靠两只脚穿越云贵川交界的重山峻岭,这形势是对我们有利的。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对林子轩太过严厉,毕竟他也是支持李弥的嘛。”老蒋又道。

  “我就怕他另有打算。”小蒋道。

  “那是自然的,如果没有其他的打算他就不是林子轩了。可是,只要我们把握得住时机,他就是另有打算,也要问我们同不同意。”老蒋冷冷说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周e来要参加万隆会议,这是想打开他们现在的外交困局啊。”小蒋又问道。

  “没那么容易。gd想要摆脱各方的围堵,美国首先就不会同意,他们会做出安排的。毕竟,万隆会议,不是只有几个东南亚小国参加,还有非洲、南亚几十个国家,必然是众口难调……”